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村改造本是改善村民居住条件,缩小城乡差别,让广大村民得到更多实惠,节约出土地,为今后的农村提供更广阔的发展空间,是一件利国利民的好事。为了开展好这项工作,中央及各级政府专门制订了相关政策,特别是中央出台了新的土地征收及房屋拆迁条例,并再三强调:旧村改造需村民自愿,同地同价,先安置后拆迁,不得行政强拆。每腾出一亩宅基地,国家补助20万作为还地于民的复垦费。然而,山东省日照市河山店村的旧村改造,却改出了一个令人毛骨悚然的悲惨世界。


一、借旧村改造掠夺农村资源 断绝了农村的发展空间


日照市东港区河山店村现有1568口人,现在人均0.8亩,大量的耕地被近几年镇驻地建设,无偿或低价占用,最近他们又盯上了这个村的宅基地,村干部与开发商协议,全村改造完需572亩土地,其中楼房占地168亩,宅基地面积只能腾出200亩,还需把村周围的土地菜园及岭东再割上204亩才能凑足,合计404亩全部送给开发商,404亩当地价值达3个亿,再过两三年呢?由此,村民从平房换住楼房后,也就从此失去了赖以世代生存的土地基础,。对此,村民们说:官商牵走一头“牛”,给我们老少爷们只留下一根牛毛,这就是河山店旧村改造的最后结果!


下面再看看村民具体得到多少利益,这次旧村改造,每处宅基地只给140平方楼房,农民靠土地生存,土地就这样没了,失去了生活来源,住到楼上,供热费、物业费等从哪里来?怎么生活?村民说这是在强迫他们上楼喝西北风。旧村改造不但没有为他们提供发展空间,反而断了他们的生路!


二、为达此目的,手段卑劣至极:半夜三更往村民家扔震天雷、砸玻璃、断水断电,爆打村民。


《宪法》明文规定宅基地属于村民所有,村民对宅基地的所有权和使用权是绝不容许地方政府肆意侵犯的,违背村民意愿的拆村圈地,官商勾结,强夺农民利益,严重违宪。可他们以旧村改造为名,对拆迁户采取恐吓,哄骗,欺诈,深更半夜向村民院里放炮,砸门窗,玻璃,停水,停电,不签字就不准在街道边做小生意,雇用社会闲散人员,无恶不作,严重干扰影响了村民的正常生产、生活秩序,严重侵犯了集体和村民的利益。


该村70多岁的吴大娘独自一人过日子,因不同意拆迁,家里的柴草垛被点燃大火,吴大娘慌慌张张跑出室内,又被抛进家里的震天雷震倒在地。他们对待一个年逾古稀的老人都如此惨忍,这样的共产党的干部真是史上闻所未闻!村里老王,老房被强拆,搬到新房中,夜晚家里又遭到震天雷的轰击,家又被开发商用围栏围起,不能进出,生活不下去,一连串的打击,求助无门,老王只好到老房子的残垣断壁下大哭了一场。村里六十五岁的老人原规定每月发200元的养老费,这次拆迁,凡不按手印的一律不发。牛家老母亲过生日,书记领着村里的小混混坐到牛家不走,并与其过生日的老母亲说粗话,侮辱老人,没办法,为了买安,牛家只好又办了一桌,动粗的小混混仍对老人不礼貌,牛家忍无可忍,与其理论,小混混当着书记的面自动倒下耍懒,并将牛家起诉到法院,而小混混的身体经过去医院检查,无任何伤处和异常。可怜老人,本是个欢乐的生日,却被书记们搅成了一场悲剧。这些村干部,连应享天年的老人都不肯放过,可恶至极,令人发指!村民秦玉金等不同意这种掠夺性拆迁,更看不上眼的是这种惨无人道行为,于是就去政府部门咨询,结果回来后,被两委干部拖上面包车,拉到村委,爆打一顿,老秦忍受不住,只得被迫签字。在村干部与开发商勾结强拆强占期间,象以上遭受类似强爆的村民,不知其数,有很多人家早已经被邻居家的遭遇吓破了胆,只好不情愿的签字。对此,群众无奈地说,当年日本鬼子侵略中国时没用的手段这次也用上了。


以上就是村干部们宣传和承诺的和谐拆迁,亲情拆迁!他们的所作所为,其动机和目的不得不让人怀疑,他们拆迁到底是为了村民谋福利还是为自己谋利益?如果是为村民,那为何又要对村民这样惨无人道?


三、欺上满下,流氓手段前所未闻。


村里干部要卖地,村里绝大多数党员和村民坚决不同意,村干部于是召开村民代表会,村民代表不同意,他们就以开会发工钱为名,凡参加会的每人五元钱,领钱的在上面签字按手印,并说,这个与卖地无关。结果他们利用村民领工钱的签字,报到上面,说村民都同意了,从而以此为借口,村干部伙同镇主要领导把该村204国道东菜园地六十余亩,在不公开招标,不开会征求意见的情况下,违规违法,暗箱操作,卖给村干部本族在外经商的安丰海,按房地产开发,以每亩五万元的低价,即是如此,资金也没到位,我们有证据他们在这里边的权钱交易,村民敢怒不敢言。


此种流氓手段,这次也被用到了旧村改造中,村支委召开党员会,研究旧村改造,参会人员对这种掠夺式的改造方式,及其反感,最后没有通过。于是村里以党员开会补助20元现金为由,逐人送领,结果又以领钱签字为依据报到上面,说全体党员都通过。从而开始了大规模的强拆强占。村里干部这种愚弄百姓,欺骗上级党组织和上级政府的恶劣行为,村民憎恨不已,严重败坏了党组织的形象和政府的形象。


四、拆迁不按国家政策进行,导致村民流离失所,村里的基本农田保护区里又冒出一个新的河山店村。


《山东省人民政府关于加强土地综合整治推进城乡统筹发展的意见》明确指出:“坚持以人为本。始终把维护农民的合法权益放在首位,把改善农村生产生活条件作为根本出发点。新型农村社区建设和土地整治都要确立农民群众的主体地位,按照方便生产、方便生活、方便居住的基本要求,充分考虑农民长远生计,按群众意愿办事,并接受群众和社会舆论的监督------。” “进行改造的村庄,首先要妥善安置好农民生产生活,做到先建后拆,建一批、搬一批、拆一批、复垦一批。对腾退的农村宅基地要同步进行土地复垦-----。”“土地综合整治必须充分尊重农民意愿,保证农民的决策权、知情权和参与权,让农民群众全程参与项目的决策、实施、监管和验收。”“做到整治前农民同意,整治中农民参与,整治后农民满意。” 对照可见,河山店两委的做法恰恰相反,没一条符合以上意见。


本次拆迁改造,村民反映,这里边存在着严重的官商勾结,钱权交易之黑幕,由于强迫拆迁,村民无处安身,导致村民在自己承包耕地、果园私自突击大量盖房,这种新建住房约占耕地 亩,被村民们称为“河山店二村”,旧村改造本意是节约土地,结果土地又以另一种形式被占用,并为以后的规划和发展留下了重大的不安定因素。


五、利用职权私自流转土地,破坏基本农田,贪污项目款,村务不公开。


书记的堂弟,委员安玉伟违犯土地法规,私自利用职权流转我村可耕地20余亩,非法取土卖钱,采挖深度近10米,使村民及周边承包户无法耕种,村民们只能忍气吞声,无人敢管,其收入估算约200万元,至今此款下落不明。村书记贪污国家建设项目款,收入不入账,不公开,对国家铺设天然气管道工程和国家电网35千伏高压线给的占地补偿款,除付给占地户很小的部分外,其余私吞进了自己的腰包。在发放其款项时,书记与其老婆一起,书记说数,老婆发钱,说给谁多少就给谁多少,剩下的自己私吞。村里的700亩山场?划为旅游区,作价60余万元,怎么搞的,不明不白。至今村里未见一分钱,为什么暗箱操作,问题到底出在哪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