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刚刚过去的周末,一篇名为《垄断企业也有五毛党》的博文将国内石油巨头中石化推上了风口浪尖。因被曝组织网络宣传员假借普通网民身份宣传“涨价合理”,中石化遭到了广大网民的炮轰和业界的强烈质疑。


“各部门、各企事业单位:根据国际油价变化情况,当前成品油价格已到了上调窗口期,根据国家有关部委的要求,为给成品油价格上调营造良好舆论环境,办公厅、思想政治工作部、股份公司财务部、石化报社研究决定于2011年2月1日-11日,组织网络宣传员围绕成品油价格调整开展优秀网络博文评比活动……”这是中石化《关于举办优秀网络博文评比的通知》的开篇语。2月10日,网友孙海峰(深圳大学传播系副主任)发布微博将这份文件公诸于众。


值得注意的是,在中石化的通知要求里,网络宣传员以中石化以外的网民身份,围绕“1月21日国内成品油价格已符合上调条件;如果国内成品油价格不能按机制调整,国内炼油企业又将陷入巨额亏损”等口径进行创作和发帖,渲染涨价氛围的目的不言而喻。通知还强调,会由公司评选出20篇优秀博文进行奖励。


对于此事,中石化集团办公厅相关人士向记者回应说“已经听说了此事”,但其以自己还需进一步了解详情且希望媒体不要过多关注此事为由婉拒了采访。而中石化另一位内部人士则向记者证实,此次活动确为中石化举办,“但目的是为了‘练兵’”。


不过,“练兵说”并不被认可。一位业内人士表示,即使此次不是为了渲染成品油涨价氛围,但对本公司网络宣传员的练兵也是为了以后的用兵,没有没目的的练兵。


网友们则对于中石化花钱雇佣“五毛党”(网络推手)的合法性提出质疑。有评论认为,获取经营暴利的中石化,经常以和“国际接轨”为由,铺天盖地宣传油品涨价的合理性,但是当国际油价下跌时他们就闭口无言,如同蜗牛般地调整油价……还有网友认为,以竞赛方式有偿付费的“网络枪手”,就是违规违法行为。“他们以石化以外网民身份,并非自己的真实身份,涉嫌网络诈骗行为。”


记者就此事采访了德润律师事务所律师刘家辉,她表示:“尽管这种行为有违道德,但是在法律上并没有相关规定来限制。”不过刘家辉也指出,这种行为在国外则会面临着严格的监管和严厉的处罚。



自2009年新成品油定价机制实施以来,国内油价开始与国际油价挂钩。尽管油价上调的频率远比下调时高,但考虑到国内通胀压力和舆论形势,发改委在油价调涨时总是较为谨慎,实际调价日期相较“4%,22天”的调价窗口期一般会存在一定滞后期。如去年12月22日成品油价上调之后,国际三地原油变化率一路攀升,且在1月21日具备了再次上调条件,不过发改委至今仍选择“按兵不动”。


中商联石油流通委员会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专家对记者分析道:“以往石油巨头依仗自身垄断地位逼发改委自上而下进行油价调涨的方式已经发生了变化,而通过制造舆论环境自下而上去影响调价的行为则显得更为恶劣。”油品涨价会牵涉到诸多利益相关行业,在保物价控通胀的大环境下,油价上调与否需要全盘考虑。


全国工商联并购公会会长王巍则在微博发表言论称,建议两会代表和律师们继续追究中石化的责任,分析油价成本。“只有挑剔的消费者,市场才能进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