雄师 正文 第四十八章:打通国际线(一)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927.html




当浩荡的春风吹拂陇东高原时,脱光了衣服的枣树开始披上嫩绿的新装。衰亡的野草又冒出嫩芽儿,给整个黄土高原带来了勃勃生机。经过半年多的浴血奋战和辛勤的努力,中央红军已在这片土地上深深地扎下了根。在党中央、M主席的正确领导下,在红军的大力支持和帮助下,陕甘宁蒙苏区的广大贫苦人民挺起了胸,抬起了头,积极地组织起来,打倒了剥削阶级,建立了党的各级组织和人民当家作主的苏维埃政府,分得了盼望已久而又属于自己的土地,那个高兴劲就甭提了。唢呐声更加悦耳和欢畅,腰鼓敲打出一片新天地,红绸带舞出的是今后火红的日子。第一次获得土地的广大农民,积级响应党和政府的号召,焕发出冲天的革命干劲和劳动热情,发展生产,发展经济,在自己的土地上辛勤地耕耘着,为支援苏区的经济建设而添砖增瓦。

苏区政府在经济发展委员会的具体指导下,一面积极地拓通经济流通领域,大力加强与东北军、西北军的商品及物资的交流。一面积极地扩展和兴办中小型厂矿企业,如庆阳的制衣厂、安塞钢铁厂、延长石油提炼厂、化工厂、延安面粉厂、兵工厂、榆林机械厂、兵器厂、神木煤矿等等。红军东征的胜利,运回来大量的机器、机械设备及仪器,挖回来300多技术人才,还缴获了大量钱财物资,即将为苏区的经济建设注入可观的新鲜血液;其发展趋势,将日新月异。

我率近卫师主力于四月下旬返回榆林。师后勤部杨部长将这次运回的所有物品和钱财都清理完了,一份详细的清单摆在我的桌上,我和政委看了之后,都不敢相信自己的眼晴,简直太惊人了。我和政委商量决定,留下自己所需要的东西,其余的全部上交给中央。随后,我就近段思考的一些重大问题想跟政委探讨一下,于是便对政委说道:“听说林育英同志这次回国,还带回了与共产国际联系的电台密码。目前,中央已与共产国际联系上了,为求得共产国际及俄共中央对中国革命的支持,中央拟将向西打通到新疆的联糸通道,以便接收俄共中央提供的武器弹药及大量的亟需物资。”

政委闻言顿了顿说:“据说中央正在考虑这件事。咦!老陈,你难道有什么好的想法?”

“想法是有,只不过还不太成熟;我正要跟你商讨这件事。我认为向西打通国际线路难度太大,而且付出的代价太高。目前,新疆军阀盛世才虽然采取联俄联共的政策,与俄共的关系较为密切。其实,这是盛世才打苏联这张牌来对抗、牵制蒋介石。同时,也是想依靠苏联的援助以壮大自己的势力,维护和巩固他对新疆的统冶。对于盛世才其人,我深知他的为人:他是个变脸比翻书还快的人,一旦触及到他的利益,他就会调转枪口来对付共产党。因此,与他合作很不保险,此其一。其二,路途遥远,陕北与新疆相隔近万里;沿途有不少的土匪、马匪袭扰,还有西北二马骑兵的不断袭击,将会牵制我军不少兵力。所以我的意见是不向西,而是向北。政委你来看一一”

我指点着地图继续说道:“我们以一部主力经达拉特旗北渡黄河,攻占包头、东河,然后分兵两路,一路经西斗铺、白云鄂博,直达外蒙边境满都拉、达来、乌珠尔舒布特地区,接应苏联援助的物资。而外蒙边境离包头不过五、六百里,非常方便。另一路向东,配合从准格尔旗附近东渡黄河北上的师主力,攻占呼和浩特(现为归绥)至四子王旗及周边地区。然后,依托大青山、阴山山脉建立起巩固的根据地,挡住尔后从绥远、内蒙古西进的国民党军队以及蒙军、日军,确保国际线路的畅通。你看怎么样?”

“行啊!老陈,你这个主意非常好,我看应尽快向中央和主席建议。”政委显得异常兴奋。

“别急!政委。部队刚东征回来,亟需休整,待我们把家里的事情安排清楚再去。”我急忙拦阻道。政委点头同意。于是,我们召开了师党委会议进行研究布署。为了日后北上打通国际线路,在兵力安排上能够调拨得过来,会议决定组建一个榆林守备团、一个补充团,同时将师警卫营扩建为警卫团。这次东征,我师征得新兵5000人,另有3000多晋军俘虏自愿加入我军;这样除了补充我师伤亡人员外,也足够我们组建新的部队了。会议还对我师后段工作作了具体分工安排:由唐副师长与王参谋长负责部队的休整训练,以及新部队的组建与训练;李副参谋长负责武器弹药的补给和装备;政治部蔡主任负责新兵的政治思想工作及部队的纪律教育;黄副政委负责部队的后勤生产,督促部队进行抢种,以及农作物及蔬菜的田间管理。

第三天清晨,我与政委乘坐缴获的吉普车,领着一长溜大小汽车,车上装满了上交给中央的钱财物品,一路颠颇着向延安快速驶去。榆林距延安五百余里,下午三时左右,我们进入了延安城。庞大的车队引来了不少群众与兄弟部队的驻足围观。周副主席、洛甫首长、彭老总等领导还前来迎接。慌得我和政委两人赶紧下车,迎上前去,敬礼问好,连声不敢惊动各位领导。周副主席风趣地说:“欢迎我们凯旋而归的中央近卫师官兵有何不可,还有我们智勇双全、屡立战功的师长、政委。”

“陈师长、程政委,这也是泽东同志委托我们来迎接你们。晚上,恩来同志还要设宴给你们接风洗尘庆功呃!我们亦跟着沾光罗!”洛甫首长插言道。

彭老总紧握着我的手,深沉地说:“树相同志,打得好哇!”

我急忙回答:“这还不是您司令员指挥英明嘛!”

“你这小子越来越油了!”彭老总笑骂道。大家一路笑谈着往周副主席的住处走去。约十几分钟就到了,我见到了邓大姐,她的气色比长征途中好多了,看来已恢复了健康。邓大姐热情地招乎着我们,替我们沏上了香喷喷的热茶,又端来了两盘花生、黄豆。我们边吃边聊;没过多久,主席也来了。趁开饭前这段时间,政委和我将我师东征以来的情况,向主席和各位首长作了简略汇报。随后,我从口袋里掏出一份清单递给主席,清单上罗列着我师上交给中央的钱财及各类物品的数量。主席看得很仔细,看完后脸上露出笑容,幽默地说:“恩来呀!你看看,这下我们也成了小财主了。”这一点都不奇怪,单是银元就有120多万块,黄金400多公斤,白银近600公斤,金银首饰一千余件,这对于穷惯了苦惯了的红军来说,无疑是一笔天大的财富,怎不令人兴奋与激动呢?其他几位领导,也都是争先传阅,先睹为快。众人阅完后,也是大为惊震。

“想不到阎锡山这个土皇帝这么有钱。”洛甫首长感慨地说。

“主席,我看缴获的这些武器弹药装备一个军团也有余,特别是各种枪弹两百万发,这可解决了红军的大问题。”彭老总高兴得哈哈大笑。

大家亦是议论纷纷,兴奋不已,直到邓大姐前来崔众人入席才停下话头。酒宴一开始,主席就举杯提议:为庆祝这次东征的胜利,为祝贺近卫师取得的辉煌战果,我们共同陪树相、翠霖同志干一杯。主席说完仰头一饮而尽,众人举杯纷纷响应。这次喝酒,我自然是多留了个心眼,免得再次出羞弄乖。

宴席上,大家酒兴甚浓,相谈甚欢,还聊起了创办抗日军政大学的事,中央为配合全国不断高涨的抗日运动,已决定将红军大学更名为《中国人民抗日军政大学》,由LIN彪出任抗日军政大学校长,主席亲自担任政委;罗瑞聊任教育长,我则挂了个副教育长的衔头。主席还兴致颇高地向各位领导推荐了我写的两本小册子(一本为《我军与日军对抗之基本战术初探》,另一本是《特种作战在现代战争中的运用及基本战术》),并给予了很高的评价。令我没想到的是:主席已将这两本小册子内定为红军中、高级干部必修教材,由我担任主讲。

酒宴结束后,各位领导告辞而归。我与政委随同主席、周副主席来到主席住处。落坐之后,子珍大姐便给我们沏上一杯热茶。主席开口道:“中央这次想打通与苏联的国际线路,争取求得部分外援。我和恩来同志想听听你们的意见。”我思考了一下,便开门见山地说:“主席、周副主席,这个问题我与政委确实探讨过。我们认为:与其向西发展,通过新疆军阀盛世才与苏联联糸,不如向北发展,直接打通外蒙古的国际线路,与苏联取得联糸更好。”于是,我便将向西、向北发展的利弊及与政委商讨好的方案,详细地解说了一番。主席和周副主席听得很认真很仔细,不时插言提问,我与政委都一一作了解答。随后,我们还就请求苏联援助的亟需物品及项目作了深入的探讨,我将自己开列的一份清单交给主席、周副主席作参改。这其中包括各类军用物资、各类武器弹药、我们兴办中小型企业所需的机械设备、仪器及运输工具等;还有各类技术人员。比如请求苏联援助我们在包头建一座年产十万吨钢和钢材的小型钢铁厂,为我们提供两套石油钻探设备和提炼设备、三条武器、弹药生产线、五百辆载重汽车……关于技术人才,我则向主席、周副主席建议道:“目前苏联正在开展大规模的肃反清洗运动,将一大批“罪行严重”的专家、教授、研究设计员、工程师、技术人员、医生、教师什么的,统统流放到西伯利亚去服刑或劳动改造,我看是否向S大林同志建议,将他们流放到我们这里来,我们这里的条件更艰苦,更利于他们改造,同时也可帮肋我们搞点建设,这亦算是国际主义的一种援助嘛?”我说到这里,主席、周副主席哈哈大笑起来。

“树相同志,你真令我刮目相看呵!”主席开心的说道。

“我看呀!树相的建议未免不是一种办法,也可试试吗?”周副主席豁达地说。

“好!就看树相同志这一招灵不灵?”主席大手一挥果断拍板。

后来形势的发展令我都没想到,不知是把S大林同志真给蒙住了,还是S大林同志大发善心,其后几年竟陆续给我们送来了近6000名各类专家、教授和技术人员,当然,其中“罪行严重”就达5000人之多。

第二天,中央政冶局召开了军委联席扩大会议,就向西还是向北发展,打通国际线路问题,展开了充分的讨论。我与政委作为列席代表参加了会议,我在会上发了言,详细阐述了自己的观点,经过一番激烈争论之后,意见趋向了一致,同意了我们的建议。会后,中革军委把这一光荣任务交给我们师。彭老总考虑到沙漠、草原作战的特点,需要增强机动作战兵力,命令我师将骑兵团扩建为骑兵旅,并将十五军团的骑兵团编入我师骑兵旅。

另外,中央政治局还根据主席的建议,决定派遣由周副主席为团长、W稼祥、邓发为副团长的高规格的代表团,秘密出访苏联,以期求得更多的援助。

开完会后,主席又将我和政委找去谈了话,给我们做了一些具体的指示。最后,反复叮嘱我们北上要注意少数民族政策,要与少数民族搞好关糸,争取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力量。

回到师部,我和政委向旅以上干部传达了中央政治局扩大会议的精神,以及中革军委下达给我师的作战任务。同时,还宣布了中革军委批准我师扩编的命令及领导成员的任命:补充旅正式编为近卫师第四旅;骑兵团扩编为骑兵旅,旅长钟兴国,政委宋如良……各旅领导听后兴奋异常,纷纷向师部请战。我一面督促各旅、各部门加强保密,并抓紧时间暗中做好战役行动的各项准备工作;一面指示参谋处立即着手将详细的行动计划制订好,然后上报中革军委。另外,我还指示情报处加强对敌情的侦察以及呼和浩特、包头等地蒙古族上层人员资料的搜集、整理,并尽快上报师部。

布置完这些工作后,我们又接着召开了师党委会议,详细研究了骑兵旅的人员编制及武器装备问题,最后确定:骑兵旅满员编制为5500人左右;其中旅直单位为:警卫连、侦察连、通信排、工兵排、炮兵营(配备十八门山炮)、后勤连、卫生队等。下辖三个骑兵团,每团约1500人,每团下辖三个骑兵营与一个炮兵连(配备12门迫击炮);每营辖三个骑兵连和机枪排(配备六挺重机抢);每连除轻机枪外另配备三分之一的自动火器(包括冲锋枪、自动步枪)。这样,我师骑兵旅将来与日军的一个骑兵联队相对抗,也能完全占据优势。不过,目前骑兵旅只有4300余人,且技战术水平、战术的配合还有不小的差距,须花大力气抓训练、抓磨合、抓提高。

会后,我和政委下到各部队进行督促检查,并进行具体指导,发现问题及时解决,有力地促进了全师各项工作有条不紊地开展。五月底,彭老总和叶副总参谋长来我师视察工作,并带来了中央的指示及中革军委的作战命令。彭老总告诉我们:周副主席率领的Z共Z央代表团已秘密赴苏联,共产国际和S大林同志已同意给中国红军提供大力援助。并同意了由我们提出的国际线路进行输送。估计第一批武器弹药和各类物资于六月底或七月初到达外蒙边境,另陈云等同志也将随同到达。因此,中革军委决定:你师务必在六月二十五日前攻占并控制乌珠尔舒布特至达来一段边境地带,确保人员物资安全。另外,抓紧时间在包头、榆林修建两个临时机场,以便苏联空运物资的到来。我和政委立即表态:坚决完成中革军委交给的任务。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