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090.html


三十五 奔袭克马诺 我营一马当先


根据上级敌情通报,越军驻高平的主力346师部分正规军和高平省直机关人员全部逃往一个叫克马诺的地方,上级命令部队向克马诺地区奔袭,并下令说:哪个部队最先到达克马诺就给哪个部队记功。合围高平的部队除了留下清剿的少数部队外,其余各部队从不同方向分数路向克马诺方向奔袭。

为了保护团指挥所的安全,我连奉令脱离营的建制,担负起警卫团指挥所的任务。我们在团指和团机关的前面掩护行进。大家说说笑笑,一路比较轻松。高平旁边的河流是平江的上游,到克马诺要渡过平江。过河的地点没有桥梁,也没有船只,水不深,但流速较急。战士们毫不犹豫跳进河里,你追我赶地趟了过去。团领导在战士们的搀扶下也轻松地过了河,只有政委扬兆金因为比较矮胖过河比较困难,他是唯一参加过朝鲜战争,又是年纪最大的一位团领导。因此我连的副连长苏建国同志,主动要求背他过去,他不肯。在我们一再劝说下,他终于同意在其他同志的帮助下,让建国把他背了过去。

晚上团指挥所在一个高地宿营,我连担任警戒。战地安静,没遇到任何敌情。高平被攻克,数万大军犹如数万只猛虎,在高平地区,追逐着猎物。残存的越军惊魂未定,有如漏网之鱼,散藏在茫茫深山老林之中。

天亮以后,我们奉命归建,并向一个叫克非的地域展开搜索。当搜索到一个高地时,一班新战士王东亮拉肚子,独自向高地的侧面去解手,刚蹬下,突然发现对面不远处有一个越军在举枪向他瞄准,他赶快向侧面倒去,越军刚好扣动扳机,子弹打中他的肩膀。就在他向侧面倒地的同时,迅速出枪、瞄准、击发,用半自动步枪一枪将越军击毙。枪声一响,大家立即朝这边冲锋而来,仔细搜索发现击毙一名越军,大家感到异常兴奋。我们的新兵都可以一枪毙敌,缴获武器,说明越军没什么了不起。王东亮拿着缴获的越军步枪高兴得合不拢嘴,肚子也忘记拉了!他的伤势不重,子弹穿破肩膀的肌肉,卫生员给他作了包扎,就送到后方去了,他是我连最先受伤的战士。

大家正在搜索之中,有人喊:“司务长回来啦,司务长回来啦!”这时郭生贵来到我们连队几个领导面前。大家见面都很高兴,我开玩笑说:“我还以为见不到你啦!”

关于这次走散,他自己回忆到:

“我第二次差点牺牲,是我们部队奔袭越南高平。头天行军,我精神特别好,越走越有劲。我想早点走到连队前头,看能不能为连队弄点吃的。一路上唱着小曲走,不知怎么连队一直没有跟上来,一路上只看见42军撤离防区。天又黑了,只好与三炮连和炮团一营的十几个兵一起同行,在一平地宿营。由于第二天要攻打高平,电台早已关机,炮团也无法与他们联系,我们就更不用说了。只好等到第二天天亮了,炮团的电台才与他们团部联系上,于是我们又跟着他们走,还好第二天中午遇上我们一营的了。于是我和三炮连的几个兵就同一营的一连走,一连连长钟炳辉原是九连的排长。当晚跟着他们睡了一个好觉。他的通讯员割了一些草,我们睡在草堆里,别说有多舒服了。第三天随他们连同行。在路上听说我们连队正在对面山上搜山。于是我一个人赶往我们连队搜山的山头。在快到达连队时在一个坎下藏匿着一个越军,当我快到坎下时,被我搜山的战士发现,将他击毙。我回到连队后,我的同乡、连队指导员许科元看到我后,第一句话就是说:我以为见不到你呢?我又差一点死在越军手里,这是第二次。”

战友彭仕荃在回忆攻打高平和奔袭克马诺时,这样写到:

“经过一天一夜的行军,部队到达高平市西南侧的山上。二十五日天色微明,便可以看到高平的模糊轮廓,部队开始沿山的背面向高平西北运动,山高路险,树木丛生,便于部队隐蔽前进。下到山底,听到几声枪响,随后又平静下来,山根下有一条柏油马路直通高平,部队要横跨马路通过大片开阔地,越过平江,再上山向克马诺方向进发。部队刚过柏油马路不一会,突然枪声响起,我们立即就近抢占有利地形观察情况。很快接到命令部队继续前进。后得知我营八连刚下山时正遇两名越军骑着自行车驼着粮食向高平方向前进,突然发现我军从天而降,两名越军飞快狂奔,八连战士迅速开枪将一名越军击毙,另一名越军逃走。部队很快到达平江边,我一看江面不足百米,水深齐膝,清澈见底,流速缓慢。已经过江的部队在江对岸架起机枪掩护,大部队陆续涉水过江,我挽起裤管下水感到丝丝凉意,走到江中间时我用水壶灌了满满一壶清水备用。过江后又是大片开阔地,有一条公路横穿而过,跨过公路靠近山脚有一个小村庄,村口有一座小庙,我抬头一看庙门首写有“白岭庙”三个中文字。

刚过村庄便开始上山,山很高、很陡,但树木茂密,没有道路,部队行进缓慢,到达山顶时已是黄昏。前面传来命令,下山时不能发出任何声响和光亮,因为我们已进越军腹地,敌人就在山下,大家小心翼翼,一步步向山下挪动,天渐渐暗淡,行动更加迟缓,黑夜降临,约摸走了一小时,前面轻声传来口令就地休息隐蔽。

二月二十六日,天刚放亮,部队开始下山,进到一个小村庄,没有发现人影,到屋里一看,锅里正烧着开水,敌人已察觉我军已经下山,偷偷溜走不久,部队边搜索边抢占制高点。突然几声枪响,大家迅速利用地形隐蔽观察,很快传来消息说七连在搜索中一名战士被隐藏在草丛中的敌军开枪击伤,这名战士立即忍着伤痛端枪还击将一名越军消灭,另一名越军飞快逃离不知去向。部队很快在附近搜索未发现新的敌情。营里传达上级指示,部队就近休息、吃饭,各连布置警戒,注意敌人动静。几天的行军作战,部队已没有粮食,自带的干粮,压缩饼干和罐头早已吃光,人人都饥肠辘辘。营里指示各连可以进村找些粮食充饥,我连炊事班和连部战士到村庄找到一些大米,芋头和一头小猪,炊事班很快煮熟了一大锅米、芋头、猪肉混在一起的干稀饭。正要开饭时,恰巧我师副师长王占山(五十多岁,抗美援朝战斗英雄,曾受到毛主席、朱总司令接见)带参谋、警卫和一部电台路过我连阵地,我们邀请王副师长一行同我们共进早餐。两天两夜没有吃过饭,吃起来特别香,王副师长赞不绝口,边吃边向我们讲述他们在行军途中携带的电台多次收到越军用中文明码向我军策反喊话,王副师长接过话筒将敌人一通臭骂。”

当时全团的主要任务是奔袭克马诺,部队边搜索边前进。八连担任尖兵连,走在最前面,一路没发现大的敌情。

部队沿着一条山区土路继续向克马诺方向前进,进入一个叫克菲的地方,这里离高平大约十来公里,地形非常复杂,地势极险恶,北部尽是悬崖绝壁,茫茫林海,树木丛生,沟谷纵横,连绵的山峰多在海拔一千米以上。南部地势较缓,但也是高山峻岭,坡陡路窄。刚翻过一个山包,突然听见前面枪声大作,传来消息说:八连尖兵在前面与越军打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