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军迷数量的激增,就如同复仇的前夜。当一切耻辱,伤疤同高速发展的经济科技结合,理性只能理智的选择避让。

一个民族的狂热,是建立在一段血泪史之上。

当一个民族,一个曾经辉煌,第一个结束奴隶制的民族,一个崇尚和平,出现无数礼学家的民族,一个热爱科学,第一个使用铁器和纸张的民族,一个最富裕的民族,一个最先进的民族,一个最文明的民族。被剥夺了一切, 难道没有仇恨的权利?难道,连仇恨的权利也要被剥夺?!

中国的河流,流淌的,并不是水,而是百年同胞的鲜血。。。

试问对那些永远留在江中的江东六十四屯的同胞,那些填满长江的民族军人,那些被赶入黄河的乡亲们,我们还记得几何。

面对鲜血的事实,这个古老的民族终于被鲜血所觉醒。并震惊了世界,它们害怕的,不是军迷,而是那些理性的选择让理性滚蛋的群众,正在以几何增长。它们发现,它们将很难再次向以前那样,来压迫,奴役,这个爱好和平的民族。


本文内容于 2011/2/14 15:27:44 被huazhiqiao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