县域经济发展近年渐成社会关注热点,金融成制约传统农业区发展短板,河南一位县委书记自称,“我到上面跑项目,对方说喝一杯酒给10万元,我连喝28杯。没办法,人穷志短啊!”(人民网)

公款吃喝、公车私用、公款出游这“三公消费”一直以来令老百姓深恶痛绝。公款吃喝“绯闻”一直“络绎不绝”。由此派生出来的“绯闻”也时不时出现。有因公款吃喝“喝死”后而被上报“烈士”的,而这位县委书记自曝的也是“奇闻”!

“我到上面跑项目”,这位县委书记的自述,透露出一个疑问:县委书记的“上面”是谁?无疑就是省有关部门,或市有关部门。谁能在酒桌上拍板“喝一杯酒给10万元”?除了上级有关部门领导,还能有谁?到底谁用280万元财政拨款当成“下酒菜”? 到底谁把很“严肃”的拨款当成喝酒“助兴”的由头?

280万元巨款怎么变成河南个别官员“赌酒”资金?怎么能变成个别官员酒桌上的“娱乐项目”?……那只能看人家河南当地领导重视不重视,能不能当成大事来抓的事情了……

县委书记和县长的“睡觉”为何不同

看过“县委书记自称压力过大睡不着觉是‘高危职业’”的新闻,我最感兴趣的是广西荔浦县委书记罗永东说的一句话:“以前当县长的时候是‘没时间睡觉’,现在当了县委书记是‘睡不着觉’”(2月13日《人民日报》)。

别小看“没时间睡觉”和“睡不着觉”的区别,却是很有说头的。县长“没时间睡觉”,是强调他很忙,但不表示他不想睡觉,也不表示他睡不着觉。换句话说,如果有时间,县长还是睡得着觉的。但县委书记就不同了,他强调的不是没有睡觉的时间,即使有时间也睡不着。这里一个是工作压力大,一个是心理压力大,这就是县委书记和县长关于睡觉的区别。

为什么县长和县委书记睡觉不一样?根本原因就是权力和责任的差异。别看两人都是一把手,分工不一样,权力也不一样,但很多事往往由县委书记作决策。所以,县委书记压力过大,其实就是权力过于集中的结果,而县委书记成了“高危职业”、“腐败重灾区”,则是权力过大却又不受监督的恶果。

如何为县委书记减压,又如何降低岗位“危险度”?措施可以有许多,其中也要强调对权力的监督,但我以为,最关键最基础的工作就是对县委书记分权、削权:不要让他一个人掌握那么大的权力。其实,许多权力本来就不应该是县委书记的,应该还权:有的还给人大,有的还给政府,有的还给党委、常委会集体,有的还给社会中介组织,有的还给群团组织,更有的还给民众。就如这篇新闻中,一名县委书记叫苦说,节能减排方面,联系供电部门了解情况,并提出了具体的要求:“停电必须通知到企业,确保生产安全,要首先保高科技企业,压耗能高、污染企业和税收少企业。”这些事难道当地县长不能做?

把权力和责任都放掉一些,让更多的人睡不着觉,县委书记自己可能就可以睡觉了。这不仅可以减压,更可以降危。不是有许多地方试行一把手“几不管”嘛,这既需要从宏观制度上规范权力,也需要县委书记自己解放自己,为自己削权——— 少抓权,少包揽,少独断专行。(殷国安)

如何化解县委书记的“三大压力”

最近人民日报刊登了对几位在任县委书记的采访,他们中有被网络称为“三搬书记”的,也有提出“忠于配偶”的书记,地域南北中东皆有,具有一定的代表性,听听他们心声,了解他们的喜怒哀乐,对密切官民关系有很大帮助。

在中国几千年的行政体系中,县委书记、县官的角色十分重要,有“郡县治,天下安”说法,目前中国有2000多个县(市、区),意味着有2000多个县(市、区)委书记。他们的总数不到全国县处级以上领导干部的1%,客观上形成了他们“权力大、责任大、影响大”,同时也形成了他们的目标大、被指责的几率大,对他们的客观了解,找到解决矛盾的平衡办法,对经济社会发展和谐社会建设有举足轻重的作用。

从这篇访谈我们可以看出,作为权倾一方的县委书记的第一大压力是经济社会发展的压力。这个压力来自两方面,一个是整个社会发展形成的拉力,为官一任造福一方,是有责任的县委书记夜不能寐的思考问题。湖南衡南县委书记周千山说,“兄弟县市都在你追我赶,大踏步前进,稍不注意,就要被甩在后面。地方经济发展不起来,不仅财政吃紧,老百姓的钱袋子也鼓不起来,为政一方,不能造福百姓,于心有愧。”这就是他们的普遍心声的体现。另一方面,他们的个人事业发展压力,县委书记大多数年富力强,年纪不大,人往高处走,要发展,他们就要面对考核这一关,在发展是首要任务的现阶段,发展的直接体现就是一些数据的变化,而这些也是决定县委书记走向的上级喜爱的东西,由此看来化解这个压力还是要靠发展,但是考核指标的科学化、综合化势在必行。无论如何,这个压力带来的县委书记们“白加黑”、“5+2”的工作状态是难于消除的,人们应该给予更多的理解和关爱。

县委书记面临的第二大压力是反腐败的压力。此前报道有我是一把手,只要动点脑经搞到钱的。而县委书记的权力和面对的诱惑更多更大,要常在河边走不会打湿脚,也需要有两方面的合力才有效。那就还是打铁要自身硬内因和近朱者赤的外部环境因素,没有营造一个好的政治生态环境,面临的风险是很大的。他们中“的确,县委书记要想发财,门路很多,但犯错误的几率也大,自己稍一放松,就有可能‘栽倒’。从这个意义上来说,县委书记是个不折不扣的‘高危职业’说法的现实写照。县委书记作为班长,首先要自身硬,同时要带好班子,培养社会风气,如何用好权、用好人,这个压力是可想而知的,一个县少则十几万,多则几百万人,要形成一个风清气正,合力同心干事业的环境,某种程度上比经济发展的难度还要大。对待县委书记们不能太求全责备,要给他们一个“有苦头,有甜头,有干头,有盼头,有奔头。”的环境很有必要。但这并不意味着可以腐败,工作的失误可以谅解,但是胆敢腐败必须严惩不贷,这样才会有压力、有动力。

县委书记面临的第三大压力应该是联系群众的压力。县委书记的一切努力,就是造福一方百姓。但是实现这个途径,有时可能并不被百姓理解,水能载舟也能覆舟,如果不能妥善处理群众,调动人民的智慧和积极性,这个县委书记固定行不远。罗永东有自己的理解:“就像跷跷板的两头,一头按下去,另一头就会跷起来,如何做到平衡,那需要高超的艺术。”的心声是个代表。解决这个为县委书记们有自己的理解,那就是“不同的问题,总有妥善的解决办法,只要心头装着群众,跟群众打交道也并非那么难。”。话好说,做起来难,县委书记权力大,压力大,能否真的静下心、躬下身带着对百姓的爱和情去和百姓打交道,是一道高深的学问。党中央十分重视这个问题,胡锦涛总书记多次强调要做好新时期群众工作,对县委书记来说尤其重要,压力也大。

此外县委书记还要面对着网络舆论和公民参政议政的压力,本领恐慌的压力,来自家庭的压力,等等,但这些压力和上述三个压力相比解决的困难就要小得多了。(肖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