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我的回忆:佳木斯的冬天

凯旋子夜 收藏 48 23007
导读:我的回忆: [center]佳木斯的冬天[/center] 连队一来到,就驻进了我们准备好的营地。 我们用的帐蓬,是棉毡的,很厚实,一个班住一顶。这种帐蓬,夏天热得要命,冬天嘛,烧起火炉子还算暖和。为防蛇虫进入,我们在帐蓬四周都挖了“防蛇沟”,但在夏天里,仍然免不了发生长蛇钻入战士被窝的事。我们营地四周,野草灌木丛生,不远处就是一片片连绵不断的山林,有白桦林、红松林、落叶松林等,据老百姓说,山里时常有狼、孢子、野鹿等野兽出没。战士们常在早晨和黄昏,看到一些动物在林子边上一纵而逝。我们这群“不速之客”的

我的回忆:

佳木斯的冬天

连队一来到,就驻进了我们准备好的营地。

我们用的帐蓬,是棉毡的,很厚实,一个班住一顶。这种帐蓬,夏天热得要命,冬天嘛,烧起火炉子还算暖和。为防蛇虫进入,我们在帐蓬四周都挖了“防蛇沟”,但在夏天里,仍然免不了发生长蛇钻入战士被窝的事。我们营地四周,野草灌木丛生,不远处就是一片片连绵不断的山林,有白桦林、红松林、落叶松林等,据老百姓说,山里时常有狼、孢子、野鹿等野兽出没。战士们常在早晨和黄昏,看到一些动物在林子边上一纵而逝。我们这群“不速之客”的到来,打破了这里的宁静,人家远远地“偷窥”客人一下,也不足为怪。

连队稍做安顿,就开始了紧张的工程施工。

在内地做惯了“大手笔”,对边境上这些不起眼的“活儿”简直是“杀鸡用牛刀”。没办法,边境线上的防线设施,不可能搞得那么大型。我们也只能以排为单位,一线排开,按照工程图纸排兵布阵。对付这些“小儿科”,我们的许多设备都派不上用场,只好以人力为主。炸药,成了我们的好帮手,修简易公路,遇上要砍的树木、要挖的树蔸,用导爆索一緾,或者往树篼底下塞点炸药,一起爆就OK了。工程正式开工后,切口、开拓、掘进,再到配模、编钢筋、灌注砼,一应驾轻就熟,不出三个月就完成了任务。当地守备师的官兵看了我们的施工,惊叹到:这才是专业化施工、专业化的水准、专业化的速度。他们是步兵,我们是专业的工程兵,当然会不一样了。

也许是我们任务完成提前得太多,军区马上又把原来当地守备师未做完的活儿交给了我们。连队再次转场,来到了大山的深处,这里更加偏僻更加荒凉,方圆几十里地都没有人烟。这件半拉子活儿是一个连坑道,守备师的弟兄也许是设备和技术都欠缺一些,搞了两年都没拿下来,我们一接手,嘿嘿!这个机那个机的都拉了上去,“嘟嘟嘟”地一开,那个热闹劲啊,没得说。人员分三班作业,二十四小时不间断施工,开拓、掘进,很快就完成了主体工程。

在这边的日子,最觉得有意思的是春天来到的时候,漫山遍野都开满了各种各样的野花,煞是好看。我们最喜欢的是那“金针花”,到处都是,我们把它采回来,晾干,就成了我们餐桌上的“黄花菜”。还有那蘑菇,在野地里经常可以找得到一簇簇的蘑菇,有的还大得出奇,我们曾经采到过象脸盆大的单朵蘑菇,只用上几朵,加进几个骨头就可以熬一大锅的美味汤。秋天,林子里的山蘑菇也多得收不胜收,晚饭后,叫上几个弟兄,还要带上几个炊事班装菜的大筐,到林子里走上一趟,嘿,用不了一会儿,那蘑菇就一筐一筐地往炊事班抬……。吃不了咋办?我就剥下导火索表层的棉纱线,把山蘑菇穿成一串串的,挂在屋檐下晾干,成了地地道道的东北“干货”,战士们回家探亲,我都送些让他们带回家。

部队来到东北,伙食上的差异让我们南方兵很难习惯。地方供应给我们的是70%的大米白面,另30%是高粱和玉米。大米合着玉米、高粱煮“金银饭”,可真难下咽。玉米高粱煮来煮去都是硬梆梆的,很难消化,吃下去是怎样,拉出来的基本还是怎样。再有就是蔬菜,一年四季一天到晚基本上都是土豆、萝卜和大白菜这三种,我们称之为“老三篇”,其它的蔬菜就很难见到了。有一阵子,我们还吃过“压缩菜干”,就是新鲜蔬菜经过快速脱水干燥,制成一小包一小包的,虽然保持了蔬菜的叶绿素,但那口感形同嚼蜡,一点蔬菜味道也没有。营里配备有一台给养车,由于各连队分布得太散,一个星期才给我们送来一次给养,要保证战士们吃饱还是做得到,但要保证吃好那就难了。那时还没有“大棚”,气候条件限制了蔬菜的种植生产。

北方的冬天来得特别的早,连队的施工,进入了灌注砼阶段,随着气温的下降遇到了困难。灌注混凝土,最怕遇上冰冻,因为刚灌注的混凝土,水泥还没凝固,就先冻上了,来年一化冻,这混凝土就会垮,象豆腐渣一样,因此,在混凝土搅拌时,不得不加上一种叫“水玻璃”的速凝剂,但在这样条件搞出来的东西,质量上终究会受到影响。有一个连队,就曾经发生过在拆模架时,整一个班的战士被崩塌坑道掩埋的事故。我们在灌注时,都时刻注意着这个问题,每一段每一节的灌注,都留下一些砼样品,观察检验它的“硬度”生长情况。由于严格按要求操作施工,我们没有出现过工程质量上的问题。

工程接近尾声,正是大雪封山的时候,也是我们最艰苦的日子。给养上不来,战士们都得饿肚子;燃料上不来,各种的机械都得爬窝,什么事都干不成。于是,组织“运输队”的光荣任务落在了我的头上。我挑选了一个班的弟兄,每天往返三十多里地,到山下的公路边,把汽车卸下的物资往山上运,背的、扛的、挑的、抬的,全凭战士们的肩膀。那段日子,地上的积雪,厚得淹没到了人的腰部,漫山遍野白雪皑皑,往日的道路全没了踪迹,我们只能照着连队营地的方向在雪海中开路前进。没经过这阵势人不会知道,人在雪地行走,如果这雪地被冰冻过,表面薄薄一层是硬的,下面则是浮虚的,人走一步陷一步,拔腿、迈步相当的费力,如果说是“行走”,还不如说是“挣扎”贴切些;若这雪地没上冻,人在里面就象陷在淤泥里,每前进一步也相当的困难。雪地运输那些日子,每个战士都累得散了架。我是“运输队长”,每天都是队伍里打头阵的开路尖兵,行进中受到的阻力最大,付出的汗水也更多。每天回到营地,我的两条腿似有千斤重,拖都拖不动,身体的各个部分都麻木得不听使唤,只有大脑还是自己的,意识还清醒着。

连队撤离时,由于大雪封山,上级给我们调来了十多台地方的履带拖拉机,才把我们的设备、装备、物资抢运下山,拉到了火车站。这个完工的工程,是我亲手把厚重的钢筋混凝土大门锁上,最后一个离开。

在佳木斯的这一年,我记得有几个日子很特别,夏天中有几天的白昼特别长。傍晚,8点钟太阳才落下山,9点,大地才黑完,次日的凌晨1点,天空就已经放亮,弄得我们站岗的哨兵以为看错了表。再有,上半年的最后一场大雪,是5月17日下的,下半年的第一场鹅毛大雪,是在中秋节晚上下的,当时我正在帐蓬里,面对着窗外漫天飞舞的雪花写着家信……。


我的回忆:佳木斯的冬天

那年的八一建军节,两位流动照相馆的同志到连队为战士们照相,我跨上他们的摩托车,照了一张。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5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48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