虎贲铁军 卷一 无名小卒 第一章 悍卒 第二节

韭菜煎鸡蛋 收藏 14 77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188.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188.html[/size][/URL] 第二节 飞机呼啸着从头顶上飞过,猛烈的爆炸伴随着子弹的咆哮,毫不留情的倾泻在没有完成多久的工事上。缺少了钢筋混凝土甚至是坚硬石块的防护,用泥土堆积而成的防线,就像是豆腐渣一样,瞬间便化为粉齑,甚至连呻吟都来不及,便被砸开一道道巨大的缺口。 而面对着天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188.html


第二节


飞机呼啸着从头顶上飞过,猛烈的爆炸伴随着子弹的咆哮,毫不留情的倾泻在没有完成多久的工事上。缺少了钢筋混凝土甚至是坚硬石块的防护,用泥土堆积而成的防线,就像是豆腐渣一样,瞬间便化为粉齑,甚至连呻吟都来不及,便被砸开一道道巨大的缺口。

而面对着天空中肆意呼啸的庞然大物,躲藏在壕沟之中的士兵们毫无办法,只能祈求着上天眷顾,灾难不要降临到他们的头上。

罗店南郊的阵地上,爆炸后的粉尘越来越浓,渐渐的,就像是起了雾一样,让人的视线都迷糊不清起来。

“胳膊,我的胳膊……啊……”凌厉的惨叫声在一声剧烈的爆炸后响起,在模糊不清的视线中,那些埋头缩在壕沟里面的士兵近乎麻木的听着同伴的呼叫,除了在附近的几个人开始忙碌着想要帮同伴处理伤口之外,其他人没有丝毫的反应,不是不想,还是实在毫无办法,天空中不断呼啸而下的串串子弹,几乎将他们的阵地完全的撕裂开来,射在地上反溅而起的道道尘柱,形成近乎骇人听闻的“死亡黑线”,触者即死,碰者便残,血腥残暴的杀戮,没有丝毫的怜悯在其中。

随着天空的渐渐黑暗,天空中的飞机也渐渐的看不清地面上的情况,在已方军队不断推进的情况下,为了不发生误伤的事件,飞机开始返航,只剩下那颤抖了一个时辰左右的大地,开始在硝烟之中吞舔着自己的伤口,徐徐的恢复着体力。

“小山东,小山东……”随着急切的呼喊声,壕沟底部那几乎与土地融为一体的地方,忽然抖了几下,然后一道瘦小的身躯缓缓的直起了身子,随着他的动作,铺盖在他身上的厚厚灰尘终于“簌簌”的滑落,终于显现出一张几乎被泥尘同化了的年轻脸庞。

“老孟,俺还活着,俺还活着!”年轻的脸庞在看了看自己的身躯似乎没有异样之后,顿时有点激动了起来,灰尘厚厚的脸庞上,顿时展露出一抹不符时宜的笑容,其中,那满口雪白的牙齿中,两颗小虎牙,显得特别的可爱。

一旁一个同样被灰尘掩盖的人挪了过来,拍打了打小山东身上的灰尘,关切的问道:“活动活动看看,伤着哪没?”

小山东闻言倒是极其的听话,果然甩起了胳膊,又不停的抬着腿。

“老孟,班副,你这可有点偏心了吧,咋们班10个人,除去班长和你,还有8个,你咋就只关心小山东来着?”不远处的光头一脸严肃的朝这里说着,不过在经过敌机这么长时间的轰炸后,他原本光亮的头上已经堆满了灰尘,那副模样看起来颇为狼狈。

“就是,孟老头最偏心,平常有啥好吃的,尽留给那小崽子。”在光头的旁边,传来了一声附合,声音有点含糊不清,不过身材到是挺高大,这是焦远,一个30岁的上等兵,也是去年部队整编的时候加进来的。

“吃那么多真是糟蹋粮食了啊,你看那豆芽样,刮阵风都能将他给刮断了。”这次的声音在老孟的身边不远处,那家伙懒懒的躺在地上,与身旁众人不断的拍打着身上的灰尘不同,他就好像习惯了这副模样一般,对于身上的这些东西,倒是不理不睬,就好像这灰尘根本不在他身上一样。

一看到这些家伙三言两语的瞎起哄,老孟倒是乐了,“哟荷,几位大爷今个倒是精神了,敢情倒是让这小鬼子的炮弹给炸醒啦,怎么着,想让我帮你们松松骨头?”

众人闻言大笑,纷纷冲着最先说话的光头喊道:“铁头,上,给这老家伙一点厉害看看,看他整天那神气样子,真以为没人治得了他了。”

铁头瞪了说话的那家伙一眼,不满的骂道:“陈大斧,你嘴能,你上啊,你要是敢上,老子替你扛一个月的子弹。”

不远处的一班长看着这些家伙哄吵的样子,不由摇了摇头骂道:“什么时候了,还像以前那样闹,有这时间,赶快休息一下,今晚说不定就有仗打。”说完,一班长又对着老孟说道:“老孟,石头呢?”

听到这句话,一班众人纷纷一愣,随即不由自主的朝小山东身旁看去。

石头就是昨天晚上班长和小山东从罗店那里背回来那人,那家伙身上的衣服全烂了,别说是名牌,身上连任何可以证明身份的东西都找不到,要不是这小子的军裤和内衣和他们一样,而且醒过来的第一句话是中国话,他们甚至都怀疑是不是弄了个日本人回来。当然,这个可能性实在不大,毕竟没有十足的把握,前线的詹营长,不会随便让他们往后面送。

不过,让他们奇怪的是,这个家伙自从昨天醒来之后,便没有再开过口,不管周围众人问什么话都没有任何的反应,也正因为如此,一班长许强便直接送了他“石头”这个外号,倒也颇显贴切。

一班的几个人朝小山东那边围了过去,奇怪的看着那个靠在壕沟上没有丝毫动静的“泥人”,比躺在那里懒得动的周伍更彻底的是,这个家伙此刻连眼睛都紧闭着,似乎外界的一切事情都跟他没有关系,就像是一具尸体一般,没有任何的思想和动静。

看他的那副样子,周围的几个人倒真是愣了愣,铁头的大嗓门毫不迟疑的对着班副喊道:“孟老头,这小子不会断气了吧。”

这种平时准会遭到一阵白眼的话,在这个时候倒是引来一阵点头的回应,众人对于光头的话,好像都还蛮同意的。

孟老头也有点拿不准主意,低头看了看身体瘦小的小山东一眼,同样看到了对方眼中的不安,不过老孟毕竟在军队呆的时间也挺长,虽然能力不算太过突出,但胆识却是绝对不弱,想了想,他走到那个“泥人”面前,伸手在那人的鼻子下面探了探。

四周那些平时非常喜欢起哄的家伙,这个时候也都安静了下来,一个个凝神静气的看着老孟的那只手指头,眼巴巴的看着那个泥人,同时也奇怪的关注着老孟的脸色。

老孟的手指离开了“泥人”的鼻下,皱着眉头摇了摇头,而身旁的众人则傻了眼,一个个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光头更是夸张的喊道:“孟老头,真死了?”

光头的声音让四周彻底的安静了下来,连远处的一班长都被吸引了过来。

隔着几步远的距离,一班长许强便不可思议的喊道:“死了?谁死了?石头死了?”

听着一班长急切的声音和那副急冲冲的模样,老孟不由自主的瞪了光头一眼,然后在后面孱孱的目光下,回头对着班长说道:“老许,你自己来看看吧,这小家伙好像是有点不对劲。”

许强的脸色顿时凝重了起来,光头的话他是不太相信的,那家伙整天咋咋忽忽的,谁也不知道他的话是真是假,是夸张了还是怎么着,但老孟这个副手他知道,虽然也喜欢跟人开玩笑,但在分寸上绝对没话说,什么时候该认真,什么时候该放松,他还是分的非常清楚的,连他都说情况不对,那肯定是出了问题了。

在众人让开的缝隙中,许强一眼便看到了那个悠然靠在壕沟上的“泥人”,此刻那个家伙浑身上下都被泥团所包裹,只能隐隐看到一个轮廓,而一想到在刚刚那么猛烈的爆炸下,这个家伙尽然保持着这种姿势,许强的脸不由自主的颤抖了几下。

不由分说,许强赶来之后,立即在石头的鼻子下探了探,然后脸上的表情怪异了起来,然后不由思议的对着同样神情怪异的老孟说道:“他……好像是……睡着了?”

听到班长的声音出来,四周众人一个个瞪大了眼睛,睡着了?在几架飞机的轰炸下睡着了?这怎么可能?

想了想,老孟压低了声音回答道:“班长,可能……是昏过去了。”

许强的脸上顿时平静了一些,然后点了点头,老孟的话,似乎让他觉得很有道理,然后他回头看了一眼依旧没有动静的石头,喃喃说道:“还是将他送到后面的军医处吧,怎么说也是拿枪打鬼子战友,好不容易捡回了一条命,可不能就这样糊里糊涂的送在这里。”

说完,许强像是拿定了主意,对着众人说道:“你们在这里看着,我去叫连长,天黑了,鬼子随时都有可能上来,这事情拖不得。”

许强的动作很快,而郑连长忙碌了一天,似乎直到这个时候才想起来一班昨晚还从前线救了个人回来,听到许强的话,没有丝毫的停留,立即就叫上卫生员一起朝他们班的阵地赶来,师部来的张参谋听到罗店还有伤员送到了这里,不由有些惊讶,也怀着满脸的诧异跟了过去。

一行人来的速度非常快,远远的,老孟他们看到连长的身影以及白天看到的那个张参谋,顿时让开通道,同时在两旁行礼。

点了点头,朝一旁的众人回了个礼,张参谋与郑连长的两道目光几乎同时落在那个“泥人”的身上,而几乎在同时,“泥人”那双原本紧闭了许久的眼睛蓦然睁开。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