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日援朝1592(上) 第三章 大明定策 听琴紫禁城 3

李浩白 收藏 0 7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183.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183.html[/size][/URL] 何致用把心一横,咬了咬牙,昂起头来硬声硬气地说道:“反正微臣‘里外不是人’了,要死也死得让陛下明白:微臣前来辞官,其实是被国舅爷逼的!” 朱翊钧听了,顿时愣住了。何致用口中所说的“国舅爷”,其实就是他的生母李太后的亲弟弟——武清侯李高。这个李高,一向极为专横跋扈。但今天听何致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183.html


何致用把心一横,咬了咬牙,昂起头来硬声硬气地说道:“反正微臣‘里外不是人’了,要死也死得让陛下明白:微臣前来辞官,其实是被国舅爷逼的!”

朱翊钧听了,顿时愣住了。何致用口中所说的“国舅爷”,其实就是他的生母李太后的亲弟弟——武清侯李高。这个李高,一向极为专横跋扈。但今天听何致用说来,他居然胆敢逼迫一个堂堂的正二品朝廷命官辞职,当真有些无法无天了!朱翊钧想到这儿,脸色一沉,当场便要发作。转念一思,他又冷静下来,问何致用道:“你堂堂户部尚书,还怕他武清侯逼迫?难不成你还有什么把柄被他捏住要挟?”

“哪里有这样的事儿?”何致用听了,急忙辩道,“国舅爷近段时间里是天天缠着微臣不放,微臣骂也不是、避也不是,所以才生了辞官之念的。”

“他天天缠着你干什么?”朱翊钧一愕。

何致用见朱翊钧逼问得紧,只得豁了出去,从衣袖中取出一只小小的布包,捧在手上,奏道:“微臣有一物恳请陛下过目。”

朱翊钧挥手让内侍拿了上来。内侍打开小布包,托在掌心里给他观看。

朱翊钧垂目一看,只见那只小布包里摊着一把说不出是什么的东西。那里面有糠屑,有谷壳,有沙粒,有黑黑的鼠屎,杂着星星点点的碎米。

“这是怎么回事?”朱翊钧立刻变了脸色,“你给朕看这东西是何用意?”

“陛下……这次为筹措东征平倭大军的粮食,户部决定从国库里先行支出三十万两白银到江浙一带‘鱼米之乡’采购上好的白米以供军需,”何致用含着眼泪哽咽道,“我们户部这么做,本意也是想让东征的将士们吃得饱饱的,才好上阵为国家多斩杀几个倭虏啊!……”

他说到这里,抬起头来泪光蒙眬地看了朱翊钧一眼。

“你说,你继续说下去,”朱翊钧眼圈也有些微微发红,“朕正认真听着呢……”

“……也不知国舅爷从哪里打听到了我们要对外采买优质军粮的事情,他便找上了微臣,”何致用继续哽咽着说道,“初时,我们户部想:反正这三十万两白银都是用来购买军粮,只要粮食颗粒饱满、白皙细腻,在谁的手头采购都一样。所以……所以,微臣也就应允了。

“然而,到了验收所购大米那天,没想到国……国舅爷要卖给我们的大米都是陛下……陛下面前这只布包里的碎谷陈米!微臣禁不住去质问国舅爷,国舅爷却满不在乎地答道:‘那些当兵的都是泥腿子出身,哪里会吃不惯这些米呢?不碍事儿的……’”

“嗯……这东西还能吃么?”朱翊钧听到这里,瞧了一眼那只小布包,脸色渐渐变青了,“武清侯怕是一心要把自家粮仓里那些不知陈腐了多少年、压了仓底多少年、老鼠麻雀也不吃的碎谷烂米卖给你们户部了……呵!呵!他的算盘打得好精啊!……”

“微……微臣一见之下,当场便拒绝了从他那里买进这些陈米。”何致用听得朱翊钧刚才那番话明面上是在调侃似的嘲讽李高,骨子里却透着一股刺骨的冷峭凌厉之气。他心头顿时不禁打了个寒噤,但也顾不上那么多了,反正自己是摘下头顶官帽不要的了,便继续说道:“从那以后,国……国舅爷就像牛皮糖似的黏上了微臣,天天缠着微臣去买他那些陈粮……甚至还说:只要微臣答应从他那里买粮,他还要送微臣三万两白银!微臣没敢答应。他又威胁微臣:倘若微臣不从他那里买粮,他就要让微臣当不成户部尚书!……微臣昨天想了一夜,与其昧着良心和天理从他那里买来这些陈谷烂米坑害我大明东征将士、危及我大明国本,倒不如自己辞官而去,保全微臣一个清白。”

说罢,何致用跪在地上,一边流泪而泣,一边叩首无言。

朱翊钧轻叹一声,微靠在御座上静静地看着他,半晌没有发话。御书房内一下静得连掉一根针都听得见。

过了许久许久,朱翊钧才慢慢开口了:“原来这就是你向朕辞官的原因?你大概事前掂量着朕和国舅爷是一家人,横竖都会为他说话——你终究也拧不过要买进他家仓里的陈米烂谷……于是,你便跑来向朕辞官,以求保全自己的清白?于是,你就自以为能免遭良心、天理的谴责?于是,你就自以为免了自己在史册上留下骂名?”

说到这里,他目光一亮,一下将自己的声音提高了起来:“可是,你这样一辞了之,却将我东征平倭大业置于何地?将我大明存亡之本置于何地?将朕外平倭虏、内安社稷的苦心置于何地?你把朕当成了隋炀帝、陈后主那样的无道昏君了!在你眼中,朕竟然会是那种徇私情而废大义的君主吗?——你这样来忖度朕的为人,朕好不气恼!

“朕这么说你,你还别不服气!倘若你是我大明朝真正的忠良之臣,便不应该有这般‘顾盼不定、自护清白’之心!你完全可以坦坦荡荡、无私无畏地向朕揭发武清侯这件事儿嘛!你要相信朕自会秉公而断的!”

“皇上圣明!皇上训斥得是,”何致用听得泪流满面,叩头不已,“微臣知错了微臣知错了。”

朱翊钧看着他,沉默了良久。然后,他摆了摆手,道:“何爱卿,你把这只小布包留下。你回去吧!回户部之后,给朕抓紧时间采购上好的军粮送到辽东去……武清侯那里,你不必再有丝毫的顾忌。”

“陛下圣明!”何致用一步一叩头地倒退着出去了。

待他远去之后,朱翊钧才“腾”地一下从御座上跳了起来,一把抓起那只小布包,狠狠地往地上一摔!

“哗啦”一声,小布包摔在地上,那些碎谷陈米撒落了出来,掉了一地。

过了一会儿,两只白若凝脂的纤纤玉手伸到了地板上,将那些撒落开的碎谷陈米一点一点拾了起来,重新装回了小布包中。

朱翊钧愕然看去,却见是郑贵妃屈膝拾完了那些碎谷陈米,全部装回了那小布包中。

“爱妃!你这是……”朱翊钧有些惊疑。

郑贵妃双手捧着那只小布包,缓缓走了进来,淡淡笑道:“臣妾认为,这布包里的陈谷烂米现在还摔不得。它们留着还大有用处……”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东风,东风:目标韩国首尔 导弹准备发射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