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夜出警:抓了个死刑犯!

狱政科长 收藏 28 21677
导读: 子夜出警:抓了个死刑犯!
近期热点 换一换

一九九一年,七月,某夜。


梅雨时节的古城,潮湿闷热。空气中弥漫着淡淡的烂咸菜的味道,仿佛一把就能抓出水来。虽然已经是下半夜了,却一点凉意都没来,简直就是穿着衣服蒸桑拿,憋屈的喘不过气来。


我窝在三轮摩托的挎斗里,燥闷难耐,又被对讲机里的噪杂声吵的一惊一乍的。干脆跳下车来,用力在脸上搓了几把,抖擞了下精神。看了看表,哦,两点多了,再坚持半小时就下岗了。


不远处朦胧的路灯也,我的几个兄弟,正在认真的盘查着零星过往的夜行人。


近期,市区内自行车失窃案高发,群众的情绪很是激愤。上头也急了,要求各科所队,布点设卡,严加盘查。


某区的要道卡点,由我们防暴x大队负责。今晚,我带队在x故宫、x山门一线守卡。


我掏出根555点上,深深地吸了一口,舒服多了。信步走到路东的午朝门边上,爬到石栏杆上坐着。背后黑黢黢的公园内,高大的城堡矗立在夜色中,阴森森的,觉得栏杆上比车斗里凉快些。


我正叼着烟晃着脚挺享受,突然,打西边传来一连串叫喊:“站住!”“------队长,快拦住他。”


循声望去,大约五十米开外的慢车道上,路灯的剪影下,勾勒出一个人低头俯身猛蹬着自行车,正向我这边冲过来。


哈哈,来货了!’一纵身下了栏杆,疾步迎了上去。


我的三轮警摩,就横停在十字路口的西南侧慢车道中间。这叫挡卡,卡点盘查的专业设置。挡卡与查卡之间隔着一定距离,就是为了防着有人闯关。


来人好快。我离警摩只有几米远,刚窜到车前,那人已近。


“下来!”我暴喝一声,侧身站定,摆好了架式准备飞踹。


那人发现了前路被堵,离我还有七八米远时,突然从自行车上腾空而起,轻飘飘地落到了地上。那车子,呼啸之间挟着巨大的惯性,轰隆一下就撞在了警摩的边斗上,弹起老高,估计要报废了。


我这么一楞神,那家伙已上了马路牙子,顺着围墙,一路向南就窜了过去。等我跳过自行车,已然落后了一程。当下一鼓劲,百米冲刺般地跟了下去。我在快车道路上追,他在人行道上逃,中间隔着一条安全岛。


午x门公园西面这条道,南北走向,右手边紧贴着“x航大学”家属区围墙,墙不太高,上半截是镂空花砖。那家伙几次要往墙上爬,都没得逞。只因我跟的太紧,他一想爬,我就做势要跳过安全岛。他也估计到,上爬速度肯定剽不过我横向移动的速度,只好照直往前冲。


我和他平行奔跑,虽落后他有两米左右,心中却踏实,这地形我熟啊。围墙再向南几十米,就会往东抹一个圆弧,最终还得并到直道上来。


只要他翻不过墙去,一个弯道,两米的差距就消掉了。

奔突之际,那家伙就着安全岛的一个小缺口,猛地变向,从我鼻子前面横着向路东的公园插了过去。离着石栏杆还有两米开外,竟然一个鱼跃前扑,想要飞过栏杆,滚进公园里去。


十几年前的午x门公园,灌木丛生,巨石堆垒,城堡内幽深曲折。真要给他钻进去了,半夜三更的也没法搜。


真是说时迟、那时快,见他腾身跃起,我连想都没想,下意识地就跟着扑了出去。他哪里会想到,追他的人,是市公安局足球队的正牌门神。


在半空中就被我按住了,‘吭哧’一下,两人重重地撞在石栏上。隔着这个肉垫子我都感到胸口发懵,想来这家伙肯定很受伤。


脚刚落地,我双手就住他腋下穿,想用“渔夫锁”扣住他。没料到这家伙一晃肩膀,往左一偏身,右手滑过自己的左肋,向身后捅了过来。


我只觉得左边肋巴骨上一凉,人已失去了平衡,旋着身子就向右边摔了下去。倾倒之际,两手死死地扣住对手的肩膀,连他一起扯了下来。这一回跟刚才正相反,我仰面倒地成了垫子,他也重重地砸了我一下。


两人脸朝上叠了罗汉,我已经意识到他手里有家伙,是刀是枪不确定。倒地后第一时间,赶紧从下面伸右手握住他的右手腕,左臂勒住他的脖子,两腿由下盘扣上来,锁住他的大腿面。身体尽最大的力往上挺起,两人就似两张弓样的绷在那里。


我已经没有任何地方可以动了,可那家伙还自由着一只左手。我们在拼命扭挣着右手的同时,我的左肋被他狠狠地撞了几肘,气血上翻,嗓子发咸。毫无办法,只能硬挨。


心里这个急啊,后面这帮兄弟怎么这么慢啊?!


其实,也就是十来秒,兄弟们就冲了过来。我却感觉像是十几分钟。


两个兄弟把我从地上扶了起来。也许是天太闷,跑的又太猛,我就觉得眼前金星乱舞。再看那小子,已经瘫在了地上。


“队长,这是他手上的刀。”我接过手里,原来是一把三角刮刀。猛然头皮一麻,想起刚才不是被捅了一刀吧?胆颤心惊地低下头审视左腰侧,只见警服上被穿


了两个洞。掀起衣服来看,万幸!只是表皮上擦出了一道血痕。


幸亏这种刀是有尖无刃,且刀锋走了偏。否则还真要被开了膛呢。


“你小子就算是偷辆自行车,至于这么玩命嘛?”在审讯室里,我蹲在那家伙的对面,盯着他的脸。怎么看都不大像是个偷自行车的。


"给我好好审,把底挖穿了。”


第二天中午,我还没起床,审讯组的兄弟笑眯眯地跑过来:“队长,那小子是个逃犯,是从大连山牢里跑出来的,为了抓他,还死了个武警呢。”


哇塞,没想到一颗小麦子,发了这么大的芽。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当年陪伴我的警摩。

本文内容于 2011/2/15 22:45:09 被狱政科长编辑

25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8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