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地2032 正文 No.19 好景不长

狼群海狼 收藏 0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071.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071.html[/size][/URL] “喂,是香港政府的飞机吗?”电台朝着那架悬浮在天上的直升机大喊。 机舱的门打开了,从门内出来了一名身穿防弹衣手里拿着一支TRI-25反坦克狙击枪,弹夹装配了生化子弹。(穿甲弹表内部藏有炭疫生物武器,次武器可破坏人体内的器官,并产生毒素,迅速繁殖,直至人死亡,为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071.html


“喂,是香港政府的飞机吗?”电台朝着那架悬浮在天上的直升机大喊。

机舱的门打开了,从门内出来了一名身穿防弹衣手里拿着一支TRI-25反坦克狙击枪,弹夹装配了生化子弹。(穿甲弹表内部藏有炭疫生物武器,次武器可破坏人体内的器官,并产生毒素,迅速繁殖,直至人死亡,为联合国禁用武器。)“快闪开!”司机大声朝着电台大喊。从那名杀手的狙击镜里透过准星看见——他瞄准了心脏。

“砰——”一颗子弹射了出去。

“不——”

子弹从我的眼前瞬间划过,我看见司机猛地一跃,扑了过去,子弹打中了司机。

鲜血四溅的同时,我朝着天上那架直升机掏出了身上的CF11式手枪,“砰砰——”我对着飞机猛烈的开火,弹壳不停地从枪内跳出。

“砰——”他对我开了一枪,我一个转身,闪过了子弹,从我的脚尖到枪的准星,我全身好似和枪连为一体,我躲在大坝的一个突起的建筑后面,我不知道这是干什么的,只晓得这个东西可以为我做掩护,大家因为被刚刚的一事所吓到了,纷纷躲了起来,电台在我的对面,直升机开始向我的左面飞来。我对电台示意了一下,电台从衣服的夹层间掏出了手枪,“砰——砰砰——砰”一连串的手枪声发出,电台开火了,我一个翻滚滚了出去,瞄准了直升机上的那个狙击手,“砰——”狙击手向电台开了一枪,没有射中。我顿时发现——这是个机会。

“砰”的一声枪响,我打中了狙击手的左肩。

“干的漂亮,欣海。”电台对我说道。我点了点头,脸上出现了久违的笑容,但我又从刚才喜悦的心情反应过来问到:“刺客呢?”

“他的枪在我这。”电台从他的背后拿出刺客的手枪。

“不是,我是问他人。”我半蹲着,没有放松警惕,跟电台说到。

“没有看见。”他回答我。

“该死,我们走!”狙击手对着机师说。

直升机狼狈的逃跑了,就这么个小枪战。

过了一会儿,大家都探头探脑的出来了。

“喔。”那个管理员站在离我面前一米的地方,我拿着手中的手枪指着他。“别紧张,别对着自己人。”我可能是过度紧张了,我把枪对着地面。“关掉保险,小心走火。”他对我说到,我也想到了,立刻关闭了枪的保险。电台关闭了保险后把枪放回了腰间。

我看见,刺客从一个掩体后走了出来。

我突然想了起来,“司机!”我一转身,扑了过去,“司机,司机你没事吧?”我不停的摇晃他的身子。但,他始终没有反应。

刺客走过来,握紧了拳头,看着我,说:“炭疫生物武器,一枪毙命,没得救了。”

“没得救,他掩护你的时候,你在做什么?”我转过头看着他。

这又是一个不幸的消息——司机死了,他的生命葬送于一颗12.7mm的生化穿甲弹!我们对他感到惋。躲在大坝里,看着脸色苍白的司机,我不禁想起了我上车时的那一声叮嘱,这是一个安全的地方,也是一个危险的地方,雨又开始下了,越下越大了。这为司机的死增添了一点寒意,我居然连他的名字也不知道。

那些员工们正在应付不请自来的巨浪,直升机说20分钟后到,我们就是坐在这儿,无所事事,只能看着司机的遗体,和他脸上最后一丝笑容……

大坝里的寒气逼人,这就像是一个防空洞,也有些年头了,看着四周墙壁和天花板上悬着的一盏电灯,我感觉我们与世隔绝,没有窗户,只有一个通风口,这里很闷,只能听着墙角的一个喇叭发出的杂音和巨浪敲打大坝传来的声音。

我们在那儿呆了有一会儿了。

“大浪抵制住了!警报解除了!”我们听见喇叭里传来这样的声音。“呀呼!”“耶!”我听见这些没有死于巨浪和美国人手中的人们欢呼,我感觉到一丝温暖、一丝欣慰。我们毕竟都是生在和平年代,这不是第二次世界大战,是第三次,由美国先挑起的第三次世界大战。正当大家欢呼的时候,我只是挪挪屁股坐在一边。想着事情。

“怎么了,你怎么不高兴?”我耳边听见了一股熟悉的声音,是靉云,也就是Ivan,我看着她的眼睛,真美。

“不是,只是……有些烦。”我回答她。“是为司机的死感觉到惋惜吗?”他用一种纯静的声音问我。这是我第一次听到有女生这么问我,在学校那些母恐龙,几乎不敢想像。“是的。”我说。

“我们大家都很伤心,但我们也捡回了一条命。”Ivan对我说。

“我知道,喜悦多余悲痛,是吗?”我问她,她微微的点点头,脸上有一丝笑容。

“好吧。”我站了起来,拍拍屁股后面的灰。“走吧。”我看着她,然后,转身离开了。

“喂,大家,别欢呼了,这还要归功于我们的英雄呢!”电台对着大家说,“别,我可不是什么英雄。”我立刻融入了大家的气氛。

此时,喇叭这端又响起了声音,“好消息,政府接你们的直升机来了,请尽快来到大坝的顶部。”

“走吧,大家?”电台一挥手,打开了地道的们,走上了台阶,我们也跟着电台,按着指示标提示,我们又重新来到了大坝顶部。

“空气真清晰呀!”电台首先深吸了一口气,然后称赞道,我不知道这称赞是不是别有用心,也许是在地下呆太久了。

我也感觉到了,有一股潮湿的热气,地面还是湿的。往前走了几步,从大坝上俯看,我看见了一片汪洋,也看见了通上大坝的路被冲垮了,到处都是水,我简直不能想象,这大坝是怎样防洪的。

天上挂着一轮红日,这是夕阳,旁边的火烧云把太阳衬托的不怎么起眼,大风暴过去了,我们阻止了这场风暴。朝着夕阳看着。我们看见一架直升机缓缓飞来,降落在大坝上的一个专用停机坪,上面有一个明显用圆圈框起的“H”字样。

“上来!”我看见那个负责人站在楼梯上,向我们示意。“走吧。”刺客慢悠悠的说到。

直升机稳稳地降落在了停机坪上,我们站在高高的停机坪上,这里足足有150平方米吧,够宽了。飞机的门打开了。两名穿着西服,带着墨镜的政府人员走了下来。

“喂,别动!”他们立刻掏出了枪,“站在那儿,别动!”一名政府人员拿着XM105散弹枪指着我,“小子,别动,把枪叫出来!我们知道你有枪。”我看不惯他这种霸气,也许跟上次的枪击案有关,他们的眼神中有一种看不惯我的感觉。但身旁的负责人跟我说:“把枪给他吧,配合一下人家。”

我不服气的从腰间掏出我的CF11手枪,“别动!”他生怕我开枪,可能又是出自下意识反应,高高举起散弹枪,对着我头,“我关了保险。”我满不情愿的告诉他。

他一手夺过了我手上的武器。

“报告,有情况!”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