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491.html


(419)

大连,棒槌岛。

一所海军学校就要在这里创办了。尼米兹甚至帮助物色了校长——第5舰队参谋长阿利·伯克准将。这是个接受过全面海军教育、有进取精神、有效率感的、年轻的合适人选。

他的助手也颇令人满意——曾击落过20架日军飞机的“西格斯比号”驱逐舰长、海军十字银星奖章获得者、夏威夷华人、36岁的美国海军上校——葛登·派伊亚·程胡(钟云)。在语言沟通方面,他会起到重要作用。

周恩来专程转达毛泽东的谢意,出席了海校落成和开学典礼,并为新生的华北海军挑选了一批干部。

20年代在孙中山大元帅府,担任过海军陆战队营长的叶剑英中将,这次代理了海军司令员。

将领中还有几个史迪威熟悉:萧劲光、张爱萍、叶飞、苏振华、李作鹏、张学思、刘道生、陈锐霆……这都算是共产党里有文化的军人啊。可见他们重视。

想到那位“花生米”委员长将来听说这所学校,会怎样的气急败坏,史迪威心里一阵快意。对那位气量不够恢宏的大元帅,他总有一种促狭心理。

……

关于日式舰艇,美军与英国人的看法一致:这些外表高大、但实际舱室狭小的日舰,完全不适合美国海军。风浪中,在一些驾驶室里甚至不敢挺直身体。

舰炮口径也不吻合,又不打算专为它们生产炮弹。

与其拖走作为靶船,在各种试验中沉入海底,那么送给派兵出国的中国人,无疑是更实惠的选择。

这是一举两得。英国佬的顺水人情送得有水平,常给人情世故欠缺的美国人以智慧启示。

在日本本土,能挑出来的完好舰艇已没有南洋那么多。典型的东洋怪物们——航空战列舰伊势、日向等等,都在轰炸中沉没殆尽。有些勉强可以修理,但要耗费时日。

先后整理出的礼物只有:

航空母舰葛城号,更名为“鞍山号”。

轻巡洋舰4艘(大淀、夕张、矢矧、酒匂);以山脉命名,分别改名为“太行、兴安、长白、井冈”。

驱逐舰6艘(旗风、浜风、矶风、夏月、冬月、花月);以北方各主要水系命名,改名为龙江、松花江、乌苏里江、辽河、滦河、海河号。

潜艇4艘,其他布雷扫雷、海防、运输舰艇共计33艘。

严格区分起来,这批船中几艘巡洋舰还很不错,够新锐,都只有一两年船龄。驱逐舰就可怜了:多是20-30年代的旧货。但头一次见识海军的华北官兵辨别不了这个,只是一味地站在岸边呵呵傻笑,看着哪个都好。

大概总数觉得不够意思,尼米兹还拨给2艘负过伤、又修理好的“卡萨布兰卡级”护航航母(吉普航母),和4艘10年舰龄的“马汉”级驱逐舰。并从日本吴港海军基地那些残存库房里,搬出一批贮存的、口径适合的炮弹。


美国海军这时的观念已经是:没有航空兵就不算是海军,即使一支护航舰队也如此。阿利·伯克准将于是请求总部,调拨了两个中队的海军教练机。

这一来,第一批中国海航飞行员,就从华北联军那支不大的空军中选拔、抽调。

飞行攻击队27岁的方子翼少校,成为海航学员队首任大队长。他30年代就被延安派往新疆学习飞行,后担任过纳兰航校教官,也是杜利特“12弟子”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