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军进入山海关后 当地日本少女遭遇的惨痛经历

jiwuy 收藏 51 40078
导读:1945年8月下旬,苏蒙联军某部从内蒙南下,进入河北境内,经古北口东进。8月31日,由绥中开抵山海关。 山海关依山傍海,气势雄伟,西北部是峰峦起伏的燕山山脉,南部是波涛汹涌的勃海;它既是长城的起点,也是华北通向东北的大门,古代有“京都钥匙”之称。 当天上午11左右,苏蒙联军在山海关城外先以机枪和坦克炮进行试探性射击。由于日军宣布投降已半月,驻守该地的日军的一个特别警备队没有进行还击。 当苏蒙联军停止射击后,日军即派一名军使,骑马驰出城外,与苏蒙联军交涉,以山海关不属

1945年8月下旬,苏蒙联军某部从内蒙南下,进入河北境内,经古北口东进。8月31日,由绥中开抵山海关。


山海关依山傍海,气势雄伟,西北部是峰峦起伏的燕山山脉,南部是波涛汹涌的勃海;它既是长城的起点,也是华北通向东北的大门,古代有“京都钥匙”之称。


当天上午11左右,苏蒙联军在山海关城外先以机枪和坦克炮进行试探性射击。由于日军宣布投降已半月,驻守该地的日军的一个特别警备队没有进行还击。


当苏蒙联军停止射击后,日军即派一名军使,骑马驰出城外,与苏蒙联军交涉,以山海关不属苏军接收范围为理由,要求对方撤离,但被拒绝。


此后,日军数次派军使交涉,均未有进展。苏蒙联军要求驻山海关日军解除武装,否则便采取军事行动,强行进入城内。日军为避免战斗,准备向秦皇岛撤退。


苏蒙联军开抵古北口、石匣镇等地的消息于一周前已传到山海关。当地千余名日侨开始很是惊慌,东北与内蒙等地日侨的遭遇早已在日文报纸上登出。他们深恐自己 也遭受同样的命运。但是后来听说经日军交涉,古北口方向的日军已经撤退,日侨们心情又渐渐安定下来,以为可以免受撤退之苦。


不料数日后,苏军即兵临城下。惊天动地的炮声和爆竹般的枪声,使怀着侥幸心理的日侨变得恐惧万分。


苏蒙联军的试探性射击停止后,一些大胆的日侨便跑出家门,到日军特别警备队司令部与日本领事馆询问避难措施。


警备队司令为避免日侨受到伤害,劝日侨们随军撤退。但日本领事馆领事藤本久一郎则提出相反意见,他认为,停战已经半月,领事馆通过外交交涉,可以充分保护侨民安全。他的建议迎合了一些舍不得抛弃财产撤退的日侨侥幸偷安的心理。


时间紧迫,不容拖延,日军采纳了藤本的建议,留下日侨,于午后1 时许离开山海关,向秦皇岛方向撤退。


不料,灾难紧接着便降临到山海关日侨的头上。


日军撤离山海关时,全城日侨纷纷涌上街头,含泪为军队送行。随后,他们按照藤本领事的指示,暂到领事馆集中,待与苏蒙联军交涉,得到可靠答复后,再疏散回家


下午3时左右,苏蒙联军开进城内,一面占领空无一人的日军警备司令部,一面派兵包围了领事馆。


这时,藤本领事颇为自信地走出领事馆,要求见苏蒙联军的指挥官,交涉保护侨民事宜。但当他随两名士兵走进苏军指挥部时,即被监禁起来。


藤本领事指示日侨集中于领事馆内,以使其受到保护的措施,正好为苏蒙联军提供了将日侨“一网打尽”的方便。藤本被监禁后,苏蒙联军立即冲入领事馆,将集中 于内的男日侨全部押出,监禁于火车站附近,准备先运往满洲集中,伺后运往西伯利亚。剩下数百名女日侨,则关押在一栋平房内,听候发落。


日侨们指望在领事馆保护下平安过关的幻想至此破灭。被关押的男女日侨开始埋怨、哭泣,但均悔之已晚。


夜幕降临之后,数百名男日侨被苏蒙联军从关押处赶出来,编好队形,送往火车站,在那里等候北上的火车。


在灯光昏暗的月台上,几名日侨翻过栅栏逃走,被苏军发现。苏军士兵当即用俄语叫喊,要他们站住。逃走的日侨以为苏军也许不会开枪,继续奔跑。但转瞬间,月 台上便响起了枪声。几名日侨当即中弹倒下。一名未被打中的日侨赶紧卧倒,等待苏军士兵赶上来,重做俘虏。但月台上的几个苏军士兵只是朝他们胡乱射击了一 通,并未追赶。他待苏军停止射击后,爬到一名中弹倒下的日侨身边,见那人已经死去。


这时,恰好有一列北上的火车进站,月台上的日侨被苏军赶进车厢后,火车发出一声长长的叹息,开走了。


那个幸免于难的日侨趁火车到站,月台上出现混乱之际,悄悄消失在黑暗之中。


火车站方向的枪声使被关押在领事馆内的女日侨十分恐怖。这些妇女起先以为是日军回师攻打山海关,不禁暗自庆幸,有的人竟欢呼起来。但枪声很快就停了下来, 分明不是发生了战斗,而是发生了令她们揪心的可怕之事。于是母亲担心儿子,妻子担心丈夫,女儿担心父亲--她们都暗自祷告,在那阵枪声中倒下的不是自己的 亲人。


突然,门开了,几个被酒烧红了面孔的苏军士兵闯进来,燃烧着欲火的目光在女日侨脸上扫来扫去。


年龄大一些的女日侨,已预感到将要发生什么事,几位母亲把女儿挡在身后,以为这样就可以保护她们的安全。女日侨们在苏军士兵的灰蓝色目光下,恐惧地紧簇拥在一起。


几个苏军士兵扫视了一番之后,冲进人群,将几个丰满漂亮的日本少女往外拖。这些少女恐怖地惊叫着,她们的母亲抱着士兵的胳膊苦苦地哀求。士兵们甩开母亲,用俄语喊着威吓的话,将几个少女先后拖出人丛。这些少女一面挣扎,一面尖叫:“妈妈,妈妈……”


但她们的妈妈此刻已无力保护自己的女儿。


一个倔强的少女在拖她的士兵胳膊上咬了一口。这个士兵大叫了一声,一个耳光将少女打倒在地。少女的母亲立刻扑上去保护女儿。那个士兵甩了甩被咬痛的手,嘻笑着拖开母亲,扭住少女的双臂,将她向门口拖去。


突然,一个20来岁的姑娘从人群中冲出来,挡在门口。几个扭住少女的士兵同时惊讶地站住了。他们不明白这位姑娘要干什么。


随后,又有4个姑娘从人丛中走出来,站在那个姑娘身后。


为首的姑娘叫西野良子,是日本随军慰安妇。跟她站在一起的是和她同命相连的姊妹。在自己的同胞眼看就要遭到弃国军人强奸时,她们挺身而出,想以自己饱受蹂躏的身体替那些少女受难。


西野良子用日语喊道:


“你们放开这些姑娘,我们跟你们去。”


苏军士兵听不懂她的话,但从她的表情和手势明白了她的意思。为首的士兵走过来,托起她的脸看了看,又捏了捏她的胸脯,笑着向其他士兵说了句什么,那几个士兵便放开了各自的“猎物”。


西野良子是1942年被日军送到中国来的。三年来,她无法记清自己已慰安了多少日军官兵。她只记得自己在一天中曾被一百多个日军士兵轮奸。她见自己也能救 同胞姊妹于危难之中,脸上不禁露出一丝凄惨的微笑。她和另外4个姐妹向挤在一处的妇女们点了点头,随士兵出门而去。


西野良子等5位姑娘被几名士兵带到僻静处奸污后,又被送到军营,在那里分别遭到数名苏蒙联军士兵的轮奸。午夜过后,她们才被押回领事馆。


西野良子回到关押女日侨的平房后,见好些年轻姑娘已不知去向,一些年长的妇女在哭泣,另一些中年妇女也叹息不已。一问,才知她们的自我牺牲并未能使同胞姐 妹免受侮辱。30岁以下的妇女几乎无一幸免,均被苏蒙联军士兵押出去奸淫过。而一些20岁左右的少女,一直未被送回。


西野良子等5位慰安妇听罢,不禁失声痛哭。


第二天,藤本久一郎被苏蒙联军放回领事馆。当他得知一千多名男女日侨的遭遇后,深感难辞其咎,在他的办公室里用短刀割断喉管自杀。


那些被苏蒙联军军官扣在身边专供自己淫乐的少女,直到军队撤离山海关时才被放出。


据有关资料记载,类似事件,不仅在山海关一地发生。



8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热门评论

报应,罪有应得!

三大国当中,美国、苏联都把小日本打得死去活来的,现在就差中国了。

不就是日本鸡吗,有什么大惊小怪的。帖主还抱着一种义愤填膺的语气,试问你是中国人吗?这是报应的太少了,什么时候日本皇室沦为中国人民的慰安妇呢?

5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