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联对华战略的演变和失败(上)

弥撒 收藏 7 1200
导读:声明: 1、本人实在懒得查资料,基本想到哪说到哪,此文就是一部百分百的扯谈作品 2、虽然是扯谈,但好歹也花了点心思。大雁你要是敢来捣乱,你的回帖我见一个删一个 前言:并不像某些苏黑说的那样,新沙皇试图将中国变成加盟共和国以延续黄俄罗斯计划,同样,也不像苏粉所宣称,老大哥打算帮助中建立社会主义政权来履行自己的无产阶级国际义务。不同于日本和美国,苏联没有将整个中国纳入掌控之中的能力和意愿,他对华战略的总体目标,是基于地缘政治的考虑。即就防御而言,确保中国不会成为苏联远东和中亚地区的威胁;在进攻
近期热点 换一换

前言:并不像某些苏黑说的那样,新沙皇试图将中国变成加盟共和国以延续黄俄罗斯计划,同样,也不像苏粉所宣称,老大哥打算帮助中建立社会主义政权来履行自己的无产阶级国际义务。不同于日本和美国,联盟没有将整个中国纳入掌控之中的能力和意愿,他对华战略的总体目标,是基于地缘政治的考虑。即就防御而言,确保中国不会成为联盟远东和中亚地区的威胁;在进攻方面,则谋求恢复对旅顺大连的控制,以获得一个太平洋上的优良港口作为出海口,而实现这两个目标的前提就是,中国足够衰落。






俄国人天生就有不安全感,或者说是被迫害想象症——之所以不叫妄想症,是因为苏/俄历史上确实有过三次被人群殴的经历——在这种恐惧感的刺激下,俄国拼命地对外扩张,这又反过来加深周围国家的敌意,让俄国佬觉得更不安全。到了1917年,俄国终于为它的贪婪而付出代价——在一战中精疲力尽的沙俄陷入全面内战,边疆省份纷纷谋求独立。当布尔什维克初步掌控局势后,形势变得更糟,历史宿怨加上意识形态极端对立的后果,就是多国联合干涉俄国内战,而中华民国北洋政府,就是其中之一。①


为了报复,也是为了输出革命,伊里奇在和北京政府进行边界谈判的同时,也积极地在中国寻找代理人,后者导致了国共合作和北伐。大革命以常凯申和汪兆铭的先后清党而告终,但并不能因此说联盟就一无所获——南京国民政府时期,(不计算土共)军阀之间内战的频率和烈度远远超过了北洋时期,另一方面,南京显然对摧残其统治区域内的重工业抱有高度的兴趣——作为接壤的列强,联盟也享受到了中国衰落的好处:莫斯科对外蒙的统治,到1945年为止仅仅受到南京在口头上的抵制;而新疆的军阀则通过奉行亲苏政策来维护半独立的地位,这种共赢的双边关系一直持续到巴巴罗莎之后。②


但是,中国相对衰落的最大受益者无疑是昭和军阀,日本大举侵华同样严重威胁到联盟的安全。根据形势变化,莫斯科调整政策,在自身不被卷入与日本大规模冲突的前提下积极援助国民政府抗战。联盟的策略取得了完美的效果:到苏德战争爆发,联盟从中国抽身为止,国民政府依旧没有在日寇兵锋下崩溃——要知道,之后四年美国亲自赤膊上阵,也不过取得同样效果。③


巴巴罗莎之后三年,联盟忙于与德国的生死对决,在远东仅能堪堪自保,无论是盛世才的背叛还是日本的挑衅都无力作出回应,但当1944年东线大局已定后,莫斯科的报复也就来了。首先是新疆,从1919到1941年,联盟的新疆政策一直是扶持汉族军阀来压制泛突厥主义和泛一丝兰主义,但由于盛世才在危急关头倒戈,朱加什维利同志转为支持“新疆各族人民的革命”。在联盟的军事支持下,三区革命一度进展顺利,但局势渐渐脱离联盟掌控,莫斯科的态度也开始转为约束和限制,并在45年主持民族军和国民政府达成和平协议。莫斯科的输出革命之举,实际上让中苏两败俱伤,当49年刘克斯访苏时,朱加什维利同志甚至比土共更迫不及待的要求PLA迅速进入新疆,并愿意为此提供便利。


相比新疆,苏军进军东北造成的影响无疑要大得多。雅尔塔会议上,美英以旅大租界和维持外蒙现状作为苏军出兵东北的条件。随后,朱加什维利同志在与国民政府的谈判中,在雅尔塔协定的基础上,以不支持土共为条件换取了重庆承认外蒙独立,这就是《中苏友好同盟条约》。1945年8月9日,苏军发起进攻,8月18日,关东军投降,苏军随后控制了东北全境。④一开始,莫斯科对于维护《中苏条约》还算上心:苏军毫不犹豫地将先期赶到东北的土八路从苏控各大城市里赶了出去。


有必要谈谈的是联共和土共之间的恩怨。土共在联共指导下成立,是共产国际的下属机构,直到第5次反围剿失败,土共与莫斯科失去联系,才开始走上独立之路。红军到达陕北后恢复了与共产国际的联系,但随着土共利益诉求的觉醒,双方发生了冲突。第一次是西安事变,土共在电报上向莫斯科透露打算咔嚓常凯申,组建国防政府的意愿,并请求老大哥支持,朱加什维利同志在看完电报后毫不犹豫地把这个计划否决了,要求土共一切服从统一战线。第二次是皖南事变,土共已经制定好了军事反击方案,莫斯科得知后又给否决了,要求土共一切服从统一战线。第三次是关特演,背感压力的朱加什维利同志要求八路出击华北和东北的日军,这一次延安干脆利落地表示,战略配合可以,大规模出击没门;加上联盟援助中国抗战的物资武器,土共仅仅拿到了零头,更是因此心怀不满。双方渐行渐远,朱加什维利同志毫不掩饰的称土共为“人造黄油式共产主义者”,土共也向外界宣称自己“首先是民族主义者,其次才是共产主义者”。由于巴巴罗莎后联盟无暇东顾,加上共产国际解散,土共甚至一度动了换条粗腿抱的想法,历史先声上那些肉麻吹捧老美的文章大多是出自这个时期。⑤在土共的争取,更主要是重庆政权这个反面教材的衬托下,相当一部分美国驻华人员主张和土共合作。但华府维护常凯申的决心是不可动摇的,亲延安分子被陆续调回国内,土共抱美国大腿的计划失败,只得又回过头去向莫斯科表忠心。


苏军进军东北后,土共喜出望外,迅速制定了“放弃江南,抢占东北”的战略计划,抽调党政军精锐去接收满洲,但这个计划的实施前提老大哥能配合。然后,战后初期的联盟外强中干,其在维护自家饭碗上固然寸步不让,对于雅尔塔体系之外的利益却也是漠不关心,欧洲是这样,远东也如此。更何况朱加什维利同志根本不认为土共有夺取天下的能力,对他而言,土共仅仅是一枚与美蒋博弈时的棋子。当中苏谈判顺利,苏方的要求得到满足时,莫斯科不允许土共的革命破坏自己的既得利益,不仅强令马查东必须参加重庆谈判,并且在土八路赶到东北后,老大哥毫不犹豫地把他们从苏控大城市里赶了出来。


但转机很快就出现了。忠勇国军在抗战时转进得实在太远,抗战胜利后又忙着解决龙云,在抢占东北的进度上落后八路太多,为免夜长梦多,国军不顾与联盟达成的协议去借用美国的海运力量,而美国势力插手东北是莫斯科无法容忍的事情。同时中苏东北经济谈判破裂,常凯申组织全国反苏游行逼迫联盟从东北撤军。在不得不撤军的情况下,朱加什维利同志又重新拾起土共这枚棋子:苏军在撤退前给土共留下了大批缴获自日军的武器(坦克600飞机800重炮3000板载!),并秘密协助土共接管长春哈尔滨等大城市,同时也很明确的表示联盟不会直接插手国共战事,而此时,常凯申已经做好了全面进攻东北的准备。


不管怎么说,土共最终还是在东北站稳了跟脚,期间联盟方面的援助功不可没——个人认为,边境贸易和派遣专家要比坦克飞机重炮神马的重要得多。当48年土共在东北和华北取得军事优势后,联盟对华战略目标基本全部实现了——外蒙的独立获得了外交承认,旅大成了联盟的租界,中国的北方由一个亲苏的政权掌控着。最重要的是,获得这一切不需要联盟直接出面,不需要承担外交风险,相比之下,新疆的极端分子仅仅是个小麻烦。但是很快,联盟的大麻烦就来了:随着中国革命进程的加快,PLA开始了解放全中国的步伐。


上篇就写到这。



本文内容于 2011/2/14 13:09:30 被弥撒编辑

4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7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