昆明睡街乞儿拒民警帮助 一听去救助站就溜(图)

燕过无痕 收藏 3 303
导读: [img]http://img7.itiexue.net/1249/12497071.jpg[/img]   一名警察掀开被子,男孩睡得正熟。   “我是自己从家里偷跑出来的,我想回家。”可当民警要带他上车时,自称想回家的12岁男孩刘涛却又扭身大跨步地消失在人群中……   昨日上午,官渡分局北京路派出所民警在辖区内对火车站周边流浪乞讨儿童进行了清查。清查中,有半数乞讨儿童是父母带着的,有半数则是流浪儿童,但他们大多拒绝了民警的帮助,以不配合的态度“逃跑”。   场景1   


昆明睡街乞儿拒民警帮助 一听去救助站就溜(图)

一名警察掀开被子,男孩睡得正熟。



“我是自己从家里偷跑出来的,我想回家。”可当民警要带他上车时,自称想回家的12岁男孩刘涛却又扭身大跨步地消失在人群中……


昨日上午,官渡分局北京路派出所民警在辖区内对火车站周边流浪乞讨儿童进行了清查。清查中,有半数乞讨儿童是父母带着的,有半数则是流浪儿童,但他们大多拒绝了民警的帮助,以不配合的态度“逃跑”。


场景1


“快开学了,想讨点钱交学费”


在中北汽车客运站对面的人行道上,王小燕正埋头写着粉笔字:求助3元钱。当看到民警后,她迅速地从书包里掏出一瓶水,将地上的字迹抹去。


王小燕是贵州凯里人,她长相清秀,个子娇小,身上穿着一件淡蓝色的校服,校服上印着凯棠民族希望中学的字样。小燕在这所中学上初一,书包里的卷子表示她的成绩还算不错。


小燕说,她是家里最小的,上面还有两个姐姐,父母在昆明靠擦皮鞋为生,一家人租住在护福村。小燕和姐姐们假期里随父母到了昆明,每天早上,父母拎着鞋箱出门,三姐妹便跟随到附近进行乞讨。“26号就开学了,我想讨点钱交学费。”小燕抹着泪告诉记者。


场景2


街头睡客不愿去救助站


在中北客运站前面的公交站牌地下,睡着三个人。若不是留心看,过路的人们多不会发现他们。其中两人睡在一张纸板上,盖着一床棉被;另一人则睡在两米远的地上,身上搭着一块黝黑看不出材质的布。他们蜷缩在被单下,只隐约露出了脚。


当民警将被子揭开时,满脸睡意的他们眼睛都没睁开,只不耐烦地一把扯回了被子,继续蒙头而睡。招呼了许久之后,一个男孩子才不耐烦地钻出了被子,走到商店门口的阶梯,坐到了一名乞讨老大爷的身边。


男孩说他叫刘涛,今年12岁,是富源人。“我父母都是残疾人,没钱让我上学。”刘涛说,他还有个哥哥,在老家靠帮人盖房子做零工为生。因觉得昆明好玩,大半年前,刘涛一个人从家里偷跑了出来。刘涛说跟他睡在一起的男孩13岁,姓什么不知道,“我们都叫他森(音)。”另外一个男孩姓石,今年14岁。


刘涛说,两个男孩和这个老大爷都是他到昆明之后流浪时认识的,老大爷的左手有残疾,他们几个一直都在一起。累了、困了就在街上睡,醒了之后要么去捡垃圾卖,要么就是到附近的馆子里向客人讨要钱买东西吃。


当民警询问他想不想回家时,刘涛肯定地回答:“想!”可当民警做完登记并叫来巡逻车,打算送刘涛去救助站时,刘涛却趁人不备扭身就走,不一会就消失在人群中。


场景3


乞讨女孩身份成疑拒帮助


在昆明火车站附近的一个隧道口一带,乞讨人员一向较多,记者看到,很多路面上都还残留着以买车票、买饭等为借口进行乞讨的粉笔字。王芳面前摊着一张因家境贫寒、母亲又患有肿瘤而被迫卖唱的“乞讨书”,旁边还放着一张盖有学校公章的休学证明以及一份某医院出具的病理化验单。


但当民警对她进行询问并打算向其提供帮助时,王芳粗鲁地拒绝了。她快速地收起了所有材料,背起了黑色的音响。


记者留意到,休学证明上落款所写的学校与王小燕校服上所印的学校名称一致,都是凯棠民族希望中学。鉴于两名女子都姓王且都念同一所学校,加之王小燕说过她两个姐姐也在附近乞讨,于是记者询问其是否与王小燕是姐妹。出乎记者意料的是,王芳否认了自己的身份,自称叫“李燕”。对于为什么拿着“王芳”的休学证明,“那是她给我的。”女子这样回答。


由于女子十分抗拒。我们只能无奈地离开。走出一段距离后,记者发现女子仍然站在原地,“要不了5分钟,她肯定就摆开唱了。”民警说。


随后,我们又在北京路上发现了一名正在写粉笔字的乞讨少女,但是还没等我们靠近,女子便已经飞奔而去,只留下未写完的乞讨词。


“发现乞讨儿童后,我们只能先登记,然后到数据库比对是不是被拐儿童。如果不是,愿意回家的我们就送救助站,但是他们本身要不愿意,我们也没办法。”面对这种情况,民警显得十分无奈。



3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