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日援朝1592(上) 第三章 大明定策 “黑谷天米” 2

李浩白 收藏 0 24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183.html


刹那间,李高脸上兴冲冲的表情就僵住了:这一匙粥刚一入口,味道当真是奇怪无比——非常苦,非常涩,还带着一股浓浓的馊味,嚼起来像是鸟屎鼠粪般难吃!他“哇”的一声,也顾不得失仪,“啪”地丢下玉匙,捧着肚子就是一阵干呕!

待他呕尽了一肚子清水后抬起头看时,满面肃然的朱翊钧竟已离座走到他面前正冷冷地盯着他。

“这‘稀世奇粥’你怎么不吃了?你吃啊!你给朕继续吃啊!”朱翊钧目露寒光,语气里透着一股冰刀般的凌厉,“这就是用你一直死死缠着黏着户部要卖给朕的东征平倭大军的‘黑谷天米’熬成的!你自己倒是当着朕的面,给朕的东征平倭大军先带个头吃下去啊!”

一瞬间,李高脑际里若有一个霹雳蓦地炸过——“嗡”的一阵耳鸣之后,他一下便明白了一切!

李高急忙面无人色地“扑通”一声跪倒在地,“砰砰砰”连连叩头,一把鼻涕一把泪地说道:“陛下息怒!陛下息怒!微臣知罪了!微臣知罪了!陛下恕罪!陛下恕罪啊!”

朱翊钧见李高竟被吓得脸色惨白、泪如泉涌,顿时心头一阵波动,看来自己刚才那番话也忒重了些。这舅舅真像脓包一个,一吓就散了骨架!他心头又是一阵好气,又是一阵好笑,又是一阵怜悯,翻腾了几番之后,方才慢慢定住了心神。

在如山的沉默中,朱翊钧缓步走回了御座坐下。看着李高跪在地上一个劲儿地叩头求饶,朱翊钧向侍立在一侧的陈矩摆了摆手。

陈矩会意,双手捧着一个蓝布包袱走了过来。

“打开。”朱翊钧只是盯着跪倒在地的李高,瞧也没瞧陈矩,淡淡地说道。

陈矩轻轻打开了那蓝布包袱,取出一件绗棉的箭衣来。

“舅舅还认得这件棉衣吗?”朱翊钧缓缓问道。

李高听得皇帝问话,岂敢怠慢?他急忙止住了号哭,抬起满是涕泪的脸来,看了那件棉衣一眼,茫然地摇了摇头。

“难怪舅舅近日会犯这样的过失了!”朱翊钧深深地叹了一口气,“你把这件棉衣都忘到爪哇国去了……自然会‘旧病复发’了……”

然后,他抬手又向陈矩示意。

陈矩双手拎起棉衣衣领,轻轻抖了开来,只见这棉衣到处都是破烂的窟窿,棉花有一搭没一搭,再细看之下这些棉花都已发霉。

“现在您可记起了?”朱翊钧又问。

在这件棉衣抖开的一刹那,李高的目光闪了一闪,似乎回忆起了什么,不禁黯然垂下了头。

“这是万历七年您卖给蓟镇士兵五万件棉衣中的一件,”朱翊钧缓缓说道,“就在那一年的冬天,蓟镇士兵穿上你卖的这些棉衣,一日一夜间居然冻僵了三百零八个和朕年纪一样大的站岗的士卒!”

李高深深地伏下头去,不敢抬起。

“如果不是当时圣母皇太后为你求情,”朱翊钧继续缓缓说道,“恐怕你这身侯爵冠带早就不保了!……朕没想到,你居然把这件事儿给忘了……”

李高猛一咬牙,双手一抠地板上的大理石砖缝,仰起头来辩道:“陛下!这件事,是当年张居正、戚继光他们陷害微臣的呀!张居正为了给自己立威,故意拿微臣这点儿小事来‘开刀’的呀!”

他一抬眼,却碰上了朱翊钧那满是嘲讽的目光,他的心顿时便像掉进了冰窟。

“张师傅……不,张居正当年没有削你的爵号,对你已是天大的宽仁了。看来,你并没有做到恐惧修省、小惩大戒啊!”朱翊钧沉声说道,“朕今天要给你一个‘大惩而后大戒’的机会!”

他伸手向陈矩一摆,肃然吩咐道:“传旨:查武清侯李高,骄奢淫逸,徇私误国,屡教不改,着立即削去其侯爵,罚俸十万两白银,充作东征平倭大军粮饷。”

听罢这番话,李高当场便似一堆烂泥般瘫倒在地。他心里暗骂道:好你个朱翊钧!你怎么和你那个臭师傅张居正一样六亲不认啊?!

……

……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东风,东风:目标韩国首尔 导弹准备发射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