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军第200师4月25日在东枝地区结束战斗后奉命向北转进,在八莫、南坎间撤退,并没有与第五军其他部队处于同一撤退路线。


5月10日,第200师(不足7000人)与第5军补训处(指挥官黄翔,包括补充第1、2团)会合,并收容第6军2个营和新第28师一部,总数应该在9000人左右。5月13日,第五军军部“弃车上山”,此后第200师不得不独立行动。与第五军军部为逃避日军进“野人山”不同,第200师选择隐蔽穿越日军封锁线。


5月18日,第200师官兵隐蔽运动至腊戌西南侧的朗科地区,此处离国境线只有一百五六十里。第200师试图夜间在此穿越昔卜、摩谷公路,但在突破过程中遭到日军伏击,师长戴安澜在战斗中身负重伤。


据幸存的戴安澜少校作战秘书张家福回忆,突围时戴安澜师长走在最前面,周维汉参谋长走在第二,战士们跟在后面。近在咫尺的敌人发现了他们,戴安澜师长腹部连中三枪,倒在草丛中,流血不止。身后的参谋长毕业于日本士官学校,会日语,他和日本人喊话,对方以为是自己人,才得以突围。


26日晚,重伤的戴安澜师长在缅北茅邦村殉国。此次战斗,参谋主任董干、第599团团长刘树人、第600团团长刘吉汉均阵亡殉国。第200师剩余人员由师步兵指挥官郑庭笈率领该师于6月17日抵达腾冲附近,29日转至云龙,胜利与友军回合。


此时全师仅余官兵4000余人(一说2600人),由于第200师在撤退过程中收容了第五军补充团、第6军、第66军的多支部队和零星散兵,因此自身的损失应该更大。


第五军第200师夺路归国时的牺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