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491.html


(417)

连同朱可夫在内,苏联统帅部没人认为1944年的德国,居然还会进攻。

克里姆林宫的地图上,原本标记的是一个个指向西方的粗大红箭头。北极熊本该用厚实的巨掌,狠狠地锤击面前这只疲惫的狼,却不留神,被狼的前爪在软腹上猛抓了一把。

“红色乐队”的覆灭,切断统帅部的一个重要情报来源。而白俄罗斯游击队送来的德军运动迹象,被想当然地理解为德军在加强防线,而没有足够重视。

与其说苏联人低估了对手,还不如说,他们还是不理解战线对面那个指挥者异于常人的思维。某种意义上,无论希特勒还是隆美尔,都属于不按常理出牌的怪物。

数量有限的美英援助汽车,都被大本营派给南翼,因为那是战役重点。缺少运输工具的北线部队,只好用故障频频的国产汽车和畜力大车运送物资。北方某些积雪尚未融化地段,连雪橇都派上了用场。

苏德双方主攻轴线南北相差250公里。而双方统帅,也都没有立刻命令进攻部队改变前进方向。

于是在战役最初阶段,以维切布斯克要塞为分割点,双方形成了“对进”的奇怪战场态势——就象1942年的哈尔科夫那次“逆时针”螺旋。但这次,是个巨大的“顺时针”螺旋!

与那时不同,如今的红军久经沙场,指挥员也不再是冒失的铁木辛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