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融是制约传统农区发展的最明显的短板。其实穷县的县委书记表面看权很大,但就像一个木偶,牵线的人都在上面。比如工商、税务、银行、质检、土地等都是垂直管理。”河南省一位县委书记说,“我到上面跑项目,对方说喝一杯酒给10万元,我连喝了28杯。没办法,人穷志短啊!”(2月10日《半月谈》)


喝一杯酒给10万元,谁这么厉害?当然是“上面”。按道理说,给地方拨款也好,银行贷款也罢,都应该有一定的制度法规,为什么还需要搞“喝酒公关”?这里的秘密其实已经公开了,“上面”掌握着钱,谁公关得“上面”高兴了,这个钱就给谁了。


记得曾听过这样两句打油诗:“革命小酒天天醉,喝坏了肠子喝坏了胃。”看来,这诗说的有几分真实,“喝一杯酒给10万元”这种现象,实际上折射出一些人拿公权力当儿戏,拿规章制度当儿戏。


其实,这种“喝酒公关”并不稀罕,甚至已经成了上行下效的习惯。但即便如此,笔者也还是想问:说“喝一杯酒给10万元”这种话的人是谁,谁给了他如此大的权力?要知道,28杯酒对等于280万元呀。这可不是一笔小数目。如果这位县委书记酒量惊人,连喝五六十杯,岂不是五六百万元?所以,由此暴露出来的相关问题,必须查个清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