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排长我的排 第一部 特战边缘 第十七章 被猎捕

shangxinxiaojian 收藏 1 1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060.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060.html[/size][/URL] 西蒙向日军狙击手渡边铭崎开了第二枪后,再次把身子掩藏起来。他左边的袖子已经破了一个口子,那是被渡边铭崎的第三发子弹划破的;西蒙没有把握能躲开日军狙击手的第四枪。 对方和自己势均力敌,是个难得的高手,敌人的射术、反应和自己一样高超、敏捷,但敌人却比自己更加专注。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060.html

西蒙向日军狙击手渡边铭崎开了第二枪后,再次把身子掩藏起来。他左边的袖子已经破了一个口子,那是被渡边铭崎的第三发子弹划破的;西蒙没有把握能躲开日军狙击手的第四枪。

对方和自己势均力敌,是个难得的高手,敌人的射术、反应和自己一样高超、敏捷,但敌人却比自己更加专注。两个人的胜负也许不会立刻便见分晓,然而西蒙此刻在心理上已是处在劣势。

他决定不再和敌人狙击手进行对抗,自己这方已经有两个人中枪了,时间上也差不多了,他完全可以等到下次机会。

西蒙趴在地上,往后方移动了几米,然后蹲起身来,看着柴富东的目光,左手往腰侧后方划了一下,告诉柴富东是时候撤往预定地点了。

柴富东向他点了下头,把步枪子弹上膛,向郝大叔悲情的看了一眼,然后对王鹏说:“把身子伏低。我们走。”

他们撤走的路线地势较低,加上狙击手西蒙的牵制作用,敌人无法对两个人实施有效的攻击。柴富东和王鹏在安全位置等到西蒙加入队伍,三个人快速向山崖路口撤去。

他们的计划是穿过山崖间的小路,接着往北再走一段距离,在路的拐角处隐藏起来,等到扬科几个人的枪声响起,他们随后也展开辅助性的火力攻击。整个行动中关键的一点是,三个人绝对不能让日军特击队提前发现他们的藏身位置,否则可能破坏掉扬科几人的伏击计划。

柴富东和王鹏撤退后不到十分钟,日军特击队的中岛和中田已经逼近到小分队刚才的阵地前,中岛把自己手臂上的伤口简单处理了,战斗能力已经恢复了一大半。两个人行进到石堆跟前,中岛向中田用手语比划了两下,意思是“你负责正面掩护,我从旁边绕过去”。

中田点头会意,两个人把刺刀从腰上的刀鞘里拔出来,装在步枪枪口下方,继续下一步的行动。两个人并不是对自己的拼杀技术怀有绝对自信,也不是非常热衷于拼刺杀敌这种方式,而是因为在这种极近距离的接战中,拼刺刀是最有效、最快速直接的杀敌方式,但在中、远距离加装刺刀却会给枪手的射击带来明显的不利影响。

郝权才在听到敌人的脚步声后,估计了一下时间,然后把两颗手榴弹的拉环先后拉开,用整个身子压在了上面,遮住了引线燃烧时产生的烟雾。

中田抬高上身,首先看到了郝权才一动不动的大半个身子,随后中岛也已来到郝权才身前。他们都以为这个中国人伤重不治死掉了。

中岛收起步枪,笑着说:“抗联的士兵,死的样子……好窝囊!”说完用力一脚向郝权才的腰上踢去。

郝权才被他大力一脚踢得翻过身去,他的双眼此时突然睁开,冷笑着说:“小鬼子!黄泉路上给我做伴吧!”

中岛大惊之下,这时才发现脚底下两颗“嘶嘶”作响的手榴弹,可是已完全没有时间进行躲避。

“咚”的一声巨响,中岛的身子飞出去两米多远,一条腿被彻底炸断,血淋淋的断腿离他有两尺之远,中岛的胸前也是一片血肉模糊。当然,负了伤的郝权才同样也被炸死。幸亏站在石堆外面的中田及时蹲下身,否则至少也会被炸成重伤,他的耳膜过了十几秒后还在嗡嗡作响。

小野彬次郎和渡边铭崎没过多久就赶了上来,看着眼前的场景,两个人迟迟没有说话。

“中国人太卑鄙了!居然用这种不光彩的手段夺去了中岛君的生命!”中田气愤地说。

“为了胜利,没有人会在乎‘卑鄙’这个词。这就是战争。”渡边铭崎近乎平静的说。

“我们已经牺牲了两名士兵,而敌人只死了1个人。渡边君,现在我们该怎么办?”小野彬次郎说。

“无线电的情况怎样?”渡边铭崎一时没做回答,问最后赶来的江藤曹长。

“无线电已经完全损坏,没有办法维修。这个是吉野伍长身上的密码本。”

渡边铭崎接过密码本,想了想,把它递给中田:“把这个密码本烧掉。把灰屑埋起来。”

“少佐,我们现在和其他部队失掉了联系,处境十分不利啊。”江藤担忧说。

渡边铭崎看了他一眼,没有说什么,而是继续思考了一会儿。“我们还有4个人,敌人只是3名士兵,1个还受了伤,我方的优势还是很明显。特击队必须继续追击。”

“渡边君,消灭这3个敌人也许不是难事,但我担心我们没有能力再对付另外4名士兵。”小野彬次郎说。

“一定不能让这3名士兵和另外4个敌人汇合,否则我们的处境将完全被动和充满危险。消灭这3名士兵后,特击队还是有能力和其余4个敌人周旋的。他们有1名卫生兵,2个人都有伤,战斗力不会多强。”渡边铭崎说。

“要消灭这3名士兵,我们还得付出一定代价。这个问题渡边君必须考虑到。”小野彬次郎说。

“行动成功后,特击队只需死死咬住敌人的尾巴,我们的部队会按计划截击敌人的。铃木也会率队员及时接应我们。小野君还有什么顾虑?”

小野彬次郎沉默片刻,说:“渡边君言之有理。你的计划是可行的。”

渡边铭崎缓缓的看了江藤和中田一眼,说:“不能再作耽搁了。有些事情以后再做。我命令特击队继续追击敌人。我掩护中田,小野君和江藤君跟在后面。”

几个人整理了弹药和装备,向着一个不知名的、更大的危险继续行进。

只是很短的一段时间,步枪手中田来到了那片山崖的路口,渡边铭崎跟在他身后几米处。往两边山崖上扫了几眼,中田几乎没做什么停留,立刻踏入了山崖间的那条小路。

“停下,中田!原地等我的命令。”渡边铭崎发出指令后,蹲下身,用狙击步枪上的瞄准镜仔细的观察了山崖两边一会儿。

小野彬次郎和江藤也已来到渡边铭崎身边,说:“什么地方不对劲吗?”

渡边铭崎放下狙击步枪,说:“没有发现什么不对。但这个地方给我的感觉很是凶险。”

小野彬次郎也用狙击镜观察了一会儿,说:“这处山崖高约三十米,山崖间小路长约一百米,山崖的走势看上去降得很快。是一个设埋伏的好地方。”

“那3个敌人撤走的相当匆忙,短时间内不可能在此设伏。退一步讲,就算那3个人在山崖上设伏,没有自动火力,他们也占不到多少优势。”江藤说。

“江藤君的分析有些道理。但我们不能不以防万一。”渡边铭崎说。

“路口的山崖无法攀越上去。渡边君有什么打算?”小野彬次郎说。

“一时没有好的办法。我们只能相互掩护,一个一个快速通过此处。第一人在中途掩护第二人,第二人接替他的位置,掩护第一人全部通过,第一人继续掩护第二人,后面的人依次行进。”渡边铭崎说。

“好的。我们加紧行动吧。”小野彬次郎说。

渡边铭崎过去对中田嘱咐了几句,在山崖路口的掩体后蹲了下来,将步枪举高,向他做了一个“行进”的手势。小野彬次郎和江藤也在渡边旁边一左一右举枪掩护。中田虽是第一个涉入险境的人,但他的处境并非最是凶险。

中田到达小路中间,在一边山崖下蹲下身,举枪为渡边少佐提供掩护。渡边铭崎拎着狙击步枪毫无凶险的到达中田身边,小野彬次郎代替了渡边的位置,中田在渡边铭崎的掩护下跑向山崖出口。

中田安全到达山谷外,稍作观察后,他转过身蹲下,按计划掩护渡边铭崎的下半截路程。什么风险他们也没有遇上,死神的气息却马上要向他袭来。

日军部队的高度机警使得扬科始料不及,短时间内他无法想出一个有效的攻击计划甚至是合适的攻击时机。

正当扬科犹豫未决之际,一旁的朱小乐突然站起身来,握着手中的汤姆森冲锋枪立即打出了一个长点射。“哒哒哒”的冲锋枪声音特别响亮刺耳。

因为日军特击队选择的是靠着右边山崖行进,朱小乐和扬科埋伏在山崖左边,攻击方位相对另一边的边勇和严梅馨比较理想,由他们发起攻击并不奇怪。只是朱小乐的射击完全是在没有任何默契的情况下做出的。

朱小乐一路上肚子里一直窝着火。赵德友排长是为救他牺牲的,但自己在对付日军追击部队的行动上始终没有出过力。他的仇恨在此时终于找到了一个宣泄口。他的冲动和大意立刻带来了严重的后果。

中田被两发11.43毫米的冲锋枪子弹打中前胸,手中的步枪没来得及击发,圆睁着双眼向后倒在地上。

枪声响起的时候,渡边铭崎往前刚跑了没有几步,他迅速蹲下身来,侧转身子,第一时间就将枪口指向了抗联战士朱小乐的胸部。

朱小乐左胸中枪后身子已经瘫软下来,日军的第二声枪声又响起,一发子弹又打在了他的腰上。这位抗联战士口吐鲜血,倒地时却面带微笑。他心中的郁结终于可以释怀了。

击中朱小乐的第二发子弹是由江藤的步枪发射的。这时扬科已经蹲起身子,手握托卡瑞夫SVT-40半自动步枪,瞄准江藤连续开了两枪。第一发子弹打中了江藤的大腿,第二发子弹落在了他的身后。

狙击手小野彬次郎手中的步枪也已迅速击发,一枪打中了扬科的右肩,弹头顶住了骨头,剧烈的疼痛让他的步枪差点从手里掉落。扬科赶紧趴下了身子。

埋伏在山崖另一边的边勇蹲起身来,刚瞄准了目标,就被小野彬次郎一枪打中了小腿肚,弹头穿肉而过。边勇趴在地上,一把拉住想要站起身的严梅馨:“别乱动!我们没有机会的。”

距第一声枪声响起不到一分钟的时间,渡边铭崎已经急步撤回了山崖间路口,进入了有自己人保护的安全地带,对于不远处中枪倒地的中田,他只是无动于衷的看了一眼。等到西蒙他们从拐角处现身时,合适的攻击机会已完全和他们错过了。

这次猎捕行动是成功还是失败,真的是一时半刻难以做出评判。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