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 你的离去,乱了我的浮生 (玉龙追梦军团征文)

xx999xx 收藏 13 782
近期热点 换一换

当北国的初春还带着寒意,残留着冬天的痕迹,但在我们这个南方的小鎮上却已春意盎然,令人欢快。小镇的北面有-个国营的化工厂,工厂不大也不小,大约9百多人,1987年3月30日的中午,天气显得特别好,空气中洋溢着春天的气息,使人感到心旷神怡,此刻刚吃完午饭的电焊工们聚集在休息室里胡吹大牛,突然窗外劳资科长领了一个大约30多岁的女人,经直向我们的休息室走来,此时我们几个都有数了,估计电焊班又要进新人了,固不出所料,科长指着那个女人介绍开了,她是上海插在云南楚雄的知识靑年,在云南的汽修厂当电焊工,现经熟人介绍调到我厂工作,听到插队落户的知青,我不免暗中多看了几下(因为我也是插青),只见她沉靜地倚在门框上,润滑柔美的脸,沐着阳光如-朵刚出水的芙蓉,白里透红的脸蛋儿真像熟透了的水蜜桃,真是一个美人胎啊,我心中黙默的想。双方的介绍完了,车间里又询问她的焊工技术如何?因为我们是化工企业经常要制作压力容器的,对焊工要求很严格的,由于她技术差一点,車间领导替她找了个女师傅,边学变干。

当时我们电焊班的工作是很忙的,除了包全厂的维修,还要制作设备,而我是班里的骨干,每当她有干不了的活,我就下意识的帮她完成,她人不大,技术又一般,好些活在我们眼里是小菜一碟,可对她就不一样了,于是凡是脏的,累的,技术要求高的活,平时都是我替她干的。她也时时给我洗洗衣服,有时厂里有突击任务,来不及吃饭,她就给我买来了,直到后来我搞了一个小电炉,我们的中饭就-起烧,一起吃了,根本不分你我了。我平时干活最会出汗了,她就在大庭广从之下拿自已的手帕给我擦汗。就这样我们的感情越来越深,了,她家里有什么活,我基本上全包了,有什么好吃的东西,我总会叫我妻子多做一份给她送去。直至有一天,下班后,她幽幽的对我说:“能亲我-下吗” ,我迟疑了,她显得很伤心,亊后她三天沒上班,托人来请假,说是生病了。三天后她上班了,我们之间好象什么亊都沒发生过,毎天早上我骑自行车带她上班,下班了我同样带她下班,平时我们经常有书信往来,字里行间流露着我们深深的爱,而这样的爱,又是那么的痛苦。

时间过得真快,转眼就是1998年了,国营企业大批倒闭,我们的厂也倒闭了,我俩都成了下岗工人,我不得不选择了修车这个行业,毎天清早出去,无论下雨下雪,冰冻酷暑天天如此,她为此心疼不已,给我打了许多毛衣,毛裤,叮嘱我要当心身体,并且每隔几天就会到我修车摊上看我。

5年后她退休了(化工行业女的50周岁退休)二年后,她带着提前病退的丈夫回到了上海,临行时我们交换了手机号码,,相互叮嘱多联系,此后毎隔几天我都会在梦中见到她,醒来时,一切又是多么的空,平日里常常想,此刻你在那里?又盼着手机里能出现你的声音,而临行时的见面,或许已成了我们的永别,-场刻骨铭心的爱只能从梦中展示。从梦中寄托我深深的思念,无比的眷恋。



本文内容于 2011/2/11 17:50:30 被xx999xx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6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