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较林彪与粟裕在解放战争中的战略见解

阅江楼 收藏 72 15451
导读: 林彪在解放战争中的战略上的贡献主要有:         1、解放战争初期,即1946年1-6月,中央和东北局一度都认为国内和平是可能的,命令林彪集中主力与敌人决战,但林彪认为与蒋介石的和平是假的,建议作长期打算,实践证明是正确的。有林彪1946年1月5日9时电报为证:“中央并东北局:国内和平是否完全可靠,如完全可靠则我们在东北部队目前应集中力量作最后一战,如不可靠则仍分散建立根据地,准备应付敌明年之进攻。盼复” 显然,林彪对和平,对“最后一战”,是怀疑的和有保留的。   1月6日,中央在复电



林彪在解放战争中的战略上的贡献主要有:



1、解放战争初期,即1946年1-6月,中央和东北局一度都认为国内和平是可能的,命令林彪集中主力与敌人决战,但林彪认为与蒋介石的和平是假的,建议作长期打算,实践证明是正确的。有林彪1946年1月5日9时电报为证:“中央并东北局:国内和平是否完全可靠,如完全可靠则我们在东北部队目前应集中力量作最后一战,如不可靠则仍分散建立根据地,准备应付敌明年之进攻。盼复” 显然,林彪对和平,对“最后一战”,是怀疑的和有保留的。

1月6日,中央在复电中说:“国内和平有希望,保卫热河的战斗是带着决定性的。目前阶段中并可能是最后一战。” 1月26日,中央在《对东北和战方针问题的指示》中,明确指出:“我们完全不应该怀疑东北问题有和平解决与国民党实行和平合作的可能。”


林彪不但仍然怀疑,而且致电中央,据理力争,说明战争的危险性。“如我在这方面停战,而让敌自由攻击东北,则对我党的后果是很不利的,华北之暂安局面也决不会长久的。因此我们对现在所谓和平的实际收获,须清醒考虑之。” “和平在蒋介石的脑筋里根本就没有这两个字, 他只是在进行欺骗时才偶尔使用它.”“全国的和平是否有可能我们不了解情况,不好说,但在东北肯定没有和平!” 秀水河子战斗前,林彪给1师和7旅营以上干部做一次报告,讲东北形势,讲建立根据地.林彪说:“没有自卫战争的胜利,就不会有真正的和平。对这一点不保持警惕,就会陷入被动。


林彪还提出"我意必须坚持彼在东北不停战则我在华北、华中也不停战。" 可惜,老毛和关内各个战区的共军指挥官都没有林彪这样的认识,迷信和平民主新阶段,国民党达到了在东北不停战,在华北,华中停战的目的。东北的林彪与国军大打的时候,关内与国军“和平共处”,不仅没有向国民党放一枪,各个解放区在大力裁减部队。晋察冀的聂帅大力裁剪主力部队,刘帅的30万部队整编后也只有5万野战部队。

实践证明,在解放战争初期,林彪对“战与和”的战略判断是正确的,比很多人有战略头脑。



2、在1946年8月份的东北局会议上,林彪对于东北局势的发展提出了明确的战略意见。即:“东北战局的发展大体上要经过三个阶段:第一阶段:敌人进攻,我们运动防御并主动撤出一些地区;第二阶段:敌人占领了城市,进攻迟缓下来,我们则在运动中伺机消灭敌人的有生力量,并开始局部反攻;第三阶段:我们发动全面反攻,大量歼灭敌人的有生力量,把剩余敌人孤立在几个点和线上,最后加以消灭。林彪的战略清晰,因此我军在东北的每一个战略阶段和步伐都十分明确:


三下江南四保临江,歼敌4-5万,扭转了被动战局,由战略退却转入战略相持;

夏季攻势我军迅速由战略相持转为战略反攻,歼灭国民党军8.3万人,夺回42座城镇,扩大解放区16万平方公里,解放人口近1000万,控制铁路1250公里,使东、西、南、北满和冀察热辽解放区联成一体,并将东北国民党军压缩在中长路和北宁路两侧走廊地带,从根本上逆转了东北的战局,把杜律明打的挂官而去。

秋季攻势东北我军由战略反攻转入战略进攻:歼灭7 万,解放人口260 余万,收复攻克城市15座;冬季攻势打的陈诚晕头转向,歼敌15.6万,把东北的敌人压缩在几个孤立的城市中,我军即由战略进攻转入了战略决战。


到了战略决战,国民党就是用神仙来指挥也无法改变国军在东北的失败命运。林彪依靠正确的战略,在第一、二阶段,林彪避免在不利条件下与敌人过早的决战,不与敌人计较一日之长短,不计较一城一地的得失,坚持集中兵力消灭分散和运动中的敌人,在很短的时间内使东北形势变被动为主动,迅速改变了敌强我弱的战略势态,使自己处于优势的战略地位,并率先夺取胜利,大大加快了解放战争的进程!这才是大智慧,充分表现了林彪作为一个成熟军事家的的战略眼光。


关内战场上的刘邓和陈粟没有象林彪那样制定出指导一个战略区的战略方针,不具林彪那样从战略高度把握战争进程,从大处着眼的能力。陈粟打的仗基本是没有明确战略目标的糊涂仗,所以打了3-4年也没有从战略上改变敌我势态,直到战略决战,华东我军还在“以弱战强”,仍然没有扭转被动局面。造成这种局面是华东敌人太强我军太弱吗?事实是国民党对山东的“重点进攻”时总兵力也就45万,而华东共军在1947年1月,也就是在敌人“重点进攻”前,在山东的解放军野战部队10个纵队已经达到28万人,华东军区还有6个军分区共计地方部队30万人,再加上11纵(3.5万)和12纵(5万多人),总数超过60万。还有30-40万民兵和干部30多万,已经是以多打少。

关内关外共军指挥员的战略素养决定了它们的不同战争结局



3、林彪在1947年初在三下江南四保临江后, 林彪不失时机的提出南北满联军合二为一,这是为打更大规模的歼灭战进行的战略调整。虽然此时东北战场国军数量和质量方面仍然占着优势,但由于林彪的战略调整非常及时和成功,从此开始转入反攻和主动,没有大的战略视野是做不到的。关内战场的指挥员就没有这个战略视野。


对比此时的关内战场,解放军在中原和华东两个战场的总数已经达到100万,超过国军这两个战场的国军总数70万。机动部队共军的优势更明显,华野年初就达到27.5万,中原野战军年中也达到28万,加在一起就是55万多,已经远远超过了国民党在这两个战场的机动兵力约25万(40个旅)人的兵力,但由于战区指挥员缺乏林彪那样从战略高度指挥全局的能力, 不懂得在战役上进行配合,各自为战, 反被国军集中力量各个击破。47年7月,刘邓在鲁西南与华野的外线兵团也已经靠拢了,但却不知道两军配合作战,而是跑到大别山损失惨重。华野7月分兵后,内外线兵团也不知道配合,使华东不仅一度丢了全部根据地,主力也一时失去战斗力。


关内战场在1947年的惨败后,粟裕48年4月才提出“集中兵力打大仗”主张,比林彪晚了半年。被老毛多次赋予指挥华野责任的刘邓却始终没有提出两军配合作战的战略计划,没有担负起指挥两军的责任。邓小平是政委,没有军事才能,不谈也罢。刘帅早年被党内称为大军事家,也这样没有战略眼光,没有起到应有的作用,实在有负盛名。




4、1948年初,林彪拒绝了老毛要他在春天南下作战的意见,避免了对我不利的过早的战略决战。在1948年7月,林彪主动提出了在秋天“以最大主力南下作战”,此次南下最后演变成了辽沈战役并取得了空前的胜利,实践证明是正确的。毛要林彪春天南下是错误的,这一点毛泽东在后来也认识到“先打长春比较先打他处要有利一些”。同意了林彪的意见,说明毛比现在一些人懂打仗!林彪选择了适当的“时机”---即1948年9月打锦州才是取得辽沈战役的关键。就像商业投资一样,看好一支股票不等于就要立即卖进,选择适当的时机才是决定胜负的关键。同样一只股票,半年前买进和半年后卖进结果会完全不同!在战场上与在股市上有相似之初,选择适当的“时机”更重要,也更难。



5、辽沈战役后期,1948年10月30日,林彪就提出立即开始入关作战:“等营口,沈阳之战结束后,稍加补充,即向北平,天津前进,夺取平津”。但毛泽东要求林彪至少休息一个月。在10月31日,毛泽东回电:“东北主力除四纵、十一纵既行南下作战外,其余在沈营战斗结束后,应休整一个月左右”。(华北解放战争记实。人民出版社2001年:P446)


林彪于11月15日向中央军委建议:“暂不攻太原,而集中力量迅速包围保定或张家口……对所包围之敌,采取围而不攻的办法,以达到拖住敌人的目的”。首次提出了对傅作义集团采取“围而不打”的方针,对稳住傅作义发挥了重要作用。打张家口按正是林彪11月15日建议的结果!虽然军委此前也考虑过这着,但认为不合适(此前军委的意思杨部是要加入太原方面的))。毛开始并不愿意按林的建议包围张家口,甚至都说“蒋傅要撤就让其撤走”(见军委11月17日给林彪的回电)。军委于11月18日接受了林彪的建议,命令华北第一兵团停止攻击太原,避免刺激傅作义早日向绥远逃跑。 实践说明,林彪11月15日建议中央暂不攻打太原,“围而不打”以拖住傅作义也是有战略眼光的!




6、平津战役中,林彪把毛泽东的“先打两头后打中间”战略,改为“放弃两头直取中间”,实践证明其是正确的。当时毛泽东提出的平津战役总战略是“先打两头后打中间”,即:北打新保安、绥远、大同,南打塘沽、大沽、芦台,然后再对北平、天津之敌包围歼灭。对这一战略当时上下均认为很高明,但林彪却对这一战略做了根本性的重大调整。即:“放弃两头打中间”。南面放弃打塘沽、大沽,集中兵力包打天津,北面放弃打绥远、大同,调“两杨兵团”参与集中兵力围打北平。林彪担心按毛泽东的打法,在我先打两头时,北平、天津的敌人重点兵团会乘我中间兵力相对薄弱,“以孤注一掷之决心强行突围,以图饶幸之成功”。毛泽东立即同意了林彪的要求。林彪随即改变战略部署,集中所有的兵力将北平、天津之敌50余万人团团围住,形成“不战而趋人之兵”的巨大军力优势。傅作义打也打不过,逃也逃不了。天津之战粉碎了傅作义的最后一点饶幸之心,使他不得不举起了白旗,共产党以最小的代价取得了平津战役的彻底胜利。


打仗要抓重要矛盾,只要歼灭了敌人的主要力量就抓住了战争胜负的关键,切忌面面具到因小失大。实践证明辽沈战役、平津战役因为抓住歼灭了敌人的主要力量而迅速取得了战争的胜利。那些暂时逃跑的少量敌人最后大部主动投降了,并没有因为他们的暂时逃跑而影响战争的进程!说明林彪“抓大放小”是非常有战略眼光的!


7. 林彪在平津战役的主导思想是争取和平解决,但要立足於打,丝毫不放松战争准备。虽然当时和平谈判解决的可能性很大,但是林彪命令部队丝毫不放松攻打北平的准备。这无疑是很正确的。

正是因为傅作仪等真正感到了四野部队进行了严肃认真的攻城准备,才使他选择了投降。如果象粟裕在上海战役那样,根据一点不实的情报就判断国民党可能和平起义,只准备如何接收上海,忽视军事准备,作战部署很随意,战前根本没有规定各个部队的任务,临战也不召开参战部队首长军事会议,不研讨作战方案就下达了作战命令和部署,那么,四野就可能犯三野在月埔所犯的错误,傅作仪甚至可能不会起义了。





粟裕在解放战争中基本没有站在全局的高度提出过什么战略,但是他站在战役指挥的角度提出过一些战略,但这些战略的提出恰恰暴露了粟裕战略眼光的不足。


粟裕战略眼光不足的表现之一:


1、解放战争初期,粟裕提出先内线歼敌的的方针,打了“七战七捷”,似乎是正确的。但粟裕在“七战七捷”后仍然不愿意主动去两淮!因小失大,导致两淮丢失,最终苏北根据地尽失,这暴露的粟裕战略眼光严重不足。苏中不是国军进攻的重点,国军当时的战略重点是进攻两淮,攻击主力是国军74师,钢7军,整编28,58,69师等部队。一旦在两淮得手,国军就可以切断华中我军的退路。由于粟裕战略全局观念较差,没有识破国军的战略图谋,没有主动率主力去两淮迎敌。在敌人要攻克两淮的时刻,粟才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急忙率苏中主力到两淮,但为时已晚,最后是两淮丢了,苏中不战而退落荒而逃。因此,陈毅批评粟战术胜利,战略失败是有道理的。粟此时在战役指挥方面比陈司令要强一些,但战略方面确实不如陈司令。



2. 据陈世榘回忆,粟裕在解放战争初期提出过“西渡运河,出击淮北,如果不行就去大别山”的荒唐战略。


陈世榘回忆道:“在讨论作战方针的过程中,还有一“西渡运河,出击淮北”的方案。这个方案,陈毅在9月28日、10月1日10月9日,粟裕在10月1日,12月18日,给中央军委的关于华东战场作战方针的建议报吿曾多次提出过。陈毅、栗裕考虑这个方案的理由是,当时苏北、鲁南地区的形势很紧张,调两个野战军的主力部队西渡运河,出击淮北。可诱鲁南,苏北之敌增援o 10月,我回华东之后,粟裕曾就这个方案要我部署渡河问题。他说,“部队耍准备西渡运河,关键是渡河工具问题。”我问:“是过去一部分,还是全都过去?他说:‘全部过去o”我又问:“对下一步的作战有什么考虑?’他说:“在淮北地区寻机歼灭敌人,打好了,在豫皖边境建立根据地,打不好,就转到大别山地区。”


陈世榘觉得这个战略是错误的。理由如下: “1、整个野战军渡河是个问题,运河水深不能徒涉,沿河船只,渡口均被敌人控制,架桥没有工具、材料。同时。敌人有飞机。白天不能架,架成了也会被敌人飞机炸毁。夜架日拆前送后运则会拥挤不堪。根据当时的情况,只能搜集少量的汽油桶架轻便浮桥。可这么多的部队,汽油桶哪有那么多?这种浮桥也只能过步兵和轻武器,重武器怎么办?当然这只是些技术问题,更重要的是过运河的战略意图,如果确有战略意义,这些技术问题也不是不能克服的红军长征过大渡河,那么困难都能过得去,现在的条件比那时要好得多了。我主要认为西出淮北,转入大别山的战略意图是不妥当的

2,淮北地区南靠淮河、长江北有徐州、陇海路,西有津浦铁路和运河,中、小河流纵横其间,近似水网地带,大兵团作战回旋余地不大,更重要的是这个地区原是新四军第四师的根据地,四师撒出后,根据地遭受严重破坏,群众基础比较薄弱。这么多部队到那里去作战,前运后送困难很大,不能久留,下一步行动更不方便。

3.整个野战军西出之后,我苏北、山东地区无主力部队作战,敌人会很快占领这里的老解放区,然后转兵尾追我军西进,从而将进攻华东之敌引向中原地区,集中兵力与我陕战。我们这样做,丢掉一个老解放区,再去开辟一个新的地区,也决非容易之事。何况,此时各个战场上的形势都比较紧张,仅我华东部队转入外线作战,缺少战略上的配合,实难奏效。”


这个方案后来被军委否定 ,军委12月24日便明确指出“集中兵力于鲁南作战”。




3、 1948年初,粟裕力谏毛泽东“华野一兵团暂缓渡江”而“集中华野、中野主力打大仗,歼敌重兵集团于长江以北”现在被一些人吹嘘为具有战略眼光,是为将来的大决战做了战略准备。实际上,此电报仅是粟欲害怕离开根据地作战找的借口,说他留下是为了打战略决战是没有根据的。因为粟裕留下来后从并没提出过中原华东两大野战军联合作战消灭敌人主力兵团的作战计划。粟裕当时的设想仅仅是依靠华野消灭第五军,但即使这个设想也没坚持,到豫东战役时粟裕就把作战目标变成了围歼区兵团,结果华野被第五军追的落荒而逃。即使在打完豫东战役、济南战役、在东北战略决战快要胜利的情况下,粟裕也没有提出战略决战的设想。

在战略决战前,粟裕于是9月24日提出了四个华野作战方案。建议中作战规模最大的方案的战役目标为攻占两淮(淮阴、淮安)及海州、连云港等国军即将放弃之地,称为淮海战役。因两淮、海连并无国民党的精锐兵团,其歼敌计划没有包括任何国民党军队的主力兵团,说明粟裕此时并没有与国民党军队的主力部队打仗的意图,更别提要与国民党军队决战了。与后来的淮海战役相去甚远,是“小小淮海”,是缺乏战略眼光的。

毛泽东在9月26日回电中提出“第一个作战应以歼灭黄(百韬)兵团于新安、运河之线为目标”,要求华野在10月10日以前做好充分准备。”华野经过历时20天的会议(10月5日-10月24日)讨论后接受了这个提议。这包括了歼灭黄(百韬)兵团的计划才是“小淮海”。

11月2日辽沈战役结束后,11月8日粟裕发了个“齐辰电”:“由于近来全国各战场的不断胜利,尤其是东北的伟大胜利与完全解放,促成战局的急剧大变化。”提出“我们在此次战役于歼灭黄[百韬]兵团之后,不必以主力向两淮进攻(新海敌主力已西撤),而以主力转向徐(州)固(镇)线进击,抑留敌人于徐州及其周围,尔后分别削弱与逐渐消灭之(或歼孙兵团,或歼黄维兵团)”。11月9日深夜,中央军委的复电:“应极力争取在徐州附近歼灭敌人主力,勿使南窜。” 这时“小淮海”才变成了 “大淮海”。


也就是说,粟裕在战略决战前只是提出了一个“小小淮海战役”的计划,是缺乏战略眼光的。毛泽东提出了打“小淮海”的战略,粟裕考虑了20多天才接受。后来在辽沈战役胜利的鼓舞,才提出了“大淮海”。仗都打的这个程度才想到战略决战,只能说粟裕战略眼光太有限了。


33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热门评论

粟裕就是这个水平,他打的仗一贯只注重一城的得失与围歼GUO军一,二个师的部队。几乎不在战略高度考虑问题,军事指挥只看到眼前一两步,看不到大方向,像孟良崮,以华野全部搏GUO军74师,虽然获胜,要是输了华野可是全军覆没,做为一军之统帅以大博小的行为是不适宜经常为之的,可是粟裕却不以为戒,华野7月分兵后却一再为之,结果在南麻,临 月句 ,土山集连吃败杖,部队损失4,5万人马,越打越弱,华野7,8个月的时间都没打什么象样的仗。像粟裕这样的将领无论战役,战略水平和林彪都不在一个档次上,只有一样。就是败仗?而且是一些接二连三的败仗,林彪这点可是比不上粟裕的。

28楼sxxxxkp

只能说,楼主太不客观。粟裕提出的战略不对,是水平不行;提出的战略对了,也是因为别的原因,不是他水平有多高。在楼主看来,一句话,粟裕的水平不行,打的再好,也是水平不行。这样的帖子,除了骗工分,还有什么作用?

7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