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终身难忘的日子

李泽团 收藏 26 17774

那是一九七八年十二月二十三日,我们响应祖国的号召应征入伍。二十七日奉命由昭平至桂林转搭乘军列车,开到同越南只有一山之隔的广西龙州县金龙公社,分配在广州部队四十二军一二六师三七六团二营机枪连,编号为五三二一五部队七九分队一排一班。当时中越边境局势非常严峻,时有越南当局的特工在边境进行武装挑衅,边境人民生活,生产秩序遭受骚扰,祖国的领土遭受侵战。为此,中央军委下达命令,我军要做好战备工作,随时准备进行还击。于是,部队进入了紧张的临战训练,我们刚到部队还是新兵,临战训练苦累不言而知,白天训练,晚上也要训练到十二点钟。但是我们不怕苦,不怕累,练就一身硬本领,时刻准备着中央军委的一声令下上战场杀敌立功,决不辜负祖国人民的希望,为我军争光。仅仅四十来天的临战训练中,我们没有过过一个星期天,没有休息过一个中午,沒有睡过一个晚上的好觉,全力集中精神做好自卫还击战的准备。

一九七九年二月十六日深夜我军秘密接敌,摸黑进入到距敌阵地三百多米处的地方搭乘坦克,等待战斗开始。十七日凌晨六点三十分,中央军委下达命令,对越自卫还击战总攻开始,三颗红色信号弹腾空而起,立时间从广西东兴至云南省边界线万炮轰鸣,我愤怒的炮火映红了半边天空,火光中一辆辆威武的坦克象离弦的利箭,怒吼着驰向敌阵。

上级命令我营三小时内打下靠松山,抢占东溪县,为主力部队直插高平省打下通道。我搭乘着403号坦克一马当先,开足马力,象下山的猛虎,从龙州县下冻公社水口关南面一侧扑向敌人,攻打靠松山高地。

这时,躲藏在隘口两侧峭壁上的敌人、机枪、冲锋枪、火箭筒一齐射来,打得坦克塔铮铮作响,顿时间,与我塔乘坦克的前后战士都双双中弹受伤。为了战友的生命安全,我不顾个人的危险,讯速将坐在我前面的战友周远文(湖南益阳人)和坐在我背后的李直辉(名字有待查核广东湛江人)俩人,从坦克上转移至地面上的小土坑里帮他们进行包扎伤口,后由担架员来救治。此时炮火非常激烈,六0炮就在我身边一米处爆炸,密集的子弹嗖嗖地从头顶上飞过。这时我想搭乘坦克比步行的危险性大,就决定跟步兵徒步开进。经过三个小时的激烈战斗,我们的坦克怒吼着冲了上去,终于在上午九时许拿下靠松山高地。在这次战斗中,376团1营3连的战友周世余(我的同乡人)献出了年轻的生命,紧接着又攻打六六一高地。

六六一高地是东溪县城为一的制高点,敌人想利用这一高地阻止我军进入高平省,我军与敌人展开強烈战斗。战斗中,376团3炮连战士梁军战友光荣牺牲(是我原公社的插青)。经过近十个小时的决战,于晚上十点占领东溪县城,随后部队就地修筑工事。

十八日傍晚我军部队从东溪县沿四号公路向高平省插去,十九日晚到达公安厅,二十日在公安厅符近修筑工事,当日傍晚,哨咽弥漫的战场渐渐黑了下来,不料我踏偏地雷坑,左脚腕扭伤,非常疼痛,此时不能背扛武器,只能手扶拐杖一步一步的艰难地跟着部队后面,继续向高平省推进,最后还是与部队拉开了距离。二十一日早上被三七六团六连三班战士叶平光战友看见,发现我一个人没有跟上部队,身上也没带武器,一旦遇上敌人怎么办,当即从他身上所配的四枚手榴弹拿两枚让给我说给你,要是遇上敌人实在不行,就和敌人同归于尽,在最后时刻也要多赚他几个。就这样靠着两枚手榴弹为武器,紧跟部队。经过五天五夜穿插,没有休息,没有合上过眼,疲劳得简直站都站不稳。终于在下午看到我军向高平省的敌人王牌师军事机地发起了攻击,顿时,一发发的炮弹象长了眼睛似的击中敌人火力点,打得敌人死的死,伤的伤,活着连滚带爬仓惶遗逃。二十二日占领了离高平省两公里外的平江。

平江宽约六十米,水深1米5至两米,流速每秒三米,敌人为了阻挡我军前进,在河对岸的山上修筑工事,用猛烈的火力封锁江面,向河中打来的炮弹激起高高的水柱,我军以强烈的猛火力压制敌人,强度平江。二十三日把守平江,二十四日上山搜敌,傍晚攻打六七三高地。

六七三高地是高平省通往广渊,茶灵,下琅的一个天然屏障,敌人凭借险要地形,重兵把守,用环形交叉火力严密封锁,我部队沿公路进至六七三高地东南侧时,突然遭到敌人五个高地的密集火力阻击,几十名战士倾时中弹牺牲,三七六团七连战友董宗新(我的同乡)也在其中壮烈牺牲。因地形极陡,士兵重负荷无法攻上去,部队当即决定轻装上阵,卸掉所有备用品,迅速抢占阵地。接到命令后,我马上卸掉身上的大米.饼干.水壶等物品,只穿一套单衣,肩扛一箱子弹,在我军猛烈的炮火掩护下,在晚上九点随着漆黑的夜色,与战友们一起摸上敌阵高地,打得敌人像”地老鼠”一样窜回堑壕内。敌阵地上的堑壕|.交通壕纵横交错,还构有地堡隐蔽部,密集的子弹打得尘土**,敌人见势不妙,拼命跑下前沿堑壕,我和战友们把枪口对准敌人大吼一声:”诺松空依(徼枪不杀)",这时敌人连男带女,七.八个家伙还想反抗,当即被我们一轮子弹打了过去,全部歼灭,终于占领了主锋。敌人丢下一具具尸体.两部电台.一具望远镜.两张地图.各种机枪七挺.火箭筒十一具及其它枪枝弹药。第二天(即二十五日),失掉阵地的敌人不甘心失败,向我阵地疯狂反扑,从早上天刚蒙蒙亮,开始不断向六七三高地炮轰了近九个小时,落下六百多发炮弹。这时,因速占阵地轻装上阵卸下的饼干.大米.水和其它用品都没有捡回,一时后勤也无法把物资补上来。我单靠穿着一套单衣,两天来没吃没喝,饥饿.寒冷.疲劳聚集在一起,严重地威协着生命,艰难地向弄压山推进。二十六日在一次穿插途中,三七六团特务连九班战士余振桐遇见我时,看我脸色青白,浑身发抖,饿得就要昏过去了,是他马上把自己的饼干和水让给我吃,使我增强了体力,才能坚持到二十七日参加全团攻打弄压山的战斗。

弄压山是历史上日.法军队未曾攻下过的地方,它两边是一个接一个的悬崖陡壁,中间夹着三号公路,三面高大的石山拔地而起,公路连拐几道大弯才通到山顶,成”之”字形盘地而上,穿过隘口,公路右侧有三个黄土高地,紧靠石山作依托,地形非常险要。弄压天险,是我军从高平省进攻广渊.茶灵.下琅必经的咽喉通道。我军用一个团的火力对敌人进行压制,在晚上顶着倾盘大雨,一片漆黑,看不清道路的情况下,我们的战士一个接一个手脚并用,攀悬崖,踏荆棘,在崖石上爬着前进。从断崖绝壁上翻过去,在弄压之敌背后进行攻击,打得敌人惊慌失措,敌人慌恐被我军围歼,当晚连夜仓惶逃窜。为我军挥师北上进攻扫除了障碍。

二十八日部队向茶灵开进。三月一日继续向茶灵推进,二日返回弄压搜山, 三日至四日向广渊推进,五日部队到达下琅时,中央军委宣布作战结速,部队开始撤退。六日至九日部队继续向边界线撤退,十日部队撤退到离边界七公里的地方就地休息待命,十一日部队在下午一点钟回到我国边防石龙哨所。十二日部队又回到越南的狮子山上把守直至到十四日上午,下午一点正式从龙州县石龙边仿哨所回国。这次对越自卫还击战,经历了二十六个昼夜,参加攻打了靠松山、东溪县、六六一、高平省、六七三、弄压、茶灵、广渊,下琅等高地的战斗。战程二百捌拾多公里、那日日夜夜、一次次战斗、一幕幕、一历历至今仍索绕脑际,清晰地展现在我的眼前,难以忘怀……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77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2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