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陕革命根据地——浴血五龙寨 正文 第七十三章 牛王刺

dbszyk 收藏 0 37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964.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964.html[/size][/URL] 第七十三章 牛王刺 成天写小说,又当不了饭吃,生活还得妻接济,那气肯定是有受的。她说,她一月就两千来块钱,却养着三个闲人,这个月还得买演出票,还是三等票就花了她八百元。“你只晓得在家里写,就不晓得去找农业局、找县政府,其他工人都能安排,你一个正式干部为啥就安排不了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964.html


第七十三章 牛王刺



成天写小说,又当不了饭吃,生活还得妻接济,那气肯定是有受的。她说,她一月就两千来块钱,却养着三个闲人,这个月还得买演出票,还是三等票就花了她八百元。“你只晓得在家里写,就不晓得去找农业局、找县政府,其他工人都能安排,你一个正式干部为啥就安排不了?”

“你别冲我发火。”我说,“我们家庭困难,你就不晓得不买演出票?”

“县委文件说了,买演出票是一项政治任务,凡是不买的,以后不准提拔;事业人员和村官,以后不准考公务员。”

“这是他妈哪门子政策?就不晓得告他们?现在信息条件这么发达,就不晓得找记者爆光?”

“哪个敢,县公安局到处监控着的,抓到了要坐牢。”

妻这就说的行外话了。其实,别看她是个正科级,很多事情都不及我,学识、工作能力都不及。这年头就这样。用妻的话说,我这叫运气差。

在妻的催促下,我又去找了农业局和县政府,答复的与原来一模一样:改制企业,干部身份早就变了。政府不再安排工作,必须自谋职业。自谋职业?我这样大的年纪,打工没人要,做生意又没本钱,就连唯一能挣饭钱的摩托都被政府收了,还能自谋生路吗?摩托车跑出租是不对,不对在没缴出租车经营许可费,抢了那些一年缴十多万的出租车的生意。可我的摩托车也有合法财产所有权呀,城管局说收就收了,不去缴罚款就要给我销毁。我跑出租摩托不合法,可城管局这样做就合法吗?

县委书记调市里任副市长去了,县委钟副书记从省党校回来顺理成章就任了书记。“五·一”期间搞“大巴山第一届红色旅游节暨红军公园落成演唱会”就是钟书记上任后的第一把火。演出人员有国家著名歌唱家和知名歌星,还有不少港台明星。据县委内部传出的消息,歌唱家唱一首歌是十五万元,这还是看在革命老区的分上降了价的。其他歌手也就在十五万以下一首歌。

“日妈的,他们唱歌为挣钱,英兰子唱歌是为了宣传红军的政策。有本事,也唱一连敌人来投降?”

“爷爷,这你就不懂了。现在是市场经济。干啥都要收钱的。”

“老子出气总不得要钱。”

“出气当然不要,但你打屁污染了空气,按道理都应该交排污费的。”

“你娃儿真逗。”爷爷也笑了,“听说,钟家安那小儿子当了县委书记,演唱会就是他搞的?”

我点了点头。

“钟家安也是,怎么教出这么个儿子。乱花国家钱的人,一定不是好东西。”

“爷爷,不用你说,就连街上卖菜的都觉得这中间有猫腻。据我所知,很多单位是公款买的票,就是变个方法将公家的钱转给演出公司,再到演出公司分钱。这是一个很简单的代数题,都懂。”

“可惜钟家安早死了几天,要不,他会反对的。”

“钟书记原来就是想借这次演出多请几位他父亲的战友及战友的儿女们,从而联络感情,拉拉关系,为他的仕途铺道路。还真可惜他爹死早了几天。”

“我也是他爹的战友,还是他爹的领导,为啥不来请?狗日的,狗眼看人低。老子当时要是迟半天过黄河,说不定还是个军长或司令。哪像钟家安,只混了个师长,五五年时还只是个上校,真丢人。”

钟家安的历史是他住院时讲给爷爷的。当年,钟家安还没来得及渡黄河,渡口就遭到敌人的飞机轰炸,胡宗南的部队也赶到了黄河以东,将正要过河的红军打得四分五散。钟家安就是在奔逃中被赶来救援的红二十五军徐海东收留了的。后来,在八路军中,他任排长,抗战结束时才升任到营长,解放战争结束后他升到了团长。任师长还是六十年代的事了。听了他的简历,爷爷讥笑他长进慢,他说,要是他也被徐海东救下,到解放战争结束,再差也会混上师长一级。钟家安并不讥笑爷爷,他认为这是有可能的。在独立营中,就爷爷办法多,虽说是地方部队,可打起仗来并不比正规部队差。就是主力部队撤走的大半年里,独立营保卫着红胜县苏维埃根据地,多次主动出击,硬是打得敌人长时间没进攻之力。

周英兰生下小孩后,两天都没下奶,把张占荣急得团团转。她生后的最好营养品就是三个鸡蛋,还是春香年那边就准备好的。后来,听天官寨程元亨说,牛王刺老母虫可下奶,于是张占荣就回到宝鼎寨,命令战士们到处找牛王刺,挖树兜下的老母虫。

一天时间,张占荣就收集到半盆老母虫。拿回郑家碥,周英兰看着那些白白胖胖指头粗壮的老母虫,就感到恶心。可一想到娃娃没奶吃,就有可能饿死。每天听她那不停的哭叫声,真让人揪心。于是,他就闭着眼睛将春香炕熟的老母虫吃下。才吃了两顿,奶水果然下来了。后来,她还觉得老母虫特别香,于是就叫春香也吃几根。春香说,她已经吃过。

“好哇!”周英兰说,“你还偷吃,小心现在就将奶发出来了。”乐得两姊妹在屋里笑成一团。

郑家碥一家人能够度过灾荒,还真得感谢程元亨的接济。他家本来就殷实,既没当“绅粮”打过,也没被坚壁清野,粮食全就留了下来。他就用这些粮食接济张家。他知道,蒲大娃的命就是张占华换来的。人要知恩图报。周英兰生了,他就将家里仅剩的半袋大米提了来交给了春香,这让张占荣感激不已。宝鼎寨的红军每天还是挖老母虫。传说中,牛王刺种子是织女交给牛郎的,说种上这种快速生长的藤条,就能顺着这藤爬到天上去找她。可牛郎种下后,长出的却是刺藤,将前面的路都封死了,才知道上了当。其实,织女也是上了当的,牛王刺种子是王母娘娘给的,说是种在凡间,凡人也可顺着藤上天。倒是后来,土地爷看牛王刺长得太凶,会把大地荒满的,就从胸膛上抓一个虱子放在刺根,让它啃咬,这才使牛王刺生长慢了下来。后来,女人生了后没奶水,就把土地爷胸膛上的虱子弄来下奶,还真是百试百验。

挖牛王刺老母虫,张占荣有个规定,郑家碥周围的不准挖。大家都明白,那是给钟连长的女人留着的。宝鼎寨周围的挖完了,大家就到远处去挖。一天,到草坝方向去的人,在一丛粗壮的牛王刺下挖到几大缸银子。其中,还有一小缸黄铜样的东西。见到银子,袁儒章才说,过去这里有首歌谣:“猫儿对铜鼓,金银二万五,谁要找到了,买到绥定府。”大家说,这就是在铜鼓寨挖到的。张占荣拿起那黄铜样的东西,觉得很沉,就说,这应该是金子,不是黄铜。

“这是金子。”袁儒章说:“在打下宣汉后,我们在刘温牛的兵工厂也搜到过这种金条,当时红九军的一个团长认为是黄铜,就拿去打烟杆,结果差点被保卫局的人拉去枪毙了。”

有这么多金银,大家就商量怎么用。张占荣说,拿一些来买粮食,其余的全部上交方面军总部。于是留下一部分,袁儒章就带着几个战士将金银送往西边总部去了。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棒子国特产:女白领下班后玩的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