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亚最大贫民窟遭强拆 住户高喊“猪在我就在”

无尽之夜 收藏 47 13212
导读: 近日,一篇名为《大年初一走访三亚最大贫民窟》的网帖现身各大网络论坛。网帖说,海南省三亚市“铁锤行动”联合执法组于春节前夕出动炮机、铲车、推土机等机械,对位于该市凤凰镇芒果村、西瓜村内最大的棚户区实施强拆,致那里的居民无家可归。 [img]http://img2.itiexue.net/1249/12495158.jpg[/img] 男孩儿蔡全东在自家被拆掉的房子前,这天他和父亲来收拾自家一些有用的东西 [img]http://img3.itiexue.net/1249/124951

近日,一篇名为《大年初一走访三亚最大贫民窟》的网帖现身各大网络论坛。网帖说,海南省三亚市“铁锤行动”联合执法组于春节前夕出动炮机、铲车、推土机等机械,对位于该市凤凰镇芒果村、西瓜村内最大的棚户区实施强拆,致那里的居民无家可归。



三亚最大贫民窟遭强拆 住户高喊“猪在我就在”

男孩儿蔡全东在自家被拆掉的房子前,这天他和父亲来收拾自家一些有用的东西


三亚最大贫民窟遭强拆 住户高喊“猪在我就在”

女孩羊小六看着自家被拆毁的房子,远处是三亚市三亚湾的楼房



三亚最大贫民窟遭强拆 住户高喊“猪在我就在”

羊加代的儿子羊茂文在自家吃水果,他的后面就是泔水缸和猪圈



棚户区住户:猪在我在

据“中国网事”记者了解,三亚市凤凰镇芒果村、西瓜村的简易棚户区,是三亚最大的棚户区。从1月19日起,三亚市政府开始着手强拆。

棚户区居民陈祖高说,这里的住户基本都是从海南儋州过来的农民,在此以养猪为生,收入比在老家种田要高许多。他们在儋州的房子是茅草房,这里的房子一旦被拆将无处安身。

春节期间,当“中国网事”记者再次来到棚户区时,这里已被拆得凌乱不堪,但一些养猪户仍居住在基本拆除完毕的棚户区内,他们表示:“猪在我在。”

棚户区居民羊加代和妻子张婆妹说:“我们已来这里养猪7年,现在政府拆了房子,但我们还有些猪没卖掉。所以,我们不能走。”

来自儋州的村民刘圣杨,也与羊加代一家的境遇一样。他说:“现在海南要建国际旅游岛,拆我们住的地方,可以理解,毕竟城市要发展,但我们的猪卖不掉,我们不可能走。而且,我不明白政府为什么非要在春节前拆除,让很多没有搬走的人都没地方睡觉?”

面对网友“强拆是否违法?”的质疑,三亚市有关部门这样解释:从2010年12月初开始,该市综合执法局联合当地居委会、派出所等部门,3次对芒果村、西瓜村住户下发自行拆除通知,并对当地村民进行劝导;同时,三亚市政府还专门找来收购商,收购棚户区养猪户的生猪,但直至1月19日实施强制拆除当天,绝大多数住户仍住在棚户区内。


当地政府:怕棚户区起火担责 趁住户回老家之机拆迁

据三亚市凤凰镇副镇长王瑞安介绍,上世纪九十年代末期,海南儋州等地农民为提高经济收入到这里搭建竹木结构简易棚开始养猪,芒果村、西瓜村一带的养猪户已达308户,棚户面积近3万平方米,常住人口2000多人。棚户区住户除从事养猪外,还从事非法营运、收购废品等,这一地区长年存在环境差、治安差、火灾隐患突出、计划生育政策难执行等问题。

“中国网事”记者在棚户区看到,每个养猪户的简易棚集养猪、住宿、生火做饭以及堆放废品等于一体。这些违章搭建的竹木结构简易棚形式多样,有的简易房墙体和屋顶采用木板、油毯纸等易燃材料搭建,一家紧挨着一家。

据三亚市消防支队介绍,棚户区存在重大消防安全隐患:2008年,该棚户区因居民烧猪食引发大火,虽未造成人员伤亡,但20头猪被烧死;同年11月,一外来养猪户临时违章搭建的木结构建筑再次发生火灾,一名三岁半的女婴不幸葬身火海

三亚市河西消防大队大队长许莉丹说,此外,棚户区里的生活用火、用电也极不规范,做饭都采用原始的柴火,没有防火分隔。“我们最担心的是,白天家里的青年都外出务工,留下的都是小孩和老人,如果发生火灾,后果将不堪设想。”

针对网民“为何偏偏选在春节前强拆”的质疑,王瑞安说,一方面是由于春节期间燃放烟花爆竹情况较多,一旦在棚户区引发火灾,政府的责任就大了;另一方面,春节期间,住户正好会回各自老家过年。


棚户区住户未来何去何从?

“中国网事”记者了解到,棚户区所在地的土地使用权属三亚某驻地部队,几年前,属地管理问题一直未解决,棚户区也处于“三不管”的状态。三亚市有关部门也对这一地区进行过整治,但因棚户区聚集人员众多、人员收入低、整治难度大等问题而收效甚微。

王瑞安说,2010年,三亚市政府决定对棚户区进行彻底整治。“去年年底前,我们就通知这里的居民自行进行搬迁,针对居民们养的猪,三亚市政府帮助联系了养猪场集中进行高价回收。”

据三亚市综合执法局副局长吴奇能说:“在拆除过程中,我们也考虑到棚户区还有老人、小孩以及未将猪卖掉的住户,所以我们决定,有老人、小孩的棚户可予以宽限时间拆除,对仍有生猪的猪圈也先不要拆除,待生猪全部销售处理完后再拆。”

来自儋州的廖师傅说:“在儋州时,家里都是盐碱地,那几年家里种什么没什么,生活养家很困难,来这里养猪后,比在老家强多了。现在棚户都拆了,我也没有办法,只能留在三亚继续打点零工,养家糊口。明天会怎么样?心里真没底。”

“龙头”等网友认为,这一群体的存在,注解了社会贫富差距的现实,也提出了社会如何改善这一群体生活状况的问题。希望社会更多地关注他们、关心他们,希望三亚市和儋州市两地政府有更好的妥善安置措施,不该让这些居民生活在脏乱差的环境中。

对于网民的建言,王瑞安回应说,由于他们都是外来户,都是陆续流动过来的,多年来违规在这里搭建简易棚,并不存在要为他们解决安置的问题。



14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47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