贪婪末日 正文 第68章 这是家贼所为

sjhexcrvug 收藏 0 9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989.html


郑万江来到修锁配钥匙的那条街,想了解配钥匙的情况,从保险柜上的痕迹上来看,是有人用橡皮泥偷取下钥匙的印模,又在季菊的抽屉里发现一小块橡皮泥,说明有人私自偷配了保险柜的钥匙,可从橡皮泥的干度来分析,这已经有了很长一段时间,难道是早有预谋?不然季菊的抽屉里怎么会有这东西?这和她有没有关系?这里面大有文章。

“郑队,您来是不是有什么事情?”一名修锁匠急忙站起来说。

他叫吕剑营,是这里的头,公安局对这些人都有备案,特别是配保险柜及特种钥匙,他们都有印象。心细的人都作了记录,已备事后详查。

“这种钥匙你们谁配过?”郑万江拿出那把钥匙问。

“这是把新型保险柜钥匙,我没有配过,你们过来,有谁配过这把钥匙?”吕剑营说。

几个人纷纷赶了过来,拿过那把钥匙看了看,他们都摇摇头,这阵子没有配过这把钥匙。

“我估计这把钥匙不是最近配的,它得有一段时间了,这个人你们是否认识,有没有到你们这了里来过。”郑万江拿出照片说。

“我想起来了,她是在我那里配过一把钥匙,不过那可是去年的事。”一个锁匠说。

“那是去年什么时间,她是用钥匙配的,还是用橡皮泥的模型?”郑万江问。

“是去年冬天,具体日期记不清了,是用钥匙配的,如果是用钥匙的模型,我们不会给她配,没有你们的话,这种事情谁敢做,真要是出了事,我们可负不起那个责任。”锁匠说道。

“你说的可是实话。”郑万江说。

“他们可不敢说假话,否则他还想干这行,这一点您大可放心。”吕剑营说。

“这个人是不是她?”郑万江拿出季菊的照片问。

“没错,这个女人长得不错,我还有些印象。”锁匠说道。

郑万江点点头,知道他们不会说瞎话,因为他们是靠干这行吃饭,不敢私自配制,因为这是一种特殊行业,他们全都在公安局备案,一旦出了事首先是要找他们。

郑万江让黄丽梅立刻去技术科,进行指纹鉴定,一有结果马上通知他,同时告诉她另外一些工作,黄丽梅点点头回去了。

郑万江自己来到星星酒楼,找到老板纪青良,他三十多岁,此人瘦小枯干,体重百余斤,长着一双贼眼。见到郑万江,马上站起身来。

“郑大队,什么风把您给吹来了,有什么事您进给吩咐,我一定照办。”纪青良点头哈腰地说。

“这阵子有没有不老实,是不是贼心不改,又有了小动作?干了见不得人的事。”郑万江阴沉着脸问。

这小子原来是一名惯偷,有着一些手段,曾经作案多起,结果案发被判了几年刑,今年初才被放出来,在贼道上有点小名气,可以说是个面面通的人物。

“瞧您说的,我早已金盆洗手,彻底洗心革面,重新做人,不敢干那伤天害理的事,有您的教诲,岂敢胡来,我现在可是独立自主,自力更生,靠自己劳动吃饭。”纪青良小心翼翼地说。殷勤地为郑万江点上烟。

“别跟我这耍嘴皮子,来点正经的,吴海涛的家被盗,现场没有一点痕迹,说明是个作案老手,你帮我访访,这会是谁干的。告诉你,这可是真的,不要跟我耍心眼,不然我可饶不了你。”郑万江说。

贼道有贼道的规矩,有些事情纪青良知道,说不定会有新的发现。

“瞧您说的,您找我是看得起我,能为您干点事感到十分荣幸,也能赎回我的罪过,哪敢糊弄您。”纪青良诚惶诚恐地说。

“你哪那么多废话,赶紧给我查查,会是什么人干的,他的胆子也真是太大了。”郑万江说。

“您不要发火,我马上给您问问。”纪青良说。

纪青良立刻拨了几个电话,得知没有人知道这码事,无可奈何地摆摆手。

“依你看这会是什么人干的?这个家伙不会是个凡人,门窗和锁没有被撬的痕迹。”郑万江说。

“郑大队,照您说的情况,依我的意思,这是家贼所为。”纪青良说。

“为何?你有这么大的把握。”郑万江说。

“说句不该说的话,小毛贼是不敢偷他家的东西,汪洋大盗又不值得去偷,吴海涛是什么样的人,可以说是贼里不要的主,在社会上黑白两道通吃,谁敢打他家的主意,真直是不要命了,被他知道那还有好,不把他灭了才怪。”纪青良说。

“可他家毕竟被盗了,这是个事实。”郑万江说。

“在我看来,这是没有家贼引不来外鬼,在这地面上想偷他的人还没出生呢?如果说是过路的顺手牵羊,那就更不可能,没有点出奇的本领,他连门都进不去。大门大院不是那么好偷的,做贼的也得思量一番。偷鸡不成蚀把米的事情谁也不干,不把点踩好了谁敢下手,您应该在这方面做做文章。”纪青良说。

“你说得不无道理,可这事确实有些蹩脚,这还是他们自己报的案。”郑万江说。

“他们是不是在搞点刺激的玩意,自己是想找些乐子,有钱的人总是在想法寻开心,不然钱烧的没处花,给别人又不情愿,善财难舍,会想出邪招博人一乐,这才叫烧包,警察真要是被他给耍了,这才叫奇闻一件,不把他乐死才怪。”纪青良说。

“简直在跟我这胡说八道,他是吃饱了撑得没事干,拿这种方法取乐。”郑万江唬着脸说。

“您还别跟我瞪眼,有些人就是吃饱了撑得没事干,现在什么人没有,就是那些名人,为了自己开心,自己给自己编排出奇闻轶事,把自己骂得一无是处,在看别人那惊讶的面孔,哇噻,感情人就是这样,一是炒作自己,二是自寻开心,那才叫找乐子,树林子大了什么鸟没有,更何况人了。”纪青良说。

“我没功夫跟你磨牙。”郑万江说着就要走。

“郑大队,咱们一块坐坐,真心实意的想请您喝顿酒,要是没有您,我说不定又犯了什么大罪,是您救了我和我的全家。” 纪青良诚心实意地说。

“这是我的职责,好好干你的事,管住你那双手,别再给我添乱就行。”郑万江说道。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