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水含风之近代军阀生涯 第二门 出师北伐:从镇南关到山海关的纵横捭阖 第八章 进军江西

映鉴如水 收藏 0 129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104.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104.html[/size][/URL]   对于北伐军进军江西的战略部署,丁娴鹤对着作战地图沉吟着,抛开已成定论的部署,自己来设想一下战略部署,会是怎样的安排。此时虽然刚作出北伐部署,但历史上北伐军在江西战场还是有不少教训的,攻南昌先胜后败,及中路被回师攻击、导致第七军实质上孤军深入,各军缺乏联络,等等,从整体的战略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104.html


对于北伐军进军江西的战略部署,丁娴鹤对着作战地图沉吟着,抛开已成定论的部署,自己来设想一下战略部署,会是怎样的安排。此时虽然刚作出北伐部署,但历史上北伐军在江西战场还是有不少教训的,攻南昌先胜后败,及中路被回师攻击、导致第七军实质上孤军深入,各军缺乏联络,等等,从整体的战略部署到具体执行的层面,自己应该重新整体思考一下。

赣北一线,分三路攻击:左翼自湖北的鄂州、大冶、阳新入江西,经瑞昌攻九江;中路自修水、武宁,攻德安,截断南浔铁路;右翼一自吉安沿赣江北进(右翼之右路)、一自萍乡向东北方向至南昌的必经重镇高安前进(右翼之中路)、一自铜鼓、奉新东进(右翼之左路),目标会师南昌。而赣南杨池生、杨如轩所部实力较弱,由新近编入北伐军的赖世璜部加以解决(附:赖世璜曾是李烈钧部下,而杨池生、杨如轩亦曾是滇军旧部,因与杨希闵的矛盾离开滇军依附孙传芳)。这是历史上已成定论的北伐入江西部署。

这一部署在战略上没有问题,换成自己的第一反应想到的思路也是如此,但关键问题就在于执行需要把握的具体因素,反过来影响总体的部署调整。比历史上的江西之战多了自己所掌握的两个军(实际不到两个军)十余个团的兵力,在整个江西战场上的具体执行层面的协同与布局会有一定影响和变化。

而孙传芳要想迎敌,称霸东南和华南,反扑的路线应该是右翼出鄂赣边境、攻湖北阳新,中路正是自赣西北的武宁去截北伐军两湖后路,南路北伐军一旦攻下南昌之后孙传芳不可能不回师一南下一北上夹攻南昌,这样的话孙传芳不但能解江西之围,而且能够让两湖收入他的地盘之中,况且孙传芳的实力可能多于吴佩孚,这是北伐军在江西的艰难处境的另一个原因。

左翼、中路与右翼,彼此相关联,全局协调,如果中路和右翼被敌军回师攻击时难以抵挡,这两路一乱,左翼就变成了孤军深入,整体态势布局就变了,所以自己的部队应该加入在——

对,加入在中路,由修水、武宁前进,进攻德安,然后李宗仁的部队或攻九江或攻德安都可以,这样自己或李宗仁任何一支部队南下都不会担心九江及鄂赣边境后路及敌军南下再趁虚而占空城和形成夹击的问题,还可以再与北伐军的右翼再度对南昌形成夹击以阻止孙传芳回援,可谓一举两得。

主意已定,即在北伐军高级将领攻江西部署会议上协商。最终决定总计各路配置为:

左翼自湖北的鄂州、大冶、阳新入江西,经瑞昌攻九江,由李宗仁的第七军担任;

中路自修水、武宁,攻德安,截断南浔铁路,相机南下南昌,北可与李宗仁第七军相互支援,南可与北伐军右翼对南昌形成夹击以阻止孙传芳回援,由程潜的第六军、第一军第一师、丁娴鹤的三十九军、范石生的第十六军共同组成,程潜为总指挥;

右翼一自吉安沿赣江北进(右翼之右路)、一自萍乡向东北方向至南昌的必经重镇高安前进(右翼之中路)、一自铜鼓、奉新东进(右翼之左路),目标会师南昌。右路由第二军担任,右翼之中路由第三军担任,右翼之左路由第一军第二师担任,右翼三路总指挥由蒋总司令亲自担任。

部署已定,各军向指定地点集合。丁娴鹤率所部与程潜会合,准备向修水、武宁方向进发。程潜城府很深,不苟言笑,办事认真,与他共事的过程中能够明显感到他这种城府很深的性格。而李宗仁所部也自湖北鄂州、大冶,向九江进发。

中路军以程潜为总指挥,连克修水、武宁。武宁位于修水河中游,武宁县北修水河与盘龙岭间有敌军精锐据守,以大迂回战术直插敌后动摇敌方阵地经激战肃清守敌,并攻下武宁县城。武宁攻克之后,在下一步进军路线的决定上,国民革命军内的利益纷争暴露无遗。

北伐军南路各军此时被敌军牵制在樟树、高安一带,南昌相对空虚,程潜暗中打算直取南昌以夺得取南昌首功,而且夺取南昌不但有军事方面的意义更有对蒋介石来说非常重要的政治意义,蒋介石怀揣着这样的心思,程潜又暗自打算取得进南昌的首功,南路各军何尝不是各揣或争功或与蒋系一致的心思,攻南昌的打算中,这一切暴露无遗。

程潜城府深沉,并不跟丁娴鹤透出他的心思,但丁娴鹤自然知道他的想法,而且丁娴鹤更加明白一点,从军事上看,敌军反攻南昌在所难免,需要做全面准备,而争功之后一旦松懈准备不全面则会造成先胜后败的局面。于是她主动向程潜提出,由她所指挥的三十九军和十六军攻德安,而程潜所指挥的第六军及第一军第一师攻南昌。攻下南昌后,程潜部守南昌,并派出一到两个师的兵力南下丰城一带,与南路北伐军共同夹击丰城、樟树一线的敌军,而后待李宗仁部由九江南下德安一带时,丁娴鹤再率所部自德安向南昌,与进入南昌的南路北伐军共同夹击南浔线南下反攻南昌的敌军。

丁娴鹤主动提出这一思路,也算正合程潜的心思,程潜正好乐得如此,于是程潜自率第六军及第一军第一师趁虚袭取南昌、而后派兵与北伐军南路夹击丰城樟树以解北伐军南路之围,而丁娴鹤率第三十九军和第十六军按原定计划攻德安,同时等待李宗仁肃清北部南下避免空城被截、并分路与进南昌的北伐军共同夹击由南浔线南下反攻南昌之敌。

德安县城位于南浔路的中段,东滨鄱阳湖,南浔铁路自城西外郊绕过。城南有九仙岭、金鸡山遥相拱卫,城西北有冈峦,德安北有高地马回岭,整个县城地形扼要。敌方守军共有三、四万人,由卢香亭亲自指挥。卢香亭指挥各部于城外铁路西侧高地构筑工事,另有野炮十余门,全军居高临下,以逸待劳,等候北伐军的攻击。

正面攻击即面临德安城西的高地工事和炮兵,如何减少胶着而直接攻下德安,并分路阻击敌军反扑,按照目前的敌方火力,激烈程度恐不会低于贺胜桥之役。以左翼迂回突破南浔路铁桥,中路正攻,并分路占马回岭高地扼住几面交通要道,数度阻击敌方欲向北伐军右翼等处迂回的意图,不低于贺胜桥之役的激烈战况之下,也没有更多的战术,主要是靠北伐军的硬拼。激战竟日,攻下德安,并肃清德安周围残敌,北伐军也有较大伤亡。攻下德安之后,即分路南下支援南昌、夹击德安与南昌之间南浔线之敌,并待李宗仁部前来德安。

此时李宗仁部已肃清九江之敌,九江守敌残部退入浙江。而南路,程潜攻入南昌的同时,北伐军南路战况胶着,白崇禧早已判断出了敌军必将反攻,对此作出周密准备。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