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解《孙子兵法》的千古之迷之一

[glow=255,red,2][/glow]破解《孙子兵法》的千古之迷之一

破解《孙子兵法》的千古之迷之一

学术研究

俗话说;流言止于智者、事实胜于一切雄辩,这已是经过了无数社会实践所检验了的千古不易的真理,在诸多的事实面前,再摇唇鼓舌、也只能是若困兽犹斗、黔驴技穷而已,一切谎言,在诸多的事实面前,只能更加显得苍白而无力,自作聪明、自欺欺人、孤芳自赏只能是愚昧和幼稚的形象体现,我们始终深信;在诸多的事实面前,那些自命清高心胸狭隘的民族败类迟早会活活被撑死,在诸多的事实面前,这些心胸狭隘的民族败类注定在扮演者历史跳梁小丑极其不光采的角色,不自量力的困兽犹斗,异想天开的摇唇鼓舌,那就让他们在诸多的事实面前,永远的忏悔和发抖吧!

从现已公布的部分张藏本《孙武兵法》内容的科学事实依据,足以证明;银雀山竹简整理小组当年所编入的《孙子兵法》下编、《孙膑兵法》、《佚书从残》和‘论政论兵之文大部分,科学的说应该重新归属于《孙武兵法》八十二篇因为能够恰如其分的填补银雀山汉墓竹简的大量残缺、并且能够科学理顺被当年银雀山汉墓竹简整理小组严重颠置的次序,这在当今历史条件下,是不可能的,这无异于天方夜谈所以说;这只能是当时特定历史条件下的特殊产物,这绝非随意补益所能解释。

值得高度重视和科学研究的是;银雀山整理小组所误编入的《孙子兵法》下编、《孙膑兵法》、《佚书从残》的许多篇名与楚王韩信在序次《孙武兵法》时所参考过的’齐安城简有惊人的相通,如‘势备’‘将义’‘将败’‘奇正’等,相反;在《孙武兵法》卷四‘麟讽’银雀山竹简该篇篇名已残缺,整理小组拟名为‘兵失’而楚王韩信在该篇序次语时指出;该简名皆曰‘麟凤’今依三简之长,车字集善而重定之,从韩信序次语上分析;该篇篇名应为‘麟凤’而整理小组所拟之‘兵失’明显缺乏科学依据,在《孙武兵法》卷五、第三十七篇‘军击一’银雀山竹简该篇名已残缺,整理小组拟名为‘雄牝城’韩信在该篇序次语时指出;该篇篇名皆曰‘军击’齐安城简又为缩立简,何人缩立,不可考也不难发现,整理小组所拟之‘雄牝城’科学依据不足,在《孙武兵法》卷五、第三十九篇‘九夺’银雀山竹简该篇名已残缺,整理小组拟名为‘五度九夺’韩信在该篇序次语是指出;此篇皆曰‘九夺’秦宫鹛邬简又为问对体,显而易见整理小组所拟之‘五度九夺’严重缺乏科学依据,四字篇名在春秋战国时尚未出现,整理小组的整体基本水平连基本常识都不懂,令人费解,在《孙武兵法》卷五、第四十篇‘六胜’银雀山竹简该篇篇名已残缺,整理小组拟名为‘积疏’韩信在该篇序次语指出次篇皆曰‘六胜’整理小组所拟之‘积疏’不正确,在《孙武兵法》卷五、第四十五篇‘奇正’韩信在序次语时指出;此篇齐安城简曰‘奇正’该篇银雀山竹简篇名保留完整,篇名恰为‘奇正’整理小组在该篇篇名上之所以正确,是因为该篇篇名保留完整,在《孙武兵法 》卷六、第五十篇‘将败’该篇篇名在银雀山竹简为‘将败’整理小组多出了‘将失’韩信在该篇序次语时指出;此篇皆曰‘将败’整理小组还是在篇名保留的情况下出现了失误,不能不令人感觉到遗憾,在《孙武兵法》卷六、第五十一篇‘九变二’韩信在该篇序次语时指出;此篇三简名;齐安城简曰《九称》。秦宫邬简曰《胜变》。景林简曰《九变二》。统观之,信以为《九变二》益之,故定名《九变二》,按照韩信序次语所论,该篇篇名应该是‘九称’银雀山竹简该篇篇名已残缺,整理小组在严重缺乏科学依据的情况下,竟将本属于《孙武兵法》的内容错误的纳入所谓不伦不类的‘孙子兵法下编’并拟名为‘四变’很显然这犯了是一个非常低级的错误,在《孙武兵法》卷六、第五十二篇‘四五篇’银雀山竹简该篇篇名残缺,整理小组拟名为‘善者’该篇篇名又与韩信序次语时所参考的齐安城简篇名惊人的相合,在《孙武兵法》卷八、第六十四篇‘火攻篇’银雀山竹简该篇名已残缺,整理小组在受到传世本孙子兵法的严重影响在原简名虽已残缺,但仍保留了‘火’和残留的‘左耳’的情况下臆断为‘火攻’敢问;竹简所残留下‘左耳’如何解释,与其说是他们受了传世本的影响,还不如更确切的说是他们愚昧和无知,火攻篇韩信序次语

此篇三简名,齐安城简曰“火队”,秦宫邬简曰“五火”,景林简曰“火攻”。前后参之,左右究之,信以为“火攻”益之,故定名《火攻》。三简异而一之,皆有所之。今取其长,车子集善而重定之。孙子十三篇,亦立此篇,简名“火攻”。引观两者,信以为去其法而立大则,神贯终始,正则要法,此《孙子》之长也;尽其法而圆大则,法则终始,至神至精,此《孙武》之妙也。一言一蔽之曰:本立不一而同也,韩信在该篇序次语里特别指出启安城简曰;‘火队’与银雀山竹简所残存的‘左耳’来分析本篇篇名为‘火队’在《孙武兵法》卷八、第六十七篇‘八阵’银雀山竹简该篇名保留完整与韩信序次语时所参考的齐安城简篇名又一次相同《八阵篇》韩信序次语;此篇皆曰‘八阵’齐、秦二简又为缩立简,缩去八阵之经,立取八阵之地要,以信观之,即称八阵,只闻其名、未见其实,此缩立简之谬误也,信以为不可参也。今独以景林简,车子正其元容。不难看出,相比之下、清水可鉴,我们始终深信,有理敢于走遍天下、无理寸步难行。更值得注意的是;由于银雀山竹简残缺的非常严重,许多内容前后次序已无从可知,当年整理小组整理时犹如老虎吃天,无从着手,这是一个无可争议的事实。

再说我们今天所看到的传世本应该是汉留候张良根据汉高祖的批准在原孙弛当年缩写《孙子兵法》的基础上再度删节和调整,再经汉文帝时重新校订的本子,从目前笔者所见到的张藏本孙弛当年缩写《孙子兵法》的原貌,从传世本与张藏本相比较,传世本次序前后错乱,篇首篇尾几乎被删,尤其是其中的‘变’‘火攻’比如说对于九变的理解,无疑给我们留下了千古难解只迷,就是因为传世本删除了原内容的四分之三,几乎已失去了原貌,如‘变篇’只论了途有所不由,军有所不击,城有所不攻,地有所不争,君命有所不受,五变,那麽,何谓‘九变’历代注家均未获得兵圣孙武九变的真谛,如;曹操,变其正,得其用九地也。王皙,九者;数之极。张裕,从地无舍到死敌则战为九变,止阵五事,举其大略也。贾林,变之则九、数之则十,故君命不在常变例也,何氏,孙子以九变名篇,解者十有余家,皆不条其九变其目者,何也?盖自地无舍至君命有所不受,其数十矣,使人难解其惑,综观历代注家,唯贾林深得孙子深意,其他不过而尔,从曹操的批注来看,他根本就没有见到过《孙武兵法》八十二篇,不过从银雀山竹简发现的一些《孙子兵法》佚文以来,许多注家已开始意识到这一点,被当年整理小组误以为的《孙子兵法》下编‘四变’尽管残缺严重,不过还是为我们提供了弥足珍贵的科学依据,‘四变篇;比之传世本‘变篇’论述要丰富的多,其中多出了徐(途)之所不由者, 曰:浅入则前事不信,深入则后利不(24) (接)。动则不利,立则囚。如此者,弗由也。 军之所不(14)(击)者,曰:两军交和而舍,计吾力足以破其军,獾其将。远计之,有奇(11)(势)巧权于它,而军……□将。如此者,军唯(虽)可(14)(击),弗(14)(击)也。 城之所不攻者,曰:计吾力足以拔之,拔之而不及利于前,得之而后弗能守,若力[□]之,城必不取。及于前,利得而城自降,利不得而不为害于后。若此者,城唯(虽)可攻,弗攻也。 地之所不争者,曰:山谷水□无能生者,□□□而□□……虚。如此者,弗争也。 君令有所不行者,君令有反此四变者,则弗行也。……行也。事……变者,则智(知)用。的许多阐释,但何谓‘九变’仍然是一个迷,或许是一个历史的巧合,张藏本《孙武兵法》八十二篇,给我们提供了破解这一千古难解的千古之迷难得资料,因为在张藏本《孙武兵法》卷六、第五十一篇‘九变二’我们惊奇的发现,其内容竟能恰如其分的填补银雀山竹简整理小组所误以为的《孙子兵法》下编‘四变’的所有残缺,并能够科学理顺被整理小组严重颠置的次序,而且明确论述了何谓‘九变’如第五十一篇景林简‘九变二’与银雀山之‘四变’篇研究,用变之法,以权为道,以道设谋,以谋达变,以变取胜。故,兵称有九变:一曰天变,二曰地变,三曰人变,四曰国变,五曰城变,六曰军变,七曰途变,八曰卒变,九曰君令变。天变者,天有所不忌也。地变者,地有所不争也。人变者,人有所不用也。国变者,国有所不破也。城变者,城有所不攻也。军变者,军有所不击也。涂变者,涂有所不由也。卒变者,卒有所不戒也。君令变者,君令有所不行也。天有所不忌者,曰:若忌天则失要情,失要情则失天调;若忌天则失爱机,失爱机则失贵胜;若忌天则阻行日,阻行日则失先人之利。如此三者,天虽可忌,弗忌也。地有所不争者,曰:山谷水泽,野、林、也,无能生者,虽得之而无益。故得之者备,备人者虚。如此者,弗争也。人有所不用者,曰:牾逆无教者,安能忠于君主!不忠于君主,安能以死而报国哉!?贪位、贪财、贪色于一身者,安能同心同德!?不能同心同德,安能杀身而成仁哉!?心怀叵贼者,安能和道一志!?不能和道一志,安能共存共亡哉!?如此三类者,虽有智勇邃事,弗用也。国有所不破者,曰:两邻不和而逐,计吾力可以破其国,据其地,服其民。远计之,强敌虎视,不如与其结盟,共伐不宵。如此者,国虽可破,弗破也。城有所不攻者,曰:计吾之力,足以拔之,拔之而不及利于前,得之而后弗能守。若力守之,则重城不取,及于前,利得而城自降,利不得而不为害于后。如此者,城虽可攻,弗攻也。军有所不击者,曰:两军交合而舍,计吾力足以破其军,获其将,降其卒。远计之,有奇势巧权与之,而其军对吾则无力攻之。为保实而夺重,故避其守军,留其将卒。如此者,军虽可击,弗击也。涂有所不由者,曰:浅入则前事不,深入则后事不接。动则不利,立则囚。如此者,弗由也。卒有所不戒者,曰:亟进亟退者,速而求时;行千里而于无人之地者,自专不亡。如此两者,卒虽可戒,弗戒也。君令有所不行者,曰:君令有反是变之胜道者,弗行也。此九变之道也。九变之道,用战终始,变以终始。故变善为九利,变误为九害。故变中有变,善中有善。善以尽变,变以尽善,此九变之术也。故将通于九变之利害者,知用兵矣;将不通于九变之利害者,虽知形势,不能得形势之用也。用兵不知九变之术,虽知四治五利,不能得天地人之用矣。是故,智者之虑,必杂于利害。杂于利,故务可信;杂于害,故患可解。是故屈诸侯者之害,役诸侯者以业,趋诸侯者以利。故用兵之法,无恃其不来,恃吾有以待之也;无恃其不攻,恃吾有所不可攻之也。故覆军杀将,必以九变之利害而计之。此称之九变,不可察也,不难发现张藏本次序井然,内容完整,阐释精辟。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