穆巴拉克正式辞职之后,埃及局势向何去处?就此平静,还是继续内乱?是政权平稳过渡,还是流血过渡?是苏莱曼上台还是其他埃及现政府人员?还是巴拉克?还是穆斯林兄弟会的成员?这个都是一个未知数。在此,我就埃及局势的未来发展情况,在智慧之光大讲堂群里闲聊,然后进行了一下整理,成此文。再次申明一下,此乃本人个人之见,说得对的,大家给顶顶;说得不对的,欢迎大家提出合理的批评意见。

在我看来,埃及接班人的产生方式,无非是两种可能:一是军政现有领导人员参加选举,当总统。目前看是副总统和总理有可能。这种方式,可以确保埃及局势的平稳过渡。二是自由选举产生的接班人。主要是看候选人是哪些人,有什么资历,在埃及的影响力和代表哪个阶层的利益,选举的方式是否民主真实。

埃及的穆巴拉克上台执政30年,而且是军人出身。总体上来说,穆巴拉克是维护埃及的国家利益的领导人,在战略方向上没有多大的错误。这从埃及的战略转向来看,由亲苏转向亲美,总体上是对的。第四次中东战争之后,埃及全面转向亲美和以的战略方针,是符合当时的时代背景的,这样使埃及的国家利益达到最大化。

埃及局势发生内乱之后,从穆巴拉克做出的对策来看,没有大的失误。每个决策,都具有主动性,而且及时。这也是埃及目前虽局部乱,但全国军政体系不乱的主要原因。穆巴拉克虽然辞职,但其他各方的利益诉求,未必使这场内乱平静。如果反对派,这里面主要有亲美的反对派,反美的反对派,他们的利益乃至幕后支撑的大国的利益诉求得不到满足。埃及局势的博弈还会持续,甚至会升级。在埃及,亲美的反对派不少;反美的反对派同样多,而且背后都有大国做支撑。看看如何达成妥协,亲美反对派和反美以的反对派,加上穆巴拉克的现当权派。对下届总统的争夺,随着穆巴拉克的辞职,才刚刚拉开序幕。

穆巴拉克,应该是中间派。所谓的中间派,是看大的国际局势而定是亲美还是反美以。埃及内乱,外在的挑拨是主因,内在的物价上涨、腐败问题是次因。这个次因,经过挑拨后,成为主要矛盾。无论谁上台,如果不能改善民生的话,还是面临着危局。所以,无论谁上台,加强与埃及的经济合作,是没有错的,都能为他们所接受。这方面,中欧是强项。在军事干预上面,美俄是强项。埃及经济本来就不行,再经过这次内乱折腾,必然更加虚弱。这为中埃经济扩大合作提供了良机,埃及新任总统,首要的是如何加强埃及的经济,改善民生。如果是反美以的反对派上台,则这种合作还可以扩大到武器装备输出上。如果是亲美的反对派上台,估计也干不长,除非转向中间派。现在关键是看埃及的选举如何运作,特别是候选人的名单如何运作,由谁或者哪个机构提名,如何选举操作?候选人多少,需要什么资格?而且,埃及军方绝对是主力方,因为军方目前是台前对国家安全乃至过度期间负责方。穆巴拉克虽然下台,但是他是得到军方绝对支持的。他本身是空军司令上来的,任命的副总统和总理也都是军方人员上来的,离开开罗时,是军方参谋长陪同。

目前来看,内乱期间,埃及的军政两方均没有重量级的人物带头和穆巴拉克唱反调,这也深刻说明了穆巴拉克在军方和政府内,是有控制力的。巴拉迪的匆匆回国,也深刻说明了美国策划埃及内乱时,下任总统的候选人并没有合适人选。巴拉克虽是埃及人,但长期在联合国工作,在国内并无深厚的政治根基和影响力。纵然有美国支持,但埃及人民很难会选择他。在我揣测,这次内乱,操作者有可能是以色列和美国的犹太人集团,当然这是个人的判断,或许我们都永远无法获知这方面准确的内幕消息。这从目前没有重量级的政界反对派人士出现,趁机获得国内民心的这件事上,可以推测美国没有完整的颜色革命埃及的计划。到今天,这个人还没有出现,那么就证明美国确实始料不及。

埃及这块地盘,对美国、中国、欧洲都极为重要,目前的地中海控制权和印度洋控制权,还在美国手里,美国是不会轻易拿埃及做赌注。以色列则不同,埃及乱了,以色列可以缓解来自阿拉伯世界及多强的联合战略压力。中东的阿拉伯国家,本在美国的掌控之中,无须颠覆他们。埃及与叙利亚、利比亚的情况倒是相似。埃及内乱,波及的将是叙利亚和利比亚这样的不发达而且世袭制度的国家,对石油富国,这个危害不会大。叙利亚,也是目前对以色列威胁比较大的国家,也是反以最坚决的国家,因为叙以之间的格兰高地,还存在争端,所以,如果埃及内乱而弱,造成社会分裂,最后通过镇压流血而收场,并传导到黎巴嫩、叙利亚的话,则以色列是最大的获利国家。如果没有达到这个效果,埃及选上来一个反以政权,而叙利亚、黎巴嫩安稳无恙,则以色列就可能有四面临敌的危险了,局势在一步一步走,我们还是看事态如何发展。中、美、欧还是会依靠穆巴拉克来稳定局势,俄罗斯倒不一定,油价高有好处。穆巴拉克领导埃及三十年,可能是唯一可以使埃及平稳过渡的领导人,虽然下台,但人脉还在,影响力还在。苏伊士运河,对美国与中东的能源贸易线,同样至关重要,如果乱而难控,对美国伤害也很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