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一个虚拟的笑话开始——有感于台湾共谍案

杀倭灭日 收藏 58 25135
导读: 苏联解体后,某个KGB小特务投靠CIA,为了能有个投名状,他说自己可以把卢比扬卡大楼给炸了。CIA一听就赶紧告诉他,“这可不行,里面现在都是自己人了” 然后来两个不是笑话的事实。首先是堪舆红色谍王相比的间谍王子菲尔比。作为苏联间谍,他在英国那里担任对苏反间谍工作,还曾经被派去美国负责和CIA、FBI合作。 埃姆斯,苏联人在中情局的大鼹鼠,负责CIA对苏双重间谍工作。 ……………………………………………………………………………………………………… 1921年之后中国情报史。基

苏联解体后,某个KGB小特务投靠CIA,为了能有个投名状,他说自己可以把卢比扬卡大楼给炸了。CIA一听就赶紧告诉他,“这可不行,里面现在都是自己人了”

然后来两个不是笑话的事实。首先是堪舆红色谍王相比的间谍王子菲尔比。作为苏联间谍,他在英国那里担任对苏反间谍工作,还曾经被派去美国负责和CIA、FBI合作。

埃姆斯,苏联人在中情局的大鼹鼠,负责CIA对苏双重间谍工作。

………………………………………………………………………………………………………

1921年之后中国情报史。基本上就是TG、前TG、潜在TG同情者之间的明争暗斗。

共军就不说了,军统那里被TG渗透的一塌糊涂,中统那里颇有一批得力的人是前TG,能力最强的张冲成了TG同情者,要不是死得早,可能就被周公给招入麾下了(张冲托孤周公,其子女都是TG)。

常凯申到了台湾,带头扑灭TG在台地下力量的,还是两个TG叛徒,一个是蔡孝乾,一个是抓住蔡孝乾的谷正文。

汪精卫那里,特务头子周佛海是TG创始人,党龄比TG特务头子周公还长,而且没去苏联进修过,纯土产。手下几员大将丁默邨、李世群、胡均鹤都是TG叛徒,胡均鹤还是赵尚志的亲妹夫。

………………………………………………………………………………………………………

汪精卫那里,身边的秘书有TG。76号的顾问有TG,军法处有TG,梅机关有TG,岩井公馆里的TG卧底更是著名的五重间谍袁殊。范纪曼在中央大学教书,是汪伪高官家中座上客,同时兼职军统的间谍,为啥军统这么信任他?因为129运动的时候他已经是军统北平站的代站长了。范纪曼很牛,他后来坚持不重新入党,一直僵持到1984年,终于承认他党籍从1926年开始计算。另一个和他一样倔的老头是金日成的历史老师,老爷子一直坚持到去世前一个月,TG才承认了他的党龄从20年代开始算。金日成的中国历史、书法、普通话还是很牛的,在西西河前者前两者估计要比不少人强,一口东北话也比很多川普、湘普更容易听懂一些。

啊……还有军统在汪伪那里的卧底,南京站站长抗战后投了TG,后成为烈士;上海那边TG掌握着不止一部电台。

………………………………………………………………………………………………………

到了解放战争,胡宗南那里的情报,办公桌上的那份有熊向晖,电台那里有吕出,联勤西北总站有一份可以呼应的,沈安娜可以记录下总裁批示,刘斐那里有存档,郭汝瑰留个副本,重庆行辕再有人转发的时候抄一点。

………………………………………………………………………………………………………

吴化文和她妈分头出去算命,这消息都能被共军截获。

………………………………………………………………………………………………………

傅作义的闺女、陈布雷的闺女,都是TG。

………………………………………………………………………………………………………

张克侠的弟弟张树棣被佐尔格的助手方文盯上了,打算把他派到他哥哥身边去卧底,伺机策反其兄长。要不是佐尔格相中了张树棣的能力要他去苏联进修,就会出现弟弟策反了哥哥十几年,最后发现兄弟两人地下党龄差不多长的故事了。

………………………………………………………………………………………………………

郭汝瑰和刘斐两人互相指认对方是共谍,问题是两人都是共谍。

………………………………………………………………………………………………………


莱芜战役总结会,三个共谍韩练成、郭汝瑰和刘斐互相推卸责任,最后是联合白崇禧把黑锅尽量往别人头上推,最后这黑锅好像是落到陈诚那里了。

………………………………………………………………………………………………………

南京军话总站,十几个人,除了泡病号的一把手,剩下的基本都是共谍。来了两个新人,半年不到就宣誓入党去了。因为老是没有一把手,从外面调来两个领导:一个是从大革命时期就开始潜入地下的老资格地下党,另一个觉得这地方不太对劲,呆了一段时间也去泡病号去了。

………………………………………………………………………………………………………

某特务向他的上级坦白,曰自己是TG卧底,当天就被锄奸,因为他的上司也是TG卧底。

可以写个小片段。

A:老大,我是TG卧底,我坦白。这是我的枪。

B:你有人知道事吗?

A:没了。

B:你先回去,和谁也别说。

(A转身,枪响 ,B走了过来 )

B:其实我也是TG卧底。在那边我还是你的上司。

………………………………………………………………………………………………

常凯申的侍从室里都是精挑细选的亲信,里面却有段家兄弟卧底。段家兄弟貌似一开始还不知道对方也是TG。




还有老蒋侍从室的段伯宇、段仲宇兄弟。


熊向晖的战友申健和陈忠经。(后三杰)


“四维学会”理事,蒋介石和宋美龄主持的“新生活活动总会”的总干事,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委员长行营参议阎宝航。


傅作义秘书阎又文,和谈代表周北峰和李炳泉。


共产国际远东情报组负责人高清。


TG特科重要成员,佐尔格的报务员蔡叔厚。


李宗仁的高级参议刘仲华。


白崇禧机要秘书谢和赓。


卫立煌的秘书赵容声。


东北保安長官司令部政治部少將督察葛佩琦。


国军陆军总司令部作战科长王启明。


刘文辉、邓锡侯在保定军校的同学,后协助刘文辉起义的张志和(温相有专文介绍)。刘文辉的电台工作人员王少春。


蒙旗独立旅旅长,新编陆军第三师师长,黄埔军校第一期毕业生,蒙古族将领、TG“秘密党员”白海风、政治部代主任云时雨(即乌兰夫)。


国民党第十六集团军参谋长、TG“秘密党员”韩钵成。


广州行营中将军法执监,TG“秘密党员”吴仲禧。


第四战区政治部的第三组(文化宣传组)组长尚仲衣。


第四战区政治部主任秘书左恭。


“中统”陕西省室副主任李茂堂。(曾为TG,1927年国民党“清共”时被捕叛变,后成为“中统”特务。1941年主动寻找关系,希望回到TG,并表示愿意为TG工作。此后,TG组织派王超北负责与之联络,在李茂堂的配合下,国民党“中统”天水行营的“党政军特联会报”的记录以及“中统”的密码、密电,都源源不断送至TG情报部门。然而,不知内情的国民党“中统”当局却将李茂堂升为“中统”陕西省室主任、“中统”西北局专员,由其统管陕西全省的“中统”特务组织,于是李茂堂为TG提供了大量的情报。由于李茂堂的功绩,后来毛泽东亲自批准他重新加入中国TG(入党介绍人是中央社会部一室主任罗青长、二室主任汪东兴)。此后,TG中央情报部任命王超北为西安情报处处长,李茂堂为副处长。


曾任蒋鼎文部参谋处主任,汪伪要员邵式军(盛宣怀的外孙、时任汪伪政府的税务署署长)的侄子冯少白。


上海《申报》驻东京特派记者陆久之。


《中央日报》留守南京的采访部主任李廉。


文化界的TG“秘密党员”,如温健公、张友渔、钱俊瑞、萨空了、沙千里、梅龚彬、刘尊祺、孟用潜、金仲华、刘思慕、葛未凡、韩幽桐、郭达、于伶等,以及妇女界和开展儿童救济活动的曹孟君、杜君慧、罗叔章、赵郁仙(赵村陶)等。至于后方的各高等院校中,也活动有许多TG的“秘密党员”。仅西南联大一校,当时已拥有83名TG“秘密党员”,几乎占了整个云南中TG人数的三分之一。




遍地都是共谍:傅作义偷袭西柏坡,TG是怎么知道的




早先看到的段子:


1、傅作义的女儿傅冬菊系统,得到傅作义已经下达了这个命令。傅冬菊系统在35军被歼灭后不久就成功策反傅作义的近身卫队。那时的傅作义,连手枪都是没子弹的。


2、北平铁路局系统,执行此次任务的国民党军部队和所需补给大部分是通过铁路集结运输的,而北平铁路局调度室的十几个人中只有一个不是TG系统的,再加上另外一些铁路员工的协助,国民党军集结部队的大致番号、人数装备和到达日期就搞清楚了。


3、北平联勤总部的一个早已是中TG员的少校参谋,由于联勤总部负责对参与此次任务的部队的补给,此公为了工作不辞辛劳,在不到一个星期的时间里跑遍了预定参战部队团一级以上的单位,掌握了所有部队的人数装备和补给情况,详细上报。鉴于他的出色工作,此公在国共双方的上级都加以表扬。


4、傅作义司令部里面有个刻蜡板的人叫甘霖,凡是不发电报的文件都由他刻印下发。他刻完偷袭石家庄的命令后,就搭车到徐水县政府,直接打电话到华北军区,接电话的是作战部长唐永健。然后他改名换姓去了天津。解放后,甘霖曾任国际关系学院院长。


5、北平《益世报》(胡注:《益世报》是天津与《大公报》比肩齐名的报纸)采访部主任刘时平从鄂友三那里听说到这个消息,然后和《平明日报》(胡注:《平明日报》是傅作义的喉舌)采编部主任李炳泉共同向崔月犁(胡注:他是北平地下党学工委秘书长,他也是经常见得到傅冬菊的)报告。崔月犁冒险通过地下电台向华北局敌工部部长刘仁报告。


傅作义起义后若知道了这些,应就只有慢慢郁闷了 :


女儿是共谍这早知道了;后勤、铁路也有共谍;连刻文件蜡版的也是共谍……这都不说了,作为喉舌的报社,采编部主任依旧是共谍……好吧,遍地都有共谍




情报战的背后实际上是信仰之战


尤其是那些位居高位,而又想让自己的人生更有意义的人。对于一个他们曾经多次用鲜血洗涤过的组织,看到他的自强不息,又看到自己的堕落。国府的高层不缺黄金、不缺美女、更不缺高贵的职位。这些TG都给不了,但是TG能给他们尊严;不,是能够得到尊严的希望;也不是,是他们后代能得到尊严的希望。而这个希望犹如已经失明几代人的盲人告诉他他的孩子可以看到光明了。在中国近代的黑暗时代突然看到了一线光明。那些国民党的高级官员,他们的能够战胜那些腐朽的军阀,国军的情报系统在那些军阀中也是游刃有余的。底层的人员还可以忽悠,但是时间久了什么也罩不住了。

同样当我们开始改革开放的时候,我们能够通过国门看到另一个世界。在事实的冲击下,又有一个新的世界,这在普通人中间都产生了极大的震动何况是那些高层。结果导致信仰崩溃。

还好随着中国的国力逐渐强大,人民的生活一步步的改善,新的信仰会产生,旧的信仰也会完善,或者脱胎换骨(其实现在的TG和以前的TG已经不同了)。当年的奋斗目标,有些已经完成,有些已经取得了很大的进展。现在我们有新的目标,需要新的信仰,去迎接新的挑战。

本文内容于 2011/2/14 15:57:10 被小编a7编辑

72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热门评论

 以下是引用常山侯 在第23楼的发言:
很象内参,一套一套的;

关键是现在总感觉我们没有目标,没有信仰,无法迎接新的挑战。

还是那句话,自己是苍蝇,不要觉得整个世界就一个大粪坑!

在中国,还是有很多人在为信仰而工作、而奋斗的.....

58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