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樱花 正文 第6节:英特纳雄耐尔

平山大侠 收藏 0 9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983.html


第6节:英特纳雄耐尔


柳原振雄打开一看,是一本薄薄的小书,高尔基的《海燕》。打开扉页,上面写着“振雄,当你收到这本小书时,阿姨也许已经不在人世了。你不要难过,阿姨变成了海燕与暴风雨斗争!记住,心儿永远朝向未来!爱你的挹兰阿姨。”

——平山大侠


1、柳原振雄:(1914年——1944年)本名王义雄,中国共产党、苏联共产党、日本共产党秘密党员。1914年出生于辽宁

省旅顺市。后为柳原弘一养子,改名柳原振雄。

1929年19岁时,进入东京士官学校。

1933年23岁时毕业,进入日本陆军省参谋本部任参谋。

1934年11月,24岁时赴苏联担任日本驻苏联大使馆副武官。1935年2月经中国共产党驻苏联共产国际代表张浩介绍,

加入中国共产党,成为秘密党员,组织关系在共产国际东方支部。同年3月又加入联共布。9月张浩回国,继任者李立三向苏军总参谋部情报局反间局东方处处长谢苗. 彼得罗维奇. 乌里茨基推荐,遂成为该处少校情报员,化名伊凡. 彼得罗申克,代号“影子武士”。

1937年6月,担任日军大本营参谋总部苏俄课长兼中国课长,开始向莫斯科、延安提供情报。

1937年8月,调任日上海派遣军司令部副参谋长兼中国课长,成立“柳原小组” 与佐尔格“拉扎姆小组” 并肩战斗。

1939年11月,3次成功粉碎日本与德国联手,企图谋刺斯大林的“乌苏里虎”计划。

1940年12月底,向党中央发出皖南事变警报。

1941年1月再次发出急电,因故1月3日党中央才收到急电,1月4日,发生皖南事变。

1942年4月,向党中央发出华北日军将进行规模空前的“五一大扫荡”,中共华中局情报部长潘汉年遂同意武田转为华中局情报员。同年武田晋升为日军少将。7月22日,柳原小组副组长、日本共产党员中西功被捕。10月柳原自南京赴奉天,在奉天火车站失踪,下落不明。

2、本庄繁:(1896年——1945年11月20日)甲级战犯。日本兵库县人。1897年陆士毕业。1907年陆大毕业。担任张作霖军事顾问多年(少佐),后为大将。1931年8月任关东军司令官历、日军参谋本部情报部长(建川美次少将任作战部长),并将“日本之脑” 石原莞尔和坂垣征二郎调入关东军。1945年11月20日剖腹自杀。


“哎呀!怎么能在那儿啊!”柳原振雄失声叫道“那儿并不安全哪!日本使馆不就在附近的御河桥东边嘛。”

“说的是啊,我也劝他离开北平,避一下风头再说,可你胡子伯伯就是不肯听,他认为旧兵营区是苏联驻华大使馆的管辖范围,北洋军阀政府不敢怎么地。”

“1927年大年三十刚过,我又去东交民巷苏联驻华大使馆的旧兵营去看望老大哥,请他到我家里去过春节,想再好好劝劝他速速离开北平,他还是不肯,指着满桌子的文件说:‘漱溟老弟,你看我如何走得开!’

他的办公室里人来人往,说话很不方便,我也不好多说什么,便告辞回去了。不曾想,这一别,我与你胡子伯伯至熟至熟之友,亲如兄弟……竟成永诀!”

梁焕鼎放声号啕大哭。

“梁伯伯,究竟是谁出卖了胡子伯伯?!”

“唉!我也闹不清楚是怎么一回事儿,就被法日两国暗中盯

上了,他们在暗地里怂恿、支持北洋军阀政府采取行动。于是北平警察总监陈兴亚、宪兵司令王琦、军法处一个姓单的处长合伙进行了联合搜查。1927年4月8日上午8点多钟,他们强行闯进了旧兵营区,不顾人们的抗议,硬是将在场的20多人全部捕走,连老大哥的夫人和女儿也被抓走,你挹兰阿姨也被抓走,还抢走了许多文件。

我得知老大哥与夫人、女儿被捕的消息,已是4月10日了,我立即利用以前曾在司法部当差的关系,费尽周折,才允许我去探视。见到老大哥,我说要去找章士钊先生商议营救之策。”

“老大哥说,怕是希望不大,不过也可以试一试争取把女眷和孩子保释出去。

我回头便去找章士钊先生,两人遂决定做保,争取保释。我们将北平城里一切关系都用上了,似乎看到了希望。可是我再去探视时,就再也不让我进去了。有关方面说这案子不得了,是什么苏联间谍案。我预感到事情不妙,就去找司法部部长,总箅是允许探视了。4月29日,我们赶到北平警察总监大狱,惊悉老大哥在28日已经被害了!”

梁焕鼎捶胸顿足、痛不欲生:“都怪我,都怪我迟了一步啊!”

“梁伯伯,你不要太过自责,北洋军阀政府未必会同意保释,张作霖怎么会放过共产党人呢?!梁伯伯,那以后呢?”

梁焕鼎缓了缓气说:“我听说老大哥夫人赵纫兰和长女李星华已释放回家了,便马上赶到朝阳里铜幌子胡同老大哥住所慰唁。大嫂告诉我老大哥遗体存放在长椿寺。我留下一些钱,又急急赶往位于下斜街的长椿寺向老大哥遗体告别。北京。

守卫的军警恶狠狠地问:‘什么人?是罪犯的亲属吗?’

我点点头,这才让我进入。我见装殓老大哥的棺木实在菲薄不堪,忍着悲痛又赶紧给章士钊夫人吴弱男打电话,待众人来到,决定重新装殓,这才凄然离去。”

“梁伯伯,那后来呢?”柳原振雄轻声问。

梁焕鼎悲愤难抑地说:“整整6年哪!老大哥不能安葬,停灵在宣外南下洼子浙寺,这是个破败的小庙,处于贫民区里,年久失修。让老大哥在天之灵长期放在难避风雨的荒僻之处,我于心何忍哪!我多方奔走、四处呼号,虽然朋友们将老大哥的长子李葆华送往日本避难,可是北洋军阀政府就是不同意安葬老大哥。我人单力薄、无可奈何。后来还是由地下党组织领导,大家公推北京大学校长蒋梦麟为治丧募捐委员会主任,公开出面多方联络社会名流和各界朋友们,胡适、沈尹默、刘半农、傅斯年、周作人等为委员。就在咱们见面不久前,于1933年4月23日出殡,举行安葬仪式。

当时的安葬仪式办得很隆重,我心才觉稍安。但是出殡队伍走到西单十字路停下举行公祭时,群众自发地赶来祭拜,人涌如潮。宪兵3团却以妨碍交通为由驱赶群众,不准我们举行公祭,这便引起了公愤,双方发生了冲突,宪兵开枪威胁,见吓唬不了人,就开始乱抓人……”

“其他人……挹兰阿姨呢?”柳原振雄急问。

“全都被害了,连你挹兰阿姨……20多人那,没有一人生还!”

沉默良久,梁焕鼎忽然想起了什么:“对了”,梁焕鼎从墙洞里掏出一包用油纸包裹严实的东西说“这是我去探视时,你挹兰阿姨交给我的,我也不知是什么,说是送给你的。”

柳原振雄打开一看,是一本薄薄的小书,高尔基的《海燕》。打开扉页,上面写着“振雄,当你收到这本小书时,阿姨也许已经不在人世了。你不要难过,阿姨变成了海燕与暴风雨斗争!记住,心儿永远朝向未来!爱你的挹兰阿姨。”

柳原振雄热泪泉涌、声音哽咽:“我一定要查出谁是叛徒!”


1934年8月初,日军大本营参谋本部情报部长本庄繁大佐,在东京的办公室里突然召见了柳原振雄。

“柳原君真的很年轻哪!”

本庄繁上下打量着柳原振雄,很欣赏地说。

柳原振雄不知道这位陆大的前辈把他从东北叫来有何事,便小心地问:“大佐阁下……”

本庄繁一摆手:“坐下说。”说着递过一杯冒着热气地咖啡。

柳原振雄喝了一口,皱皱眉、嘬嘬舌。

“怎么,喝不惯?”

“没有中国的茶好喝。”柳原振雄坦白道。

本庄繁哈哈大笑道:“咖啡是没有中国的茶好喝,不过,欧洲人却喜欢这玩艺儿”

柳原振雄思索着,本庄繁是在暗示着什么。

“柳原君,我们大日本帝国的领土实在是过于狭小,而人口却过剩。现在粮食的需求与生产发展已经出现了不平衡的趋势。而中国的东北沃野千里、人口稀少,是帝国今后谋求生存发展的理想之地。柳原君,了解川岛浪速这个人吗?”

“听说过,但不大了解。”

“早在1912年,川岛君就在其所著《对支管见》中首倡满蒙独立论。其实策划满蒙独立并不是一件登天的难事,中国虽大却不强,这个东亚病夫被无数大大小小的军阀瓜分得如同将死的人一般,没有任何的反抗能力。”

“大佐阁下,那您担心什么呢?”

“苏俄!”本庄繁短粗的手指头重重地戳在地图上,恶狠狠地说:“这头熊幅员广大,在欧洲掠夺了大片的土地还嫌不够,还要把手伸得老长,伸到远东来……”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