血溅无名镇 第八卷 笑里藏刀 043章 词穷理屈

血奔 收藏 0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805.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805.html[/size][/URL] “庄主对历史只通皮毛而已。”陈东抢过话头说,“大泽乡陈胜吴广起义是推翻大秦帝国的进军号,点燃了推翻大秦帝国的秦末农民起义的熊熊烈火。动摇了秦帝国的残暴统治。李自成黄巾的失败更不能说明农民起义不能得到政权。他们一是受时代的局限,二是没有正确的纲领和领导。三是不完全代表广大工人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805.html


“庄主对历史只通皮毛而已。”陈东抢过话头说,“大泽乡陈胜吴广起义是推翻大秦帝国的进军号,点燃了推翻大秦帝国的秦末农民起义的熊熊烈火。动摇了秦帝国的残暴统治。李自成黄巾的失败更不能说明农民起义不能得到政权。他们一是受时代的局限,二是没有正确的纲领和领导。三是不完全代表广大工人农民的利益。四是缺乏政治远见。我们人是以广大工人阶级农民群众的利益而至上;解放军是以解放全中国为目的。我们走到哪里哪里就有我们的坚强后盾。就拿去年6月30日刘伯承邓老将军的大军强渡黄河一战来说吧;我们的农民兄弟17个晚上渡送解放军30万人。3个小时就战胜了天险。把你们的防线踩在脚下。再说淮海战役;你们河南淮阳老百姓为解放军磨面日夜不休息。永成县老百姓有几十万人次支援前线大军。广大妇女在冒着严寒救护伤员,日夜不停地为我们做军鞋200万双。中国人民解放军消灭了国民党正规军七十多万人。你们河南人民群众的革命精神喊大事迹数也数不清,说也说不完。全国的老百姓像河南人们一样的光荣事迹更是枚不胜举。请问庄主,历史上有哪一个朝代农民起义会出现这样的场面?古人云:得民心者得天下。当一个统治阶级失去民心时,请问他还有生存的希望吗?我们有全国人民的支持,还不十拿九稳地得到政权吗?”


吴灵各词穷理屈。脸上不断变换着颜色。他万万没有想到里这些毛孩子不但能说会道,而且天文地理样样皆通。但是,吴灵各那肯败在这群年轻人手下。于是强装笑脸说道:“古人云:做人的标准有三?哪位能告诉我吗?”吴灵各蔑视地望着李刚问。


“庄主是说孔子的‘不忧,不惑,不惧’吧?”李刚笑着回答。


吴灵各霍地坐了起来紧接着问道:“啥叫‘不忧’?”


“仁者不忧。做人有了仁义的胸怀也就少了忧患。”


“不惑咋讲?”


“智者不惑。做人要明智,在人生的旅途中要理智取舍个人得失。才能没有苦闷和烦恼。至于‘不惧’我们可以叫它‘勇者不惧’。”李刚对答如流。


“年轻人不知天高地厚矣!”吴灵各突然又问:“圣人做不到的事你们能做到吗?你们人抢他人地盘,共他人之财,夺他人之权,拆他人之家,整人之妻,祸国殃民,犯上作乱这就是你们做人的三个标准吗?”吴灵各狂吠嚣张。


“东霸天!”刘丰霍地站了起来指着吴灵各的鼻子说道:“你不要太猖狂。‘子贡问政’里圣人是如何回答学生‘国家要安定,政治要平稳’问题的?”


“兵足,足食,民信。”吴灵各肚子里还是有点墨水。


“讲具体点!”刘丰逼问。


“兵足,指一个国家要有强大的兵力做保障。”


“蒋介石八百万军队可谓兵足否?为什么被我们追着往南逃?兵足保障得了吗?什么叫足食?”刘丰不依不饶。


“要有足够的粮食,老百姓能够丰衣足食。”


“国民党政府做到了吗?老百姓做牛做马衣不遮体,食不饱腹,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这就是你们的所谓国家安定政治平稳吗?圣人还有第三个回答,你详细点说说。”


“这你难不倒吴某,无非‘民信’。这民信……”吴灵各发现自己上当了。但他哪里认输?




吴灵各决心与这些放牛娃盘盘道。于是李木接着说:“那我就替你讲一讲。圣人的‘兵足,食足’都不重要。圣人说:‘自古皆有死,民无信不立’。没有粮食就是一死,从古至今谁不死?死亡并不可怕,可怕的是国民对这个国家失去了信仰。当国民对他的国家失去信仰后,这个国家的统治者也就自然而然地崩毁瓦解。刚才陈东同志讲得好。得民心者得天下。老百姓对我们的支持就是表明对国民党政府的信仰已经失去。我们来防胡镇才几个月?老百姓是拥护我们还是反对我们?你心知肚明;过去土匪横行,杀人抢劫案件频频发生。现在怎么样?你耳闻目睹。现在小小的防胡镇民风正气,治安井条,百业兴隆。百姓无不欢欣鼓舞。这难道不是圣人的‘民信’之表现?”


吴灵各无以应答。连忙站起身来给李刚他们倒水。说道:“惭愧!惭愧!诸位高见!高见!"


“庄主对我们党和军队是抱有很大的成见的。”李刚边接茶水边说。“你和祁文汉林之东的立场是一丘之貉。先说地盘;你口口声声说我们抢你的地盘;你我是中国人,生长在中国土地上;中国的土地是所有中国人共同拥有的,是谁给你的权利划分给你的?再说‘共他人财产’;请问你们地主老财的财产是谁给你的?是你们对穷苦百姓的残酷剥削获得的。第三,你们说我们‘夺他人之权,你们的权利是谁给你们的?地主老财是人,老百姓也是人;难道你们拥有的权利老百姓就不应该拥有吗?你们凭什么拥有特权?第四,你们说我们‘拆他们之家,夺他人之妻’。远的不说,请问庄主,孔妮一家是谁拆散的?蒋英一家又是谁拆散的?。还有那些流浪街头卖儿卖女的千万个家庭是谁拆散他们的家庭?你们三妻四妾,欺男霸女横行乡邻。是谁祸国殃民?”


“道听途说,道听途说!”强装笑脸又是倒水,吴灵各觉得无话对答就大声叫道:“来人啊!宴席开始!”他已到了黔驴技穷的地步。他知道自己不是这些走南闯北的年轻人的对手。连忙叉开话头。


“老爷……”一个下人走进来欲言又止。


“啥事?”吴灵各有点不耐烦。


“老妇人有事要和你商量。”


吴灵各站起来说道:“对不起,我去去就来。”


吴灵各来到厢房,大老婆把一封信递给了吴灵各。吴灵各打开上面写道:“父亲大人,我们的部队已经被打散。我带领一部分兄弟在信阳城里潜伏下来。外边形势很糟糕。已经过江。政府大人物都在纷纷向台湾撤退。国民党看来是没了指望。听说家乡已被占领。我只好在城内看看形势再说。千万不要和来硬的。暗杀,破坏,挑起祁林两家与周旋。我们坐享其利为上策。一旦形势突变,立刻到息县城西大院。吴为已经在那里安家。另外,设法将武器运到那里。最后的打算是进大别山打游击。形势好转我便回去看望你。切切勿误。儿吴云拜上。”


吴灵各看罢信一下子老了许多。把两眼目光呆滞,腰板也弯了下来。他踉踉跄跄来到大厅。酒菜已上齐。见了李刚忙强装笑脸地说:“寒酒薄菜不成敬意,还望乡长和各位海涵。来人啊!给门外众兄弟另摆两桌。”吴灵各边说边邀请李刚众人落座。刘丰望望李刚,李刚笑着说:“承蒙庄主招待。不吃岂不屈了庄主美意?,那我们就打扰了。”陈东刘文也不客气就各自选了个位子坐下。吴昊为他们每人写上一杯酒。站在吴灵各的身边。吴灵各说道:“昊儿也坐下陪他们喝一杯吧。”吴昊不敢就座。吴灵各端起一杯酒说道:“诸位光临寒舍,使我小寨蓬荜生辉,也是我吴某三生有幸。来!来!来!我们干了这杯酒,化干戈为玉帛。永结友好!”


“庄主请,但愿庄主言而有信。不再与政府对抗。不再做伤害国家伤害百姓之事。执行政府的减租减息政策,完成政府下达的军粮军款任务。”


“好说,好说。”吴灵各出奇地老实。


“叔叔,歌舞还……”吴昊是问歌女还进来么。吴灵各已经知道李刚不吃那一套。连忙摆摆手示意不要出洋相了。


李刚看出门道于是说:“庄主也是文雅之人,有酒而无丝弦之音岂不有失大雅之风?”


“嗷?乡长原来还有如此雅兴?那好,请她们进来。”


吴昊“啪!啪!“击了几声掌后,那群歌女边唱边舞走了进来。几个姑娘在大厅里边舞边唱。


“庄主,何谓‘商女不知亡国恨,隔江犹唱**花’?”李刚听罢一曲问。


“这……”吴灵各不知李刚何意无以回答。


李刚站了起来,把手一挥,“停下来!”


众歌女立刻停了下来。


“你们都叫什么名字呀?”


“我叫柳叶。”


“我叫雪花。”


“……”


歌女们一一报上名来。


“雪花你是哪里的人哪?”李刚问。


“奴婢是信阳人。”


“为何流落到今天这样?”


“奴婢父母被地主逼债双亡。我又被人拐卖……”雪花说道伤心处痛哭流泪。


“你就唱一段你最想唱而又不敢唱的词曲吧!”


雪花看看吴灵各犹豫了片刻拿起一把琴边弹边唱起姐妹们平时私下自编的词曲来。


“老爷上坐听奴言,


人间为何分贫贱?


为何富人穿绸缎?


为何穷人衣衫褴?


春暖花开艳阳天,


富人把酒不种田。


穷人流泪又流汗,


面向黄土背朝天。


夏季锄禾日更艰,


怎耐六月烈日炎。


地主老财不出院,


丫鬟仆女把扇扇。


秋季里来忙生产,


地主老财手执鞭。


穷人辛苦整一年,


地主却把粮夺完。


冬季里来雪满天,


富人有吃又有穿。


穷人拄杖去要饭,


冻饿死人随处见。


怒火燃烧苍天怨,


不公不平枉为天。


再骂人间罪万千,


地主老财豺狼般。


鱼肉百姓太凶残,


穷人何时把身翻?”


雪花唱到此处用力一拨琴弦断了。抱着琴痛哭起来。李刚他们也留下了同情的泪水。吴灵各吴昊如坐针毡。


“滚下去!‘吴灵各吼道。


“慢!庄主,雪花唱得是事实吗?”


“风*女子胡言乱语不足为奇。”吴灵各搪塞地说。


“是谁逼她们风流的?”


“是他们!”雪花怒不可遏地指着吴灵各。


“大胆!”吴灵各霍地站了起来。


“庄主!”李刚喝住吴灵各。吴灵各只好又坐下。


“雪花,有人民政府给你撑腰,别害怕,你有什么冤屈说出来吧!”


雪花站了起来指着吴灵各衡昊是说:“他们是披着羊皮的狼!我们姐妹在他们寨子里受尽了凌辱。他父子像禽兽一样糟蹋我们。只要不顺从他,就会遭到毒打。还有他们的家丁,也把我们当成发泄兽欲的工具。”雪花说到此几个姑娘都跪下哭起来。“乡长给我们作主啊!”


“好了,你们站起来吧!”李刚又对吴灵各说:“庄主满口仁义君子之道,骂我们夺人之妻,拆散他人之家;究竟谁在祸国殃民?你们四肢不勤五谷不分,你们横行相邻醉生梦死;你们骑在人民头上作威作福,犯下累累罪行。嘴里满口仁义道德,干的却是男盗女娼的勾当。百姓何不奋起反抗?你们岂不灭亡?庄主这些女孩子怎么办?”


“全听乡长安排。你说咋办就咋办。”吴灵各躬身点头无以应答。


“好吧,庄主给她们每人五块大洋让他们回家吧!”李刚语气很强硬。


“好说,好说。昊儿啊!给她们拿钱让他们走吧!”吴灵各低着头摆了摆手。众女子千恩万谢地走出吴家寨。


李刚站起身说道:“庄主,谢谢你的盛情款待。我们告辞了!”李刚说罢带着战士们走出吴家寨。“乡长!饭还没有吃呢!”吴灵各瘫软在椅子上。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