侵华日将鼎力襄助+台湾海军忙着“偷赚外快”,蒋介石才赢得了古宁头大捷

一九四九年十月廿五日凌晨,九千共军渡海登陆金门古宁头,却在三天激战后悉数被击毙或俘虏,古宁头大捷从此被誉为中华民国转危为安的转捩点。战役功臣之一,是当年日军中将根本博,为报答蒋中正总统“以德报怨”之恩,偷渡来台助战。


根本博的传记“为义捐命”中文版将于下月出版,根本博子女拟将当初蒋介石总统送根本博的花瓶,捐给中华民国政府,与陈列在中正纪念堂的另一花瓶重新凑成一对。根本博子女透过传记作家门田隆将表示,希望马总统能出面接收。


一九四五年日本投降时,根本博担任日本驻华北方面军司令,在北平向国军投降。当时华北日军与日侨有八十万人,国府一年内遣送回国,大部分日军官兵未以战犯论罪,让根本博对中国以德报怨十分感谢。


一九四九年,国府在内战中大败,蒋介石写了封信给根本博,邀请前来“帮助中国”。由于当时美军占领日本,实施严格的出境管制,根本博与六名部属偷渡才到台湾,蒋请根本博担任汤恩伯上将的顾问,并取了个中国名字“林保源”。


古宁头战役获胜,蒋中正大为欣慰,送给根本博一个景德镇官窑烧制的花瓶。这批花瓶是一九四七年政府为庆贺英国伊莉莎白公主(现在的女王)大婚而订做,共六个,蒋自己留下一对,将其中之一送根本博。


不过此时由冈村宁次(前驻华日军总司令)号召,担任国军顾问的“白团”已经组成,前后有数百位日本教官来台任教,不属于白团的“个体户”根本博,只能在一九五二年回到日本。根本博一九六六年病故,当时蒋介石,张群,何应钦等国府军政高层,都在葬礼上致赠花圈吊唁。



-----------------------------------------------------------------------------------------------------------------------------

日本中将根本博子女拟将花瓶捐赠给政府,总统府发言人罗智强表示,非常感谢家属将此历史文物赠予政府,这也彰显了台日人民之间深厚的情谊,政府会评估由合适单位妥善保存。


至于马总统是否会亲自出面接收花瓶?罗智强说,“不排除,请有关单位评估安排。”

------------------------------------------------------------------------------------------------------------------------------------------

对“国军靠根本博打赢古宁头大捷”说法,学者多半认为过于夸张,因为根本博究竟只是顾问,决策还是由国军将领汤恩伯做出。


政大历史系教授刘维开说,目前纪录并未显示汤恩伯作为是出自根本博意见,战役的主要指挥者是汤恩伯或后来率援军赶到的胡琏,几十年来一直高度争议,甚至一度使国防部为难,因为每逢胜利纪念,两位老将的旧部,就要为“仗是谁打赢的”争论不休。


刘维开说,共军登陆金门失败的最大原因,还是因为一连串胜利而轻敌,忽视自己缺乏两栖作战的知识和装备,使船只全部搁浅在滩头,被国军全部摧毁,无法后续增援;先前共军在大陆势如破竹,直到历经古宁头与后来的登步两战挫败,才发现海岛作战跟陆地作战是两回事。


北大博士,曾撰古宁头战史“金门之熊”的作家田立仁则认为,根本博对汤恩伯最重要的建议,是指出厦门距大陆太近,平民又太多,无法久守,应将主力置于金门;至于古宁头战役“故意让共军登陆再围歼”的说法,不符军事原理,也非事实。


田立仁表示,近年日方很爱强调根本博在古宁头的贡献,宣称根本是打胜仗的头号功臣,还有人说根本“指挥作战”,这些说法都嫌夸张,也缺乏事实根据“,相信根本顾问地下有知,也不会同意。“但根本博当初冒险偷渡协助国府的作为,的确展现武士道精神,值得尊敬。


刘维开指出,对于以德报怨政策,日本军人的确极为感激,后来的确全力帮助国军。除了来台协助训练国军,时间将近廿年的“白团”之外,甚至还有直接参加内战的例子,例如国府宣传的“太原五百完人”,也包含日本人。


不是只有国府留用“日寇”,在中共占领区中的日本官兵,尤其是军医与技术人员,也大量被共军留下来参战。而解放军的空军,更是在东北由日本教官所建立。


[记者李木隆/金门报导]前年金门县纪念古宁头战役六十周年,日籍作家门田隆将曾两次到金门,搜集日本陆军中将根本博协助古宁头战役的资料,但这段历史在金门鲜为人知,金门县政府和地方文献均无此资料。

---------------------------------------------------------------------------------------------------------------------------------------------


共军才刚站上古宁头,国军舰艇立刻封锁后方海域,将滩头上的船只摧毁殆尽,失去运输工具的共军注定败亡命运。不过海军之所以第一时间赶到,跟当年军中“陋规“有关。


大陆易手前,各地物价波动剧烈,许多海军舰艇利用南来北往的机会,顺便做生意赚外快。古宁头战役前,战车登陆舰“中荣”号原本要开往舟山群岛的定海,便从台湾买了一批砂糖,预备卖个好价钱。


没想到上级命令突然改变,中荣舰改开往金门,这下只好设法把糖在金门卖掉。当地商人愿买下砂糖,要用花生油以物易物,但一时油坊凑不出这么多油,第二天才能交货。于是中荣舰当晚起锚之后,借故滞留附近海域,等第二天再领油。


结果半夜消息传来,共军登陆金门,中荣舰立刻奉命全速开往古宁头外海,对共军猛烈攻击。若当初军舰乖乖遵守命令,此时已在海峡中间,绝不可能第一时间赶到现场助战。


当初海军“偷赚外快”的违规行为,却阴错阳差地成了致胜关键,更影响了后来一甲子的历史。


記者程嘉文/台北報導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