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日之神鹰天降 作品相关 伊宁事变作战历程简述(五)

zjqian96 收藏 2 92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555.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555.html[/size][/URL] 第二天,9月6日承化再次被围,“民族军”企图劝降守军,遭守军拒绝。此时,因和丰、布尔津、哈巴河等县相继失守,承化已十分孤立,且城内供给困难、增援无望,骑11师师长宛凌云、阿山专区专员高伯玉、骑11师33团团长戴奎决定率守军和城中百姓共3000余人,携带剩余粮食弃城向北突围,经承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555.html

第二天,9月6日承化再次被围,“民族军”企图劝降守军,遭守军拒绝。此时,因和丰、布尔津、哈巴河等县相继失守,承化已十分孤立,且城内供给困难、增援无望,骑11师师长宛凌云、阿山专区专员高伯玉、骑11师33团团长戴奎决定率守军和城中百姓共3000余人,携带剩余粮食弃城向北突围,经承化北部的阿尔米特达阪,希望能暂时进入外蒙古避难。承化遂于9月7日被敌占领。随后,“民族军”独立骑兵第2旅兵分三路追击承化突围军民。在承化城外十多公里突围军民后卫队伍被“民族军”骑兵追及。双方交火后,突围军民伤亡不小,一部分逃散。9月8日上午10时,突围军民进入中蒙边境奥尔尕提达坂南口的山沟,遭到埋伏在两侧山上的外蒙军阻击,国军多次向达阪两侧的山头反击均失利。当天夜里,骑11师33团戴奎团长率50余名官兵往奇台方向突围而去,经乌河穿越将军戈壁,一路上以马肉、马尿维持生命,最后仅有8、9人生还到达奇台。

9月9日,“民族军”赶到,与外蒙军前后夹击承化突围军民。经激战,骑11师师长宛凌云、阿山专区专员高伯玉和所部官兵1836人及部分百姓被俘,另有少数人员穿越戈壁滩突围,承化国军守军损失步枪1686支、轻重机枪52挺、迫击炮8门、马600匹和大量弹药。9月20日,叛军阿山游击队被改编为“民族军”阿山哈萨克族骑兵团,达列力汗为团长。阿山地区也落入“民族军”手中。

蒲犁县(今塔什库尔干塔吉克自治县)位于塔什库尔干河左岸,向南与阿富汗、巴基斯坦接壤,向北与苏联接壤,向东通往叶城、莎车。蒲犁国军守军为一个营,兵力360余人,分驻在县城及塔合满、哈拉苏、苏巴什、布仑口等各边卡。1945年6月,在蒲犁的地下秘密组织及潜入境内的苏联特务煽动下,当地维吾尔、塔吉克、柯尔克孜等族少数民族牧民进行了武装暴动,并以此组成了游击队,然后攻占了国军驻塔合满边防哨卡。接着,暴动游击队秘密潜入布仑口附近,企图组织暴动,但布仑口国军守军早有防备,经过短暂的交火,将暴动游击队击退。

此后,暴动游击队进入苏联境内,编为“民族军”蒲犁游击队,以苏联托合托米什为基地,接受苏方的武装、训练,并由苏联军事顾问-苏军中将科兹洛夫指挥。与此同时,科兹洛夫制定了一个兵分三路,直取迪化的作战计划:北线攻占塔城、阿山专区;中线占领精河、乌苏两地,进而向迪化进攻;南线在南疆地区以游击战切断国军驻南疆部队与省城迪化的联系,从而牵制南疆国军兵力不能北调增援迪化,进而确保进攻迪化作战成功。

8月中旬,“民族军”蒲犁游击队越境,再次进攻蒲犁。8月15日夜,“民族军”在优势炮火支援下,向蒲犁县城和各哨卡发起全面进攻。面对“民族军”的猛烈攻势,蒲犁县城守军不支,只能突围撤退,蒲犁县城失守;各边防哨卡守军也均遭敌猛攻,被迫向叶城、莎车方向突围。9月4日,蒲犁全境陷落。“民族军”游击队通过吸收大量当地暴动人员扩充部队,组建了柯尔克孜骑兵团和塔吉克骑兵团;“民族军”成立了“蒲犁专署”和“蒲犁革命军总指挥部”,加紧整训部队,准备向蒲犁以东地区进攻。

在1945年9月,“民族军”(内有大量越境参战的苏军)在苏军炮兵、坦克装甲车车辆和苏军飞机的支援下开始向迪化进攻。

“民族军”首先向通往迪化的要道乌苏、精河进攻。“民族军”在10余门火炮和苏军飞机的火力支援下进攻乌苏。乌苏守军为新45师一个营,面对强敌,守军拼死战斗。但“民族军”占有火力、兵力双重优势,乌苏外围阵地很快被敌突破,守军与攻入的“民族军”展开残酷的白刃战,最终全部阵亡,乌苏失守。

在精河,“民族军”集中30余门火炮、一辆苏军轻型坦克和数量苏军装甲车,配合步骑兵向守军进攻。"民族军"在猛烈的炮火掩护下,以苏军轻型坦克、装甲车担任第一线冲击,并得到了苏军空军的空中支援,猛攻国军阵地。守军国军新编第45师部队不支,向玛纳斯方向突围,但途中被“民族军”骑兵部队追及。国军被"民族军"骑兵以快速冲锋分割包围,新45师部队伤亡惨重,新45师师长郭岐少将被俘,另有一个团突出重围,撤退至玛纳斯河,此处距迪化仅150公里。此后,国军和“民族军”在玛纳斯河沿岸形成对峙状态。

同时在迪化的国军决定死守迪化,第8战区副司令长官兼参谋长郭寄乔抵达迪化亲自指挥,将第46师部署在绥来,并在绥来成立前线指挥部,第46师师长徐汝诚担任指挥官,防卫第一道防线玛纳斯河;新2军军部由绥来移至景化(今呼图壁),并在此建立第二道防线,由新2军军长谢义锋指挥新2军部分部队防守;从青海来援的骑兵第5军之骑兵第1师(师长马呈祥)接替暂编第3师的防务,驻防迪化、景化一线;暂3师调往焉耆担任防守;第43军军长杨德亮指挥新45师部队加强伊吾、哈密的防守,其中徐达率领新45师一部担负七角井防守任务。

但是面对由苏联装备、训练、指挥并得到苏军坦克、炮兵、苏军飞机支援的“民族军”和苏联正规军,国军第8战区司令长官朱绍良仍十分担心迪化将不保,在战事最危急时刻,朱绍良曾经在8小时内给国民政府军委会委员长蒋介石连发三份急电“......内乏可用之兵,外无一旅之援......迪化危在旦夕,卑职惟有以身殉职,与国TG存亡,上报党国......恳请钧座速筹良策”。 这种情况下,国民政府顺应抗战胜利后全国和谈的潮流,开始通过外交途径与苏联交涉,之后在苏联斡旋下与“临时政府”进行和谈。后国军援兵陆续到达,迪化之围遂解。

南疆地域广阔,在1940年代,南疆人口占新疆总人口的70%,其中全疆维吾尔族80%在这里居住。当时南疆设有焉耆、阿克苏、喀什、莎车、和田5个专区,共辖35个县。伊宁暴动发生后,南疆各地区的地下秘密组织纷纷开始行动,煽动少数民族民众加入暴动,并组织游击队以游击战袭扰国军守军及政府机关。

自伊宁事变发生后,新疆省政府、第8战区司令长官部在南疆与伊犁地区相接的各重要山口、冰达坂增派兵力,加强南疆地区的防守。国军兵力部署是:预7师第20团驻焉耆,担任察汗乌苏、库尔克斯台和大林达坂的防守;新骑2师第4团驻库车,其中一个连又两个排驻拜城,一个连驻黑鹰山,一个排驻铁列买提达坂;新骑2师第5团驻阿克苏;骑兵第1师第2团、骑兵第12师师部及所部第34团一部驻喀什;骑兵12师第36团驻莎车,其中一个营分驻在蒲犁各边防哨卡;骑兵12师第35团驻和田。

焉耆所辖区域广阔(包括今天的巴音郭楞蒙古自治州所属的8县1市),北临天山,南连西藏,东接青海,其北部、西北部可经天山直通伊犁专的特克斯、巩留、新源、精河和乌苏等县,向东经托克逊可到达省城迪化,是北疆和南疆的交通咽喉,是新疆国军补给、运输的必经之地。

早在1944年12月,特克斯、新源、巩留、昭苏等地的政府机关工作人员和难民沿山路向焉耆撤退,在特克斯、新源等地活动的叛军游击队通过天山间道,沿达尕特达坂与和静县东北的巴音布鲁克追击。巴音布鲁克(蒙语"丰富的泉水"的意思)是位于大、小玉尔都斯高山盆地连接处的谷地中的一座小镇,四周环山,是伊犁专区通往焉耆、和静、库车的重要隘口。12月25日,撤退的政府机关工作人员和难民在玉尔都斯山被叛军追及,仅有数十人突围生还。接着,叛军尼克丁游击队在当地组建。巴音布鲁克也被该部叛军攻占,随后该部叛军以巴音布鲁克为根据地,驻守玉尔都斯山,阻击焉耆方向国军向伊宁增援。此后,焉耆警察局警察部队多次向该部叛军进攻,以夺回巴音布鲁克,但均告失利。1945年4月9日,“民族军”向焉耆的库尔克斯台进攻,焉耆、和静当地的旧土尔扈特汗满王福晋-乌静彬组织了一个300人的蒙古自卫队,向“民族军”发动反击,试图将“民族军”的进攻击退并夺回巴音布鲁克,但是这个自卫队刚与“民族军”遭遇,就几乎全部缴械投降,有208支步枪、4挺机枪、3.9万余发子弹及大批粮食牲畜被“民族军”缴获,库尔克斯台落入敌手。

1945年5月下旬,“民族军”进攻哈尔尕提,守军一个连经拼死力战,大部阵亡,只有少数官兵突围生还,哈尔尕提失守。接着,大林达坂也被敌攻占。

到1945年6月,“民族军”一个团的兵力前出至巴轮台,并威胁托克逊。若是巴轮台和托克逊被攻占,南、北疆将被“民族军”分割开来。6月底,焉耆国军守军预7师20团主力主动出击,经多次战斗,将该部“民族军”的进攻击退。

同年8月,“民族军”特克斯骑兵第2团,以达尕特达坂为中心,控制了分属库车和焉耆县的奎昆、托克桑和铁列买提达坂一线,后该团派出了一个骑兵营增援阿克苏方向的“民族军”作战。 而在当年5月,“民族军”霍城游击队完成整编,并经过苏联方面两个月的训练,然后在那斯诺夫指挥下,经新源翻越天山冰达坂到达托克逊的阿拉沟口,袭击了当地守军一个连,守军阵亡10余人。之后,该部“民族军”游击队一直以游击战袭击托克逊一带的国军守军。8月10日,该部“民族军”袭击了托克逊东部的一个警察所,并不断在托克逊一带散发传单、煽动当地少数民族民众参加暴动。后来,国军预7师第20团部队向“民族军”发动猛烈攻势,并攻占了阿拉沟口---这一“民族军”向新源撤退的必经之地。“民族军”霍城游击队向阿拉沟口进攻,经激战两天,仍无法突破守军的阻击,只得放弃从此处撤往新源的计划,继续以游击战骚扰当地。

1945年9月,“民族军”尼克丁游击队等部队猛攻焉耆县城,国军守军历经血战将敌击退,守军阵亡60余人。同时,“民族军”一部进攻和静县以北的乌瓦门(今瓦明), “民族军”600余人于9月23日进攻位于和静县西南30公里处的察汗乌苏,均被当地守军击退。此后,焉耆县国军守军与“民族军”依斯哈克拜骑兵大队(由进攻该地区的那斯诺夫、尼克丁、特克斯等游击队组建,即后来的特克斯骑兵旅)在玉尔都斯山区、库车、焉耆一线形成对峙状态。

在1945年6月,“民族军”在进攻焉耆守军的同时,也开始向阿克苏北部进攻。6月16日,民族军一部(总兵力4500人,马1500余匹,装备步枪1700多支、迫击炮16门和轻重机枪68挺)由昭苏、特克斯、巩留出发,并在得到黑鹰山的武装暴动人员的支援后,于6月26日向铁列买提达坂发动进攻。国军新骑2师第4团有一个排的兵力在此地驻防,守军力战不退,但终因寡不敌众,全军覆没,铁列买提达坂失守。7月上旬,新骑2师第4团团长马德鸿亲自指挥所部反击,新骑2师第4团由克利西和松树达坂兵分两路夹击占领铁列买提达坂的“民族军”,该部“民族军”被击退,铁列买提达坂被国军夺回。

7月18日,“临时政府”决定由阿布都克阿木.阿巴索夫、哈斯木江.康贝里、苏皮阿洪率一支“民族军”骑兵部队,由伊犁专区开往阿克苏地区,增援进攻阿克苏的“民族军”。8月3日,“民族军”经休整、补充之后,重新发起进攻,新骑2师第4团在铁力买提达坂与“民族军”一直激战至8日,新骑2师第4团部队伤亡较大,被迫撤退至拜城河色尔一带组织防御。

同时,由伊犁来援的“民族军”骑兵部队计划经昭苏南面,翻越木扎特大坂,再经过库尔干山口,向阿克苏进攻。国军库尔干山口守军派一部兵力在冰达坂设防,而且冰达坂积雪深厚,该部“民族军”骑兵见无法从库尔干山口通过,便改道经特克斯县东南面的阿可布拉克达坂翻过天山。“民族军”骑兵部队连续翻越了几个达坂,但其一直在雪山峡谷中行进,行动极为困难,粮草也越发缺乏,到达阿克达坂时,已无法继续翻越,被迫再次改变行军路线,向东迂回,经特克斯县科克苏北边的琼库什塔依,在8月8日进至拜城县东北的黑鹰山,并向当地守军新骑2师第4团一个连发起猛烈的进攻,激战至8月10日,守军大部阵亡,连长率30多人突围撤往库车,黑鹰山失守。

接着,该部“民族军”西进,并得到焉耆方向的“民族军”部分部队(由苏军顾问纳斯洛夫指挥)的支援,于8月14日包围了拜城县城,分三路向拜城县发起攻击,守军新骑2师第4团一个连又两个排顽强抵抗,经一夜激战,至8月14日晨8时许拜城失守,守军阵亡70余人、被俘40人,仅有极少数官兵突围撤至阿克苏。

“民族军”占领拜城后,在城中散发传单,吸收当地少数民族暴动人员及拜城被俘的一些少数民族士兵参加,以继续扩充兵力。

这时,“民族军”总指挥部命令该部“民族军”部队继续西进,打通伊犁通往阿克苏冰达坂的道路,夺取库尔干山口,拿下阿克苏县;“民族军”纳斯洛夫部返回焉耆,牵制焉耆、库车一带的国军,阻止其增援阿克苏守军。 8月19日,“民族军”沿天山南坡西进,向温宿以北的克孜勒布拉克和破城子发起进攻。国军新骑2师第5团严令当地守军死守。8月20日,“民族军”抵达破城子北冰达坂,将守军新骑2师第5团一个连包围,新骑2师第5团第2连由札木台增援,在盐山口与该部“民族军”的特克斯骑兵第2团主力遭遇。经激战,新骑2师第5团第2连增援部队不支,撤回札木台,防守破城子北冰达坂的国军部队也被迫放弃冰达坂撤退到阿克苏。8月21日下午,“民族军”到达库尔干,库尔干位于两山之间,筑有坚固城墙工事,守军兵力200多人。当夜,“民族军”发起了进攻,国军守军早有防备,依托坚固工事顽强抵抗,与“民族军”连续激战了6个多小时,战斗陷入胶着。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