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骨柔情 正文 第四十二章 木格一家

msbinghe 收藏 4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064.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064.html[/size][/URL] 李政迅速找抽出工兵锹,扩大了一下自己的活动空间,增加了点或呼吸的氧气。因为挤压的缘故,积雪已经开始变得硬了起来,李政奋力地用狙击步枪向上捅了捅,没有到顶,看样子爬出去还需要一段距离。 不断地向上挖掘,李政渐渐地看到了亮光,这说明离积雪表面已经不远了。终于在一次向上捅的时候,狙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064.html


李政迅速找抽出工兵锹,扩大了一下自己的活动空间,增加了点或呼吸的氧气。因为挤压的缘故,积雪已经开始变得硬了起来,李政奋力地用狙击步枪向上捅了捅,没有到顶,看样子爬出去还需要一段距离。

不断地向上挖掘,李政渐渐地看到了亮光,这说明离积雪表面已经不远了。终于在一次向上捅的时候,狙击步枪的枪管破雪而出,空气和阳光一起涌入,李政忽然有了一种从地狱到人间的感觉,就像在死亡之湖一样。

爬出了雪洞,李政躺在积雪表面舒展着身体,看着不远处没有被积雪覆盖的山峦,尽情地感受着人间的气息,阳光和空气也从来没有过如此的亲切。

看看时间,已经十二点多了,自己整整在雪下困了三个多少时,换一般人,没有趁手的工具,可能早就死翘翘。休息了一下之后,李政迅速找齐东西,顺着积雪表面,迅速向山下滑去。没用多久便脱离了雪崩制造的区域。

李政顺着山谷一直向山下走着,直到太阳快落山的时候才遇到了一户人家,此时的李政是浑身湿透了几次,又冷又饿,看到人烟便径直扑了过去。

走到一半时,李政有点不放心,没有地图,还不能确定这里是不是在境内,要是还在境外,以自己的这身装扮,肯定会出大麻烦。想到这,李政在行进间迅速检查了一下身上的武器装备,狙击步枪,手枪,匕首,砍刀。

李政还没走近院子,就从院子里传来了狗叫声,接着从里面冲出一条半大的土狗。李政没有理那条不敢近前的狗,只是向院子里张望着,右手却紧紧地扣着狙击步枪的扳机,随时可以举枪、瞄准、击发。

听到狗叫声,从房子里出来一个小女孩,一身藏袍,一头的小辫子,看到李政的样子,也是一愣。

李政连连忙问道:“请问这里是什么地方?”

“这是拉其格。”那个小女孩说的是华夏话。

“拉其格是什么地方?在华夏国吗”李政又问道,边境上的很多外国人都是说华夏国语言的。

“当然是了,这是青藏省。你是从哪里来的呀?”小女孩看着李政,奇怪地问道。

“哦,我是当兵的,在这附近训练,结果迷路了,就走到这来了。”李政摸着后脑不好意思地说道。一个特种兵,训练的时候迷路了,说出去能让人笑掉大牙。

“啊,你快进来坐吧”

“那谢谢了。”李政说完,迫不及待地进了屋。

“你家其他的人呢?”李政进屋后没有发现其他人。

“我阿爸、阿哥出去放牧了,很快就要回来了,我阿妈刚刚上山了,一会儿就回来了。”那个小女孩给李政倒了一杯热奶茶,说道。两天没沾着点热乎东西了,李政捧碗来,试了试,不太热,一口气喝了进去,把碗放下后对小女孩说道:“真好喝,谢谢。”

小女孩看到李政喝奶茶的样子,咯咯地笑了起来,说道:“你是不是好长时间没吃东西了?”

“不是,我就是没吃着热乎东西,再说刚从雪山上下来,有点冷。”

“那就快多喝点吧,这儿还多着呢。”小女孩说着又给李政倒上了一碗。李政也没客气,端起来又是一饮而尽。

“你叫什么名字?”李政看着那个小女孩问道。

“我叫木格。”

“真好听的名字,什么意思呀?”

“阿爸说是这里一座雪山的名字。”

两个人正说着,外面传来了狗叫的声音,小女孩连忙跑出去,然后对李政喊道:“我阿爸,阿妈和阿哥回来了。”李政一听,连忙也出了屋子。

外面,远远地走来了一群牛羊,后面跟着三个骑马的人。等骑马的人走近了,木格欢快地跑上前去,拉着一个妇女的马缰绳。不一会儿,一家四口人来到了李政的面前。高原的阳光、稀薄的空气和恶劣的环境让一家人的脸膛青紫干燥。

李政看着一家人,礼貌地点了点头。一个年长的男人走到李政的面前,说道:“木格说你是个落单的战士,从雪山上来的?”声音洪亮。

“是的,我走到雪山上后就迷路了,又碰上了雪崩,爬出来后就到这儿了。”李政点了点头说道。

“快让客人进屋说吧,在外面多冷啊,你看他的衣服还湿着呢。”木格的母亲催促着自己的男人。

“呵,呵,你看我光忙顾着说话了,来,来,快进屋。”木格的父亲说着,拉李政就进了屋里,另一个小伙子应该就是木格的哥哥了,跟着一起进到了屋里。

“你叫什么名字啊?”

“我叫李政。”

“你是哪里人?”

“我是龙江省人。”

“你的部队在哪啊,怎么走到这来了?”

“我的部队在海岛市,今年是第一次到这儿来训练,没想到指北针失灵了,就迷路了。”

“啊,这附近有铁矿,上山之后指北针是会失灵的,去年有一队业余登山的人也是迷了路,还在这我住了几天呢。”

“哦,我也是看到北斗星才重新调整了方向,要不就走印度去了。”

“到印度就把经取回来嘛。哈哈。”

“别在那乱说了,他是咱家来的贵客,你让人怎么想你。”木格的妈妈在一旁嗔怒道。

“哦,忘了跟你介绍,我叫拉达,我的女儿叫木格,他叫布勒,是木格的哥哥,那位美丽的女郞是木格的妈妈,也是我的老婆。”拉达大叔说话很是幽默。

“你又在那乱说了,没点正经的。”木格的妈妈说了一句出去了。

“布勒,你赶紧去杀只羊,今晚我们要好好款待一下从雪山上来的贵客。”拉达大叔一说完,布勒酣酣地冲李政笑了笑,整了整毡帽,出了屋。拉达大叔又给李政倒上了一碗热腾腾的奶茶,说道:“我中午的时候听到山上有声音,估计是又雪崩了,没想到你就在那,早知道我们就去救你了。”

“我也没想到会这样,昨晚走了一整晚,天亮之后才看到地皮,没想到就雪崩了,我给埋在底下,挖了三个小时才出来。”李政说道。

“那你什么时候上的雪山?”拉达又问道。

“昨天的中午吧,走到半夜发现方向错了,修正了一下,就走到这来了。对了,你们这有电话吗?”

“没有,不过离这五十多里的地方有个通信站,那应该有电话。”

“那一会儿麻烦您具体给我指一下,我得尽快赶到那通知一下我的战友,他们肯定还在找我呢。”

“不急,不急,吃过饭我和布勒骑马送你过去。”拉达大叔说完,拉着李政的手不让他走。

“我也要去,我还从来没去过那个兵站呢。”木格在一旁也说道。

“好、好、好,咱们全家都去,都去送这个从雪山上下来的勇士。”

李政一抬头,看到了摆在窗前的一簇一簇东西,和自己在雪线上吃的东西一样,便指着问道:“这个是什么东西,我在山上也见到过的,不认识。”

拉达一听,上前拿起了一个递到了李政的面前说道:“这个就是雪莲,我前两天刚摘的,没人收。”

李政拿在手里看了看,确认跟自己吃的一样,又问道:“这一定很值钱吧?”

“哪里,前段时间来了一个收的,才五块钱一个。”

“怎么会这样,听说这可是好东西呀。”

“也没什么好的,以前用来配草药治妇科病的,现在吃中药的已经很少了,大多吃西药,来得快。”

“哇,不会吧,治妇科病的,没有其他的什么功效吗,比如说疏筋活血,滋阴壮阳什么的?”其实李政还想问会不会增加内力,练成神功什么的,又怕拉达说自己是精神病。

“没听说过,”以前我们这来过一个藏医,他是这么说的,我们这也没有吃这个东西的。

“哦,原来是这样。”李政心理嘀咕了一会儿,自己一下吃了那么多,看来这一辈子也不会得妇科病了。

晚饭很丰盛,整只的羊被放到锅里煮了,然后用手撕着吃,大碗大碗的青稞酒被三个男人不断地灌下。

“不能再喝了,再喝骑不了马了。”木格拉着父亲说道。

“没事,这没交警,我不怕酒后驾驶。”拉达挥着大手又给李政倒上了酒。

李政把肚子里塞满了羊肉后,打着饱嗝儿,抽着布勒的便宜香烟说道:“这是我长这么大以来吃到的最好吃的羊肉了,以后有机会一定把我的战友们都拉来尝一尝。”

“好的,我们一家随时欢迎亲人解放军的到来。”

李政感到这一家人真是太热情了,无以为报,浑身上下摸了摸,发现只有那把多用途的匕首能拿得出手,便摘了下来,递到了拉达的面前说道:“来之前没想到会遇到你们,我身上也没什么好东西,这把匕首跟了我很长时间了,送给您留个纪念吧。”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