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溅无名镇 第九卷 反间计 039章 南霸天

血奔 收藏 1 25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805.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805.html[/size][/URL] 林家寨一切准备就绪。东西厢房里各埋伏十几个家丁。客厅里又派亲信吴已带几彪形大汉藏在屏风后。寨门打开吊桥高高悬起。门岗怀抱武器丝毫不敢怠懈。整个林家寨如临大敌。 这时候,林之东派去的暗哨慌慌张张地跑来报告说:“李刚来了!” “带多少人?”林之东问。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805.html


林家寨一切准备就绪。东西厢房里各埋伏十几个家丁。客厅里又派亲信吴已带几彪形大汉藏在屏风后。寨门打开吊桥高高悬起。门岗怀抱武器丝毫不敢怠懈。整个林家寨如临大敌。


这时候,林之东派去的暗哨慌慌张张地跑来报告说:“李刚来了!”


“带多少人?”林之东问。


“十几个人。不过后面有几十个人在三里庄集结。”


“看来李刚是有准备的。听着!消灭了李刚几个人后立刻吊桥高悬,大家分兵把守寨子的周围拼死与镇上的人决一雌雄!”


“是镇上李刚大队长吗?”门岗大声问。


“是的!”


吊桥吱吱呀呀缓缓放了下来。


“有请!林爷恭候多时了!”


“让你家林爷出来迎接!不然岂不是有失礼数?”邢武大声说道。


“那好吧,待我去禀报林爷。”


门岗见了林之东把邢武的话告诉了北霸天。北霸天没了主意。心里想,李刚啊李刚,你真狡猾!好吧,我就出去接你,在我十八亩地头边你还能对我敢动手?他从桌子上掂了一把手枪大步向寨外走去。林家权也掂了一把手枪跟在后面。南霸天看见李刚的手下手握手枪,机头打开正瞄准自己。他只好装着大度的姿态把手中的枪递给林家权。出了寨门邢武大步迎了上去笑着说:“林庄主别来无恙?”


“哪里!哪里!李乡长和武兄林某有失远迎,恕罪!恕罪!”


邢武上前拉住林之东的双手仗着亲热的样子再也不松开。郭川小春同时也拉住林家权都双手,一路寒暄进来寨子。躲在厢房里的家丁看见主人被人困住,此时不知如何是好。


“来人啊!上茶!”林之东大声喊道。这是告诉东西厢房里的人不要胡来。


李刚几个人走进林之东的会客大厅。还有几个民兵分别站在东西厢房的门口,从腰里拿出事先准备好的锁把门锁上。这下里面的人成了老水牛掉进井里——有力使不上啦!林家寨寨内寨外都布满了民兵。还有一些民兵在院内持枪来回走动。林之东不禁打了一个寒颤。心里想,这李刚还真有提防啊!李刚林之东分别坐在上下首,邢武和林加权分别站在林之东的身旁。郭川小春手不离枪站在李刚的左右。


下人送上茶,林之东客气地说:“请李乡长,邢队长还有几位兄弟到寒舍一叙其目的有三。一是久闻李乡长大名,想亲眼目睹乡长的尊容。二是想打听一下贵军何时撤离防胡小镇。三是略备薄酒为你们送行。四是李队长临走时林某要送你几样东西。来人哪!把那一千块大洋抬上来……”南霸天大声叫道。但是,林家寨的人都被李刚的人给锁起来了。那还有人伺候?


“林庄主如此厚爱我代表我们党和全体南下小分队的同志们向你表示感谢。不过庄主在东西厢房里布下刀斧手又如何解释呢?”


“这……”林之东不知如何回答。但是,他马上问道:“请问乡长在三里庄部下重兵又如何解释呢?”


“我们民兵大队的正常训练,就连镇北镇东都有我们的人在训练。这个理由还能说的通吧?”


“你能训练我就不能训练吗?”林之东有点动怒了。


“把兵布在屋里训练个什么阵法?”


林之东霍地站了起来,“这我还得向乡长请示吗?”说罢端起桌子上的茶杯用力摔在地上。这是告诉屏风后的家丁动手的信号。郭川小春立刻把枪顶住林加权和林之东。躲在房里的家丁听到暗号刚想动手见主人被人用枪盯着脑袋,哪里还敢出来?邢武一看时候到了,“刺啦”撕开外衣大声说道:“谁敢动!”原来邢武在自己身上绑了一身炸弹。“动!老子就和你们拼了!”林之东一看连忙笑着说:“鄙人粗人一个,乡长万勿见怪。”说罢只好重新坐下。说道:“李队长果然有将帅风度,临危不惧可敬!可敬!刚才林某刚才是看看李队长得胆量!”说罢狂笑起来。


“林庄主,你和祁文汉相比还差得远。昨天我们应邀前往他寨,你知道他又多么客气吗?首先他以最隆重的方式迎接我们,其次他摆下丰盛的酒餐招待我们。第三他十分愿意和我们联合,同意对乡亲们实行减租减息。第四和我们永结友好互不交兵。他识时务识大局可谓俊杰呀!”


“真的?”林之东软了下来。


“林庄主,我明确告诉你。你不但赶不走我们,我们还要永远在防胡小镇上长期住下来。我们的大部队就要到来,我们*产党已经解放了大半个国家,蒋家王朝就要灭亡了,你们的末日就要到了!如果你再与政府对抗下去,我们就坚决消灭你。你今年要对乡亲们减租减息百分之三十。还要上交粮食三十万斤和大洋各三十万块。再说说吴灵各昨天也派人去了乡政府,表示和我们合作。你现在还蒙在鼓里吧?”


“……这……这不可能!前天他还派人来要我们联手灭掉你们,怎么就……“


“林庄主,你认为你和吴灵各你们俩谁的心眼高?”


“连姓祁的说着也比不了他狗日的。”林之东的火气被李刚烧了起来。


“李乡长?我就不明白,你们为什么就看中了防胡这个弹丸之地呢?”


“因为这里有处在水深火热大的受苦受难的老百姓。他们渴望我们的到来,他们渴望不再受压迫。再说,再小也是国家的一部分。我们不来,还是有人要来的。”


“李乡长,都说你武艺高强谋略难测,今天能让我开开眼界吗?”


“林庄主想和我比试什么?”


“你十八般武艺乡长最拿手的是什么?”


“略知皮毛,不敢称拿手。”


“短器咋样?”


“愿领教。”


“来人啊!棍鞭侍候!”林之东想借此机会抖抖威风。下人立刻拿上来俩个兵器,一个三节鞭,一个两节棍。几个人来到院里。


“乡长请!”林之东大度地让李刚选择。


“还是庄主先选吧!”


“好!那我就不客气了!”林之东掂起三节鞭“呜!呜!呜!”耍的寒风四起,响声闷耳。只见那鞭影舞的让人眼花缭乱;把自己周身严密地护起来。真可谓针扎不透,水泼不进。邢武郭川为李刚捏了一把汗。这时小春说道:“庄主只知道乡长的厉害,还不知道我王小春的厉害吧?”


“你我知道,你不就是镇北庙上的小和尚吗?这么?你想学赵子龙还是学周昌?”……


“这俩人我可学不来,我只是想和庄主切磋切磋罢了。”


“小春!还是让我来吧!”郭川上前拦住小春。


“吆喝?!今天算是碰到对手了。在防胡镇上没有人敢和我较量。”林之东大言不惭地说。


“还是我来吧!”李刚拨开二人从地上拿起双节棍。郭川一把从李刚手里夺过来说“李刚你忘记了;在石家庄蒋家寨的事了?”李刚笑了。


郭川的家乡是山东淄博县,他今年二十八岁。是南下小分队里年龄最大的战士。父母早亡十四岁就出了家。跟一位武师学艺十年;二十四岁参军,在这次南下小分队人员选拔中他和李刚一起被选中。记得在一次战地侦查时他们遇见蒋家寨的胡子,由于寡不敌众被困在寨里。胡子头见两位身手不凡就要求他俩加入他们的胡子帮。无论李刚怎么解释那胡子头就是不放他们走。最后胡子头提出一个条件,李刚两人无论谁只要打败他,就放他们走。干什么?比武。那天的武器也是今天的两样兵器。那胡子头哪里知道郭川的底细。拿起三节鞭向郭川下身扫来,郭川轻轻跃起躲过,伸出一节鞭在胡子头的眼前虚晃一招,胡子头慌忙去躲,郭川的鞭早已向他的腹部刺去。胡子头又连忙用鞭去护。郭川往回一抽,把伸出去的那节棍握在右手里,左手一松,右手发力向胡子的屁股打去。只听“叭!”的一声。胡子重重地挨了一棍。胡子“啊!”的一声丢掉手中三节鞭,抱着屁股叫喊起来。


后来胡子请李刚郭川到寨上,大摆筵席招待他们。再后来这胡子头非要下山参加解放军。他放火烧了寨子带着弟兄们和财宝参加了解放军。


李刚看看林之东,个头和郭川差不多,年龄比郭川大,此人好色身体素质差,心理上又占下风。于是对郭川说:“点到为止不可冒犯庄主的神威。”


“哎!乡长这是什么话?自古比武场上生死难料,我要是失了手乡长你可不能怪罪啊?”林之东瞪着夜猫子眼说。


“依庄主该如何?”郭川问。


“鞭下无情,生死由命!”


“庄主?你知道祁家寨里的大金刚二金刚吗?”李刚又指了指小春接着说:“你看他怎么样?两位金刚的个头都比他高体型都比他胖。他和二位金刚比武谁胜谁负?”


“哈意思?”林之东不解地问。


“就他这个头生生地把二位金刚打到在地上求饶。”李刚把“打到”二字加重语音。


林之东看看小春摇摇头。然后说:“耳听为虚,眼见为实。今天我就会会你们中间的任何一位吧!李队长。莫怪我手下无情啊!”


“好吧!郭川你就和庄主切磋切磋?”李刚笑着说。


这时,家丁进来报告:“林爷,北风不见东风停。”


“什么?”林之东立刻像泄了气的皮球收起架势。


“怎么样?林庄主?还切磋吗?”郭川问.


李刚看看林之东,个头和郭川差不多,年龄比郭川大,此人好色身体素质差,心理上又占下风。于是对郭川说:“点到为止不可冒犯庄主的神威。”


“哎!乡长这是什么话?自古比武场上生死难料,我要是失了手乡长你可不能怪罪啊?”林之东瞪着夜猫子眼说。


“依庄主该如何?”郭川问。


“鞭下无情,生死由命!”


“庄主?你知道祁家寨里的大金刚二金刚吗?”李刚又指了指小春接着说:“你看他怎么样?两位金刚的个头都比他高体型都比他胖。他和二位金刚比武谁胜谁负?”


“哈意思?”林之东不解地问。


“就他这个头生生地把二位金刚打到在地上求饶。”李刚把“打到”二字加重语音。


林之东看看小春摇摇头。然后说:“耳听为虚,眼见为实。今天我就会会你们中间的任何一位吧!李队长。莫怪我手下无情啊!”


“好吧!郭川你就和庄主切磋切磋?”李刚笑着说。


这时,家丁进来报告:“林爷,北风不见东风停。”


“什么?”林之东立刻像泄了气的皮球收起架势。


“怎么样?林庄主?还切磋吗?”郭川问.


李刚看看林之东,个头和郭川差不多,年龄比郭川大,此人好色身体素质差,心理上又占下风。于是对郭川说:“点到为止不可冒犯庄主的神威。”


“哎!乡长这是什么话?自古比武场上生死难料,我要是失了手乡长你可不能怪罪啊?”林之东瞪着夜猫子眼说。


“依庄主该如何?”郭川问。


“鞭下无情,生死由命!”


“庄主?你知道祁家寨里的大金刚二金刚吗?”李刚又指了指小春接着说:“你看他怎么样?两位金刚的个头都比他高体型都比他胖。他和二位金刚比武谁胜谁负?”


“哈意思?”林之东不解地问。


“就他这个头生生地把二位金刚打到在地上求饶。”李刚把“打到”二字加重语音。


林之东看看小春摇摇头。然后说:“耳听为虚,眼见为实。今天我就会会你们中间的任何一位吧!李队长。莫怪我手下无情啊!”


“好吧!郭川你就和庄主切磋切磋?”李刚笑着说。


这时,家丁进来报告:“林爷,北风不见东风停。”


“什么?”林之东立刻像泄了气的皮球收起架势。


“怎么样?林庄主?还切磋吗?”郭川问。


“狗日的祁狗吴狗。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