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日之神鹰天降 作品相关 伊宁事变作战历程简述(四)

zjqian96 收藏 1 98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555.html


1944年11月27日,苏联方面在伊宁设立两个军事顾问团(代号为“1号房子”和“2号房子”,分别由符拉基米尔. 科兹洛夫和符拉基米尔.斯特潘诺夫为顾问团长),同时由内务部特务司司长叶格纳洛夫指挥的行动小组,坐镇阿拉木图,遥控指挥伊宁“临时政府”的一切行动。

伊宁被叛军攻占后,伊宁县城仅有艾林巴克-伊宁机场、梁乡庙据点仍在守军的手中,距伊宁不远的霍城、绥定、惠远三地国军驻军只有保安第4团共计8个连的兵力。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第8战区司令长官部和新疆省政府立即调集部队,迅速增援伊宁,平定叛乱。但第8战区司令长官朱绍良因顾虑新疆国军兵力不足,未派出大部队由迪化出动增援伊宁,开始时仅派出中、小规模部队分多路增援(另一方面,朱绍良向苏联驻迪化领事馆提出交涉,但苏联方面自然是不承认与此事件有关)。第8战区司令长官部增援伊宁作战计划:以5个加强连沿迪伊公路经二台达坂、芦草沟,与绥定、惠远驻军会合后,从西面增援伊宁;1个加强骑兵营由精河经阿恰尔达坂,与驻阿恰尔达坂的部队会合后,从北面增援伊宁;1个加强营由温泉经三台海子、阿克苏达坂、二台达坂,与霍城守军会合后,从西南面增援伊宁;2个加强骑兵连由焉耆经达尕特达坂、阿拉吐帕、巩留从东南面增援伊宁;1个加强骑兵营由阿克苏经过木查尔特冰达坂、昭苏、特克斯,从南面增援伊宁守军。


11月10日,朱绍良命令国军第45师师长谢义锋率一个团部及两个营、预7师师长李禹祥率师直属部队与20团2营及新疆屯垦使公署炮兵团增援伊宁。随后,第45师部队、预7师师部与炮兵团由迪化分乘卡车抵达精河进驻,预7师直属工兵连进驻三台,预7师直属骑兵连进驻南山。该部国军以一部兵力经过大河沿子、登路司口,进驻温泉、博乐,以3个营的兵力作为先遣部队沿迪伊公路赶到三台、松树头集结,准备经二台达坂向芦草沟方向攻击前进,增援伊宁。此前在巩哈暴动时,二台达坂就已叛军二台游击队(由二台公路段长俄罗斯人列斯肯指挥)所占领。


11月13日国军发起进攻,夺回了二台达坂,将叛军游击队击退至新二台。此时,叛军绥定游击队一部到达果子沟,与叛军二台游击队会合。叛军游击队破坏公路、桥梁,并以树木、石头设置路障, 此时正是寒冬,二台达坂附近平均摄氏零下40多度,山谷中大雪寒风,道路积雪甚厚,叛军修筑了许多冰墙、雪壁工事(从这些也可看出,叛军游击队经过正规军事训练),阻击国军的增援。后双方反复拉锯战。


12月2日, 国军以一个营的兵力正面进攻二台达坂,另外两个营从二台达坂左、右两翼迂回攻击,策应正面进攻。担任正面进攻的部队在山谷的深厚积雪中艰难行进,在二台达坂各重要隘口遭叛军游击队伏击,战斗陷入胶着;从左右翼迂回侧击叛军的部队,日夜在山谷积雪中行进,冻伤减员甚多,补给不继,遭叛军游击队优势兵力前后截击、袭扰。其中,预7师进攻部队在大河沿子遭遇叛军伏击,部队伤亡惨重,激战中,师长李禹祥与第21团副团长潘佑仁负伤(潘佑仁副团长后送迪化救治,因伤重抢救无效身亡)。最后,三路进攻部队均损失较大,被迫于12月10日撤退回三台,与重占二台的叛军游击队形成对峙。国军先遣部队从二台达坂方向增援伊宁受阻。

与此同时,叛军游击队总司令部集中兵力向伊宁县城艾林巴克-伊宁机场、梁乡庙据点和位于伊宁西北方向上的霍城、绥定、惠远发起了进攻。霍城、绥定、惠远三个城镇相距不远,是迪伊公路必经之处,战略地位十分重要,霍城县西的霍尔果斯是伊犁地区与苏联贸易往来的重要口岸。国军在这三地的驻军是保安第4团的8个连,另有警察部队一个连。国军只要坚守住这三地,不仅可将叛军游击队同苏联的陆路联系切断,而且可接应从二台达坂、果子沟方向来援的国军增援部队,能够对伊宁方面叛军游击队构成严重威胁。


叛军游击队总司令部调参加伊宁暴动的一个游击大队赶到霍城,与早在伊宁暴动初期就已组建的叛军芦草沟游击队、绥定游击队、回族游击队等会合,并设立游击队指挥分部,编成了4个骑兵大队,装备有苏联援助的火炮、迫击炮和轻武器,将霍城、绥定、惠远三地分割包围。


1944年11月20日黎明,叛军莫古特洛夫骑兵大队及大批当地少数民族暴动人员,兵分三路向霍城发起攻击。霍城守军为国军保安4团两个连及部分警察,总共仅有300余人,但该城城墙较高 ,且很坚固,守军凭借城墙顽强抵抗。在优势火力支援下,叛军游击队及暴动人员搭起长梯攻城,城墙上弹如雨下,经4小时的激战,守军伤亡惨重,一部被俘,霍城失守。


绥定是伊犁地区粮饷库所在重地,国军保安4团两个连驻防于此。12月19日, 绥定叛军游击队进攻绥定县城,保安4团两个连将叛军发动的第一次攻城击败,但守军也伤亡较大。叛军游击队又经过几天准备,在12月25日黎明再次攻城。在炮火掩护下,叛军把大量炸药埋入城墙脚下,将城墙炸塌一大段,叛军攻进城内。经过激烈巷战, 守军大部阵亡,少数突围,但在突围途中也被叛军游击队骑兵追及,全军覆没。至此,绥定陷落敌手。


叛军游击队攻占霍城、绥定后,随即集中主力进攻惠远,并由苏联军事总顾问科兹洛夫统一指挥。惠远守军是保安第4团团部、下属的两个骑兵连、一个迫击炮连及部分警察,由保安第4团团长陈伯良及从伊宁突围而出的的伊犁专区警察局局长兼专员高炜指挥守城。此时,惠远已被敌围困了一个多月,加上霍城、绥定均被敌占领,惠远成了一座孤城,弹药不足、粮食缺乏。叛军游击队对守军劝降,被守军拒绝。守军与人数、装备均占绝对优势的叛军展开激战,到12月31日,惠远城破,保安第4团陈伯良团长和伊犁专区警察局局长兼专员高炜自杀殉国,守军大部阵亡,一些官兵突围,渡过伊犁河向察布查尔撤退,途中遭追击的叛军游击队骑兵攻击,全部阵亡。之后,惠远城内的许多汉族平民遭到叛军屠杀。


至1944年12月31日,霍城、绥定、惠远三地均被叛军游击队攻陷,国军伤亡千余人,损失步枪700余支、机枪9挺、火炮及迫击炮共6门。


霍城、绥定、惠远三地被攻陷后, 叛军游击队就地进行休整,补充弹药物资。之后,叛军游击队总司令部命令该部:以一部分兵力投入果子沟方面作战,阻击国军的增援部队;回族游击队在克热木阿吉、满苏尔、落敏尤夫指挥下赶到伊宁,参加对艾林巴克-机场守军的围攻;其余编成一个团,后来编为“民族军”绥定第1步兵团,准备投入后续战斗。

叛军也加紧了对艾林巴克兵营-伊宁机场、梁乡庙据点的围攻。面对实力强大的敌军,国军守军利用阵地工事及航空机枪火力顽强抵抗。11月22日,第8战区司令长官部派预7师副师长杜德孚再返伊宁,负责指挥部队坚守,杜德孚副师长以空投伞降进入艾林巴克兵营-伊宁机场守备阵地。伊宁机场在国军手里,第8战区司令长官部计划通过飞机空运、空投军火及粮食物资,对守军补给,使守军坚守到援军到达。叛军游击队接连发动猛烈攻势,昼夜持续进攻,白天进攻的主力是叛军游击队(在暴动之前及初期组建、且不断吸收暴动人员以扩充兵力),夜间是由编入叛军参战的苏联哈萨克斯坦共和国正规军部队担任主攻。叛军装备有大量苏联援助的火炮、迫击炮,以优势炮兵火力将机场跑道摧毁。向守军空运物资的中国空军运输机因此无法降落,只能改为向机场空投物资。叛军用炮轰阻止守军接收、收集空投物资,结果只有很少一部分空投物资能够到达守军手中,如:12月13日,中国空军运输机向伊宁机场守军空投了12个装载弹药、粮食的伞包,但在叛军密集的炮火射击下,守军仅接收到1个伞包,其余11个伞包均落入叛军手中。守军将士以死战到底的决心与叛军展开旷日持久的血战,从1944年11月中旬一直战至1945年1月下旬,战斗一日也未间断,其间自1944年12月下旬,守军击退了叛军连续发起的6次大规模进攻。


自1944年12月中旬,国军增援伊宁的先遣部队在二台达坂受阻后,精河县南部的阿恰尔达坂成为从精河方向增援伊宁的重要通道。1945年1月初,驻精河的国军第45师师长谢义峰被任命为增援伊宁作战总指挥, 谢义峰师长从迪化、哈密调来45师两个团,还有第8战区司令长官部增派的第191师的一个团,加强精河、大河沿子及四台、五台、博乐一线的防守。谢义峰亲率45师的一个团(欠1营)、预7师的5个连及部分师直属部队,共约两个团的兵力, 计划经过库克阿尔钦达坂、阿恰尔达坂、登路司口,在上潘津(伊宁东北约20公里处)会合,向伊宁方向攻击前进。叛军游击队总司令部通过暴动人员侦察,获知了该方向国军动向,急忙重新部署兵力,除留以一部兵力继续围攻艾林巴克-机场、梁乡庙据点外,抽调了叛军伊犁游击队的一个骑兵大队占领阿恰尔达坂等各山口、要道,阻击国军增援。战斗打响后,国军攻势猛烈, 攻占了库克阿尔钦达坂。艾林巴克-机场守军也多次发起逆袭,力争与援军取得联系。此时,“临时政府”动员了伊犁地区大批的少数民族民众参加游击队,以补充兵力、扩大队伍规模,为叛军提供兵源,支持其作战。至1月17日, 国军增援部队第45师一个团冒着严寒,经过艰苦卓绝的战斗、行军,翻越了海拔数千米、布满冰川和积雪的天山山峦之后,抵达上潘津的皮里青附近,距伊宁机场只有不到20公里了,但因不明伊宁附近敌情,突遭大批叛军游击队的伏击。这时,另一支越境赶来的苏军(一个骑兵团和炮兵部队一部)也加入叛军行列,猛攻国军部队。国军后续部队无法跟进、粮源断绝,加之连日在山谷里齐腰深的积雪中徒步行军,已疲惫不堪,冻死冻伤者甚众。叛军游击队出动骑兵将国军45师增援部队后路切断,并实施分割包围。45师部队腹背受敌、损失惨重,指挥部也遭敌炮击,师长谢义峰只得命令部队后撤,沿原路撤回精河防线,并留一个营坚守大河沿子。叛军游击队以骑兵发动反击,到1月23日,三台达坂以西地区均被敌占领。大河沿子也被敌包围,形成对峙。在二台、阿恰尔达坂激战同时,特克斯、新源、昭苏等地叛军游击队在达尕特和木扎特达坂防守,阻击由焉耆、阿克苏方向增援的国军,这两个达坂附近的国军多次遭叛军骑兵突袭, 该路国军增援行动亦受阻,战斗陷入僵持。到这时,国军增援部队共阵亡207人,因冻伤死亡32人,负伤502人,失踪、被俘516人,损失步枪551支、轻机枪48挺、重机枪5挺、手枪21支、迫击炮3门。


守军见增援不成,且自己经80余日血战,伤亡巨大,兵力残破、苦战不支,粮弹业已告罄,遂决定冒险突围。战至1945年1月28日,伊宁城内艾林巴克兵营(空军中央航空学校分校教导总队营房)、梁乡庙据点先后失守,预7师19团彭俊业团长阵亡。此时,城内只剩伊宁机场仍为预7师残部控制,预7师副师长杜德孚与参谋长曹日灵联名发报至第8战区司令长官部与在精河的预7师师部:“援军被阻,突围会师无望,决不能坐守待毙,将突围以图幸存。” 当时的突围计划中,为避免因平民百姓拖延部队行动,副师长杜德孚提议不携带城内居民突围,但参谋长曹日灵却力主携民突围。双方发生争执,在突围前夕,杜德孚妥协,接受曹日灵的意见。1月31日夜晚,预7师19团、21团残部以及城内居民共1000余人开始突围。突围时,军民沿途因冻饿劳累死伤极为惨重。当部队突围至皮尔清沟(距伊宁20余公里)时,遭叛军骑兵部队追击,预7师副师长杜德孚、参谋长曹日灵、21团团长姜宣铨相继阵亡,所部官兵及平民最后只有200余人突围得以生还,撤至迪化。


至此,伊宁全部陷落。伊宁国军守军共计阵亡1500余人,有3700余军民被俘(其中绝大部分是退入艾林巴克兵营-伊宁机场、梁乡庙据点避难的汉、回族平民),被俘军民绝大多数被叛军游击队杀害;损失武器装备:步枪2000余支,轻机枪、重机枪(包括航空机枪在内)共98挺,高射击抢2挺,迫击炮5门,汽车16辆及数架滞留在伊宁机场的苏援飞机。位于伊宁的,当时中国唯一一个生产酪胶(用于制造、修理飞机的乳胶剂)的工厂被叛军游击队破坏,工厂中的技术人员和工人也大多被叛军杀害。

伊宁的艾林巴克-伊宁机场、梁乡庙据点被叛军攻占后,伊犁地区仅剩温泉、博乐两县在国军手中。而在1944年12月,国军增援部队在果子沟附近与叛军二台游击队激战时,温泉、博乐一带的地下秘密组织策动当地蒙古族牧民进行武装暴动,并组成了艾尔德游击队(由艾尔德指挥)。伊宁叛军游击队总司令部向其运送了大量武器弹药,并派由艾尼指挥的一支小分队支援该击队。叛军艾尔德游击队在温泉、博乐两县境内以游击战破坏国军运输线,从而策应叛军二台游击队的阻击作战。12月20日,由伊宁增援的叛军游击小分队在艾尼率领下,从大西沟北面迂回,经阿克巴衣塔勒,占领了阿克苏达坂后,在温泉附近与艾尔德游击队会合,随后一起向温泉县城发起进攻。温泉县国军守军一个连奋起抵抗,将叛军的进攻击败,并将叛军游击队指挥官艾尼击伤。此后,叛军艾尔德游击队派人潜入县城,煽动城内少数民族民众参加暴动,以便与城外叛军游击队里应外合。叛军再次向温泉县城进攻,城内暴动人员也趁机起事,守军内外受敌,城外叛军游击队乘势猛攻,温泉被敌攻破,守军70余人全部阵亡。


1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