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溅无名镇 第八卷 笑里藏刀 040章 魔窟降妖

血奔 收藏 0 0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805.html


赵向孟马按李刚的安排高度警惕地注视着镇周围的动向。特别重视防备北霸天的偷袭。果然不出李刚的预料。北霸天在矮子的纵容下命令塌鼻子祁仁各带着几十个家丁在青纱帐的掩护下去偷袭乡政府。负责守卫镇北的刘丰丁于丁尚早就在小石桥旁的高粱地里等候。党塌鼻子钻出高粱地时刘丰架起机枪一阵扫射。塌鼻子带着人立刻又钻进高粱地没命似的逃回祁家寨。祁仁带着十几个人刚进街口就被赵向孟马发现。躲在拿出的孔妮蒋英瞄准祁仁开了枪。枪打中了祁仁的胳膊。还有几个家丁也负了伤。祁仁也仓皇逃回祁家寨。


林之东在寨门楼上看的清清楚楚。


“哈哈哈!!!祁文汉有被矮子坑苦啦!”


“叔叔!我们咋那样想到趁老公不在家偷袭乡政府呢?”站在一旁的吴昊说。


“要是我不在家也会防备有人偷袭老窝的!你以为老公像你一样无知啊?这小子文韬武略不是一般人可比的!”


“叔叔和他相比咋样?”


“你说呢?到时候你就知道啦!”东霸天脸上浮现出一丝奸笑。


“幸亏我们没有和林之东搅和在一起。不然就我们就没有退路啦!”


“哎!这话说得对!你瞧好!李刚去林家寨林之东得不到便宜!”


林家寨的暗哨把北霸天和东霸天的按兵不动之举告诉了南霸天后;南霸天咬牙切齿地骂他的两位把兄弟不仗义。可林之东是个要死面子不要命的家伙,当郭川再一次问他还切磋武艺不林之东哪里肯在李刚面前装狗熊?于是咬牙切齿地说:“请吧!”郭川拿起两节鞭“呜!呜!呜!呜!”耍了起来。只见那鞭影上下翻滚,左右腾飞。一道道鞭影将自己的身体护了起来。人在鞭中围,鞭在人周围。郭川把鞭舞成无数条鞭,再后来只见鞭影不见人影。把围观的人看的眼花缭乱。几番套路过后,郭川嘎然把另一节棍夹在腋下,大气不出脸不变色地收了步法。


“好功夫!好功夫!”被锁在东西厢房里的家丁们齐声喝彩。林之东又凶恶的眼瞪了瞪他的家丁。说道:“绣花套路不值喝彩,来吧!我们就在实战中见分晓吧。”


两个人手执兵器扎好马步,稳稳地在院内绕着圈子。突然林之东来一个扫地出门,只见他右腿蹲下,左腿伸出,同时把鞭在离地三寸的上面闪电一般向郭川下肢扫去。这一招如躲闪不过去,郭川的下肢就要残废。郭川看在眼里动在腿上;只见他双脚略抬,瞬间踏住林之东的第三节鞭,不等他往外抽鞭郭川的鞭早就对准他的手击去。只听“啊!”一声,林之东的手骨折了。他丢掉手中的鞭,用另一只手抱住蹲在地上一言不发。郭川正要举鞭向林之东头上击去被李刚架住。


“林庄主?多有得罪,望见谅。”李刚上前扶起南霸天。


郭川上前用脚踢了踢林之东。“林庄主还有什么要说的吗?”


林家权上前扶起林之东说:“请诸位客厅说话。”


大家又来到客厅。下人又送上茶水。林家权说道:“诸位武艺高强,胆略过人,林家寨的人佩服。但是,叔父年纪与郭队长相差二十多岁,今天比武虽说你们取胜也不足为奇。”


"林家权!你啥意思?不服哇?要不咱俩比试比试?”邢武站起来说。


“愿意奉陪!”林家权想挽回叔叔失去的面子。


几个人有一次来到院子里。


“比啥?”邢武边说边解掉身上的炸药。


“邢武!”李刚害怕邢武有什么闪失站起来阻拦。


“哎!李刚!怕个啥?我干不过小春还战不过这小子?”


"来人!”林家权大声叫道,“拿刀上来!”


家丁拿了两把鬼头大刀递给林加权。


"邢队长,请你先挑.”


邢武也不客气,走上前去把两把刀先后掂了掂捡了一把较重的说:“他娘的,都轻的和屁一样。凑乎着用吧!”


“邢队长,记住了?”小春不放心地暗示邢武。


“记住了!哎!林公子咱也生死有命咋样?”


“李队长,点到为止吧?”林之东一只手抱着受伤手说。他盛气少了一半。


“好吧!邢武,按林庄主的意思点到为止吧。”


两个人把刀架在一处,四目对视,在原地转着圈,两个人都在寻找下手的机会。几圈过后邢武挺不住气了;他用力把林家权的刀压在下面,又瞬间抽出对准林家权的上身斜劈下来。林家权用力迎了上去。“咣!”的一声,火花四溅。邢武的虎口一阵发麻。心中暗暗说道:“妈的,这小子有一股力气。得小心对付。林家权毕竟和叔叔学了多年的武功。论套路和技艺邢武不是他的对手。但是,林家权和他的叔叔一样是个色鬼。林之东的三个姨太太都和林家权长期偷情。再加上在外边寻花问柳,林家权已成了一副空架子。刚才二人两刀相碰时林家权就深深感到力不从心。但事已如此他不得不硬着头皮和邢武周旋下去。几招过去,二人的刀又架在一起。这时小春的话在邢武耳边响起。只见他架住林家权的刀上下左右拨转着。突然邢武的刀沿着林加权的刀向下划去。林家权抽刀不及手一松大拇指被切掉一个。邢武手疾眼快刀刃一回,林家权的刀飞出老远。邢武愈战愈勇。他要大显身手。就在林家权的刀被邢武拨飞的一瞬间。站在一旁的郭川腾空而起,像一个篮球运动员接队友的球一样抓住飞来的鬼头大刀。


“嗷!嗷!嗷!嗷!”敌我双方的人都情不自禁地喝彩起来。林加0家权比他的叔叔有种,他呆呆地站在原地不动;鲜血从他的手上不时地流淌。两只眼里喷出凶狠的光芒。“来人啊!把少爷扶进屋里包扎一下。”林之东说罢望了望李刚接着说:“李队长,屋里请用茶,请!”“林庄主,我们的同志身手都还可以吧?还望庄主多多指教。”“哪里,哪里,*产党解放军里的将士都是以一当十能征善战的英雄。佩服!佩服!”“林庄主,我有几句话要对你说,我们*产党是为正义而战的党,我们解放军是为解放全中国铲除邪恶势力的正义之师。目前,我们已经解放了整个大半个中国。国民党反动派就要灭亡了,你们是井底之蛙,对外边的世界不了解。你要知道,一切反动势力都要走向灭亡。包括像你一样的恶霸地主土豪劣绅大大小小的社会绊脚石;都要在正义面前缴械投降。缴械投降是你们的唯一出路。否则,死路一条!”“那是!那是!”林之东的头点的像鸡吃米一样。“另外,秋收就要开始了,今年你们和祁家寨一样,要对老百姓实行减租减息百分之三十,要上交军粮四十万斤,大洋四十万块。还望庄主积极响应乡政府的号召。在全乡带个好头。庄主?你看有什么困难吗?”


“尽力照办!尽力照办!”林之东的手疼得实在无法忍受,他想让李刚尽快离开寨子。什么条件他都暂时答应。过后再从长计议。“李队长!你们怎么样了?”寨外赵向孟马带着人来接李刚。原来赵向他没击退祁仁后蒋英担心李刚会出事就让赵向孟马带着十几个战士来接应。


“李乡长,林某自愧不如。愿意和政府罢兵通好。今天略备薄酒还望李乡长赏脸。”


“多谢庄主的盛情邀请,饭我们就不吃了,那好吧!告辞了!”李刚带着同志们走出林家寨。邢武掂起炸药包走到吊桥边转身对一个家丁说:“哎!兄弟,这个玩意留给南霸天吧!”说罢顺手扔给那人。吓得那家丁慌忙趴在地上。战士们都大笑起来。那家丁见没有动静就慢慢地爬起来去看。他掂起炸药包也笑了。于是一路小跑来到林之东的卧室。此时林之东的四姨太太正在给他包扎伤手,见家丁掂着炸药进来惊慌失措地骂道:“混蛋!你想干什么?”“林爷,这炸药里面装的全是泥土。”


“啥?”林之东不顾手痛走上前去查看。果然里面装的是土。气的林之东狠狠地扇了家丁一巴掌。“哎!林爷,你咋打我呀!”家丁不服气。


“滚!”家丁手捂住脸逃了出来。骂道“你娘的,求不了大官,揉麻婆!”“李刚!我,我与你不共戴天!”林之东无奈地发出嚎叫。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