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你的到来,乱了我的浮生》(征文)[蓝剑军团]

陈塘关总兵 收藏 38 2444
导读:《你的到来,乱了我的浮生》 2月14日,今天是什么日子? 哦……那个令人心热的日子哟,年年回避不了的街谈话题 --- 情人节; 小菊,你在他乡还好吗? 我不知道,现今还有多少人记得这个情人节的来历。当年的古罗马暴君克劳多斯( Claudius)为了人们忠于战争的需要,强迫人们不得恋于感情,更不能结婚,修士瓦伦丁( Valentine)在神圣的祭坛前为青年男女悄悄地举行婚礼,后来事发,被暴君处死,这唤来了人们对修士的缅怀,于是,每年的2月14日就被定位成了今天这个特别的节日

《你的到来,乱了我的浮生》


2月14日,今天是什么日子?

哦……那个令人心热的日子哟,年年回避不了的街谈话题 --- 情人节;

小菊,你在他乡还好吗?

我不知道,现今还有多少人记得这个情人节的来历。当年的古罗马暴君克劳多斯( Claudius)为了人们忠于战争的需要,强迫人们不得恋于感情,更不能结婚,修士瓦伦丁( Valentine)在神圣的祭坛前为青年男女悄悄地举行婚礼,后来事发,被暴君处死,这唤来了人们对修士的缅怀,于是,每年的2月14日就被定位成了今天这个特别的节日。

圣洁和自由的渴望一旦与征服对立,就会演化成暴力与暴力的对抗,凯撒大帝的征服只能唤醒被征服民族的解放。


[原创]《你的到来,乱了我的浮生》(征文)[蓝剑军团]


初次与小菊相识,是在川北基地朋友的一次聚会上,你,一个在校的技校生,是朋友的同学的妹妹,这关系扯得够远的啊;娇小的面颊,水柳般的身段,特别是那神态,顾盼间,简直就是中国版的“奥黛丽.赫本”,在场被打动的又何止我一个,这次的聚会,都快成了“|相亲会”。

那时候,内地正流行着潘美辰的歌,不知是巧合还是命运生活中的积淀,小菊对潘美辰的歌曲翻唱简直让人难分其一,那首《我想有个家》被她演绎的深切自然,让人徒生几分爱怜;我也是那会喜欢上了哼哼王杰的《北方的狼》,有人说过:因喜生爱,或许,心灵的感应就在彼此难以捉摸的点滴。

跟小菊说话的时候,感觉她俏丽的眼睛闪出的喜欢,愈发的鼓起了我腼腆的攻击,这时候,我们一起聊天,从台湾的潘美辰,甚至《罗马假日》,我说她就像其中的女主角公主,她嘴角笑笑,似乎默许,也是歉许;后来,我知道了她的生活并不幸福,虽然家庭条件很好,但由于父亲在外面有了女人,渐渐的少了回家,小菊的妈妈是个善良的女人,她没有和丈夫吵闹,而是选择了屈服和示弱,家里就常年留下小菊和母亲两个,这种传统的“妇道”长期的侵蚀这个看似健康富裕的家庭,这种气氛或多或少地也影响到了小菊的成长,慢慢地,少了少女应有的欢笑和热烈,这种凄苦和怜悯的交织,促使我更加地付出对小菊的爱。

我的工作很轻松,负责搬迁的沟通,具体工作早已定下,剩下就是每天的催赶进度,因此,多半的时间就“留”给了小菊,她也乐得有人陪她,有时候,我们一起去后山的草坪上晒晒太阳,听她朗诵席慕容的诗词;开心惬意的日子很快就要过去了,那天,接到单位调我去重庆支援调配工作,这一下,马上改变了我诗情画意的田园生活,紧张的准备后,就要出发了,临走的那晚,小菊哭了,哭得那样伤心,记得,那一天正是2月14日。

作为接受东方传统思想熏陶的我们,与西方人的感情表达方式截然不同,差异性是很明显的,即使今天那么多的前卫思想涌灌和爆炸,也不能改变我们传统的心髓。



在重庆黄桷坪的那段日子,日复一日的接运登记和发运安排,枯燥的日子和令人窒息的火车汽笛一样,成了整天不变的规程,难以打发的时候,就独自溜到“川美”,在校园里看看那些美术作品,或者靠在黄桷树下,点上烟,想着小菊的样子和那些说过的话……

在“川美”这座神秘的学府里,可以流淌出罗中立的《父亲》那样诠释时代的作品,而我,却无法在这里寻觅到自己情感思绪的元音;黄桷坪街道上的民间画师们周而复始的临摹者巨匠们成名之作,以获得生活的延续与艺术的探索;雨夜的时候,我坐在老街的铺子里,夹着盖碗茶柄,任由思绪在纷飞的雨丝里翻卷,仿佛高尔基笔下的的雨燕就在不远处搏击,这时的重庆之夜,清静却又繁杂,街道那头零星响起晚报的吆喝……

风筝、鞭炮、贺年的祝福还没有散去,情人节挟带着温馨的甜蜜悄悄地登录在世界各地,号召力可以比鼎比尔.盖茨的微软王国,王国可能像罗马凯撒大帝一样坍塌,爱的信念的传递却愈日不减,


[原创]《你的到来,乱了我的浮生》(征文)[蓝剑军团]


夜思梦想成了联系我和小菊的纽带,我却愿意在空余的时候,偶尔动笔,把那些絮叨的话刻在纸签上,心中的甜蜜、眷美的书法,我想,小菊应该喜欢这样的东西。

后来,知道她被列入了毕业留校名单里,我为她高兴之余,也建议她抽空补习迎接电大考试,这样,或许,可以加重留校的分量。

小菊的声音渐渐淡了,那时候,电话还不方便,写信又太慢太原始,于是,我利用工作关系,经常用电报的方式向她问候,简短寥寥的几个字,就是我心中放飞的信鸽,飞向遥远的川北高原,也不知哪来的那种胆气,这种公开的传递方式一直维持了一段日子,直到她家里装了直播电话,那时候,她的话却少了,隐隐约约间,我感觉到我们之间出了问题。


那年的岁末,在我的一再要求下,上级部门安排我由重庆市调到川北的三线基地,虽然,能身处大城市是很多人的梦想,可我的执着,还是随着爱情的力量奔向了远方的小菊。

办手续的杨大姐笑着说,正忙着给我介绍对象呢,解放军第13军的军医,是她家的侄女,杨大姐问我啥时候回到重庆……出来时,一年的羞红挂满脸颊,在菜园坝火车站售票口,我遇见了小菊的一个同学正好回到重庆,我向简短的了解了些小菊的近况,才知道小菊的爸爸从深圳回了趟川北三线基地,早先,听她说过,小菊的爸爸是工厂派到深圳的交流干部,这次,回到工厂,不知是什么事情影响到了小菊,难道,他不同意我跟小菊的交流?

列车先前飞快奔驰,我的内心煎熬不止,早已飞向了川北,飞向了小菊的心扉。

我这次将工作调换到川北技校去当教师,也是一个旁人不理解的举动,我至今也无法给自己一个充分的理由,因为,当时,只是听说川北学校那边准备留小菊当教师,我想,这样一来,我跟小菊的心就更近了,或许,用今天的话 说,这就是爱情的力量!

留恋的话语那么的苍白,倾诉的声音异常的疲惫。听别人说,那会,小菊已经毕业,由于上下的跑动,被她的爸爸安排到了深圳赛格集团,已经从西安老家刚刚办完手续,正在川北三线基地的学校等着拿毕业证;我的到来,没有引起小菊的激动,不安的眼神流过她俏丽的眼眸,或许是仓促,我为她专门买的水钻的头发夹子被遗落在了路途,也不知该说什么,这会,真的生分了……

[原创]《你的到来,乱了我的浮生》(征文)[蓝剑军团]


还是在后山的山坡上,那片草坪堆积起了厚厚的雪,我牵着小菊的手,感觉到她的手那般的冰凉,她说,过几天,她就要去深圳报道了,飞机票已经在成都订好。我告诉她,我来到川北的原因,问她有什么打算,这时,苍凉的天空飞过一只乌鸦,歇在了山岗不远的乔木上,嘎…嘎的凄厉声直瘮得人慌;小菊说,我们分手吧……

后来,听小菊的同学李克珊说,小菊的爸爸为她在深圳那边已经找了一个“快婿”,是一个潮州人,在深圳开了家酒店,父母在国外,家里很有钱。小菊对此,为了自己的幸福,也曾经作过反抗,当着同学的面,还哭了好几次,却拗不过父亲的执意,最后,认同了这一豪门姻缘,续写了《家》的时代新篇。

情人节传承世界各地,逐渐延续成了今天人们绵亘不断的示爱方式。就连商家也可以打着这个圣洁的招牌大肆追逐着其中的银子;房子、股票、轿车……就连寒风下,疯涨的鲜花价格,都不知又要扼杀多少少男少女们的春梦,这,不知是否可以还原那残酷的历史?!

我漫无边际的在皇泽寺、千佛崖流连,希冀借助文化、古迹了却心中对小菊的挂牵和思念,千年的武则天也不能看透这跨越的恋情,石崖的刻文无法解说这世间如炽的琅琅思牵,唯有那伸向朝天码头的铁路线每天奔驰的列车可以生发出不同的感受。

那天,就是小菊走的那天,我来到广元火车站送她,远远地看着她走来,随行的几个她的同学,行李倒也不多,她们看到我,那些同学也就识趣地说:程老师,你也来送小菊同学啊。我努努嘴,就说今天正好散步到这里来,只看到这时,从小菊眼里渗出的泪。

同学们赶紧告辞,剩下我和小菊在车站月台上,风掠过小菊的头发,就像《罗马假日》里公主与格里高利.派克最后的道别,静默中,两人眼里的深情化作了绵绵的、挥斥不去的烟云,恋恋不舍同时写上了彼此的脸上,随着西安---重庆的237次列车驶入站台,我用口哨《喀秋莎》送她最后一个上了车,渐渐远去了的列车,载着我的深情和小菊离开了。这一天,是1995年2月14日。

日子一天天的过去,周围热心肠的大姐们都陆续为我牵了红线,有警察、有团委书记、有教师同行……都被我一一婉拒了,不知道,是不是小菊在车站月台上留下的眼泪拉住了我生活的继续?我还在期待着小菊的声音,还在等她一起续写那绵长的《梁祝》曲?


[原创]《你的到来,乱了我的浮生》(征文)[蓝剑军团]


再后来,小菊的同学李克珊留在了学校任教,一天,听她说起,小菊离婚了,因为心里放不下往昔的一切和做人的尊严,再也不愿回到曾经熟悉的朋友、同学圈子,就远远地留在了深圳,孑然一身过着孤独的日子,只是,同学间都没人知道她的联系方式。那天,是1999年2月14日。

年年岁岁花相似,岁岁年年人不同!现在,我已经组成了家,有了孩子,有了自己幸福温暖的家,我爱我的妻子,我爱我的家人,我爱这平静的生活。

今天是情人节的日子,每当此时,我就会想起远在他乡的小菊,想起了我那曾经的初恋情人……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2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热门评论

 以下是引用c先生 在第31楼的发言:
总兵,对不起看完此文,我心流泪了。是在为你惋惜!能在今天这个特殊的日子,说出自己真实的内心世界,我敬佩你!人生中有许多我们把握不住的东西,但能在心底留存,也算是对过去的一种眷恋吧!走到今天,还能留在心里的已经不多,愿她幸福!晚来的支持。

老陈,我们应该算同辈人吧?

那个年代可是淳朴和纯朴啊,现在只能在笔墨间怀旧了......


35楼c先生

 以下是引用陈塘关总兵 在第34楼的发言:
 以下是引用c先生 在第31楼的发言:
总兵,对不起看完此文,我心流泪了。是在为你惋惜!能在今天这个特殊的日子,说出自己真实的内心世界,我敬佩你!人生中有许多我们把握不住的东西,但能在心底留存,也算是对过去的一种眷恋吧!走到今天,还能留在心里的已经不多,愿她幸福!晚来的支持。

老陈,我们应该算同辈人吧?

那个年代可是淳朴和纯朴啊,现在只能在笔墨间怀旧了......

大至差不多,六十年代人,看了你的故事,真的有点可惜,如今,只能留下美好回忆。对自己,也是一种安慰吧

奖励500工分: 半金八两 02-15 21:32 在本版块荣获征文一等奖

=======================================================


特来祝贺总兵.就是奖励少了点..呵呵


美帖、美图、美文!

支持,很美好。。。

38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