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183.html


郑贵妃抬头看着朱翊钧因这段时间里辗转难眠而微微发黑的眼圈,不禁眼眶倏地一热,泪水顿时模糊了眼帘。她忍了片刻,才硬生生地将即将滑出眼眶的泪水忍住,含笑而道:“臣妾有一个请求:陛下,咱们暂且不要再谈国事了;您听臣妾弹奏一曲,给您散散心、解解乏如何?”

朱翊钧听了,脸上现出微微的笑意,不胜欣慰地说道:“好啊!爱妃深知朕意,朕很是高兴。你且抚奏一曲,让朕好好听一听。”

郑贵妃身形立刻一正,双手放在琴上,白玉般的纤纤十指抚动琴上银弦,轻拢慢捻,款款奏来。

她抚奏的正是《渔樵问答》,音律悠闲平畅,如明月映江,似清风拂岭,轻松自然。渐渐地,琴音竟与房外丰茂树林间的鹊吟莺歌合节合拍,宛然水乳交融、妙韵天成。

朱翊钧倚在几旁,听得甚是入神。想他自幼便居帝王之位,日理万机,一身重负,竟是鲜有一日能像今天一般真正舒心愉悦过。细细浸入这琴音意境之中,倒觉得自己虽贵为华夷共主、天子之尊,身受万众瞻仰,却委实不能与江上渔翁、山中樵夫那般清逸旷达的悠然自得相比。一念至此,朱翊钧禁不住喟然而叹,眼角竟有几滴清泪沿颊缓缓流下。

郑贵妃在抚琴之际,不觉抬眼一瞥,见到了朱翊钧这般表情,暗暗心道:“臣妾本欲以《渔樵问答》来使陛下宽心舒畅,却不料引得他心生隐逸悠闲之念,反倒消磨了他的慷慨奋励之气……须得将他那心思拨转过来才好……”于是,她抚在琴弦之上的手指一拢,琴音随之一敛,稍一流转低回,兀然便又巍峨峭拔——竟是转为《满江红》了!

《满江红》系南宋抗金名将岳飞的那首名词《满江红》化入曲谱而成的一部琴曲,音律最是激昂壮丽、高亢入云。

果然,这琴声**而起,直冲云霄,大有“刺破青天锷未残”之势,令人悚然心动。接着,琴音又变,犹如万骑奔腾、千狮咆哮,四下里金戈相击,铿锵不绝,仿佛是岳飞元帅正率领十万雄师奋勇斩杀金人,“驾长车,踏破贺兰山缺”,令人凛然而生无限豪情!

“好!好!好!”朱翊钧伸手一拍玉几,慨然而起,轻啸一声,道,“朕也要‘驾长车,踏破贺兰山缺。壮志饥餐胡虏肉,笑谈渴饮倭寇血’!”

郑贵妃微微一笑,伸出玉手轻轻拭去额上沁出的涔涔细汗,推琴而起,欠身说道:“陛下天纵英才、圣明雄断,有汉武帝、唐玄宗威镇四夷之才,而无汉武帝、唐玄宗荒淫偷惰之弊,岂能自甘与岳飞等将帅相比?陛下要把自己放到史册之中和太祖皇帝、唐太宗、汉光武帝相比才是!”

“爱妃不但能用琴曲为朕舒心解乏,而且还能用娓娓言辞唤起朕的豪情、激起朕的壮志,”朱翊钧满是深情地注视着她,悠悠说道,“朕很是感激你啊!”

他正说之际,御书房门外内侍禀道:“启奏陛下,户部尚书何致用称有急事面见陛下!”

“何致用?”朱翊钧略一沉吟,看了看郑贵妃道,“朕这几日派他筹措东征平倭的粮饷……莫非他碰到了什么棘手之事?”心念一定,向房门外开口答道:“宣他进来!”

门外内侍应了一声,急忙传旨去了。

郑贵妃亦是会意地站了起来,转进房内那座屏风后面的杌子上坐了下来。

不多时,便听得脚步声匆匆走近。头发花白的何致用一脸憔悴,有些踉踉跄跄地进了御书房,倒头便拜,道:“微臣叨扰陛下,罪过、罪过!”

“既有急事来奏,便无罪过,”朱翊钧坐在御案后面摆了摆手,淡淡说道,“究竟是何急事?何爱卿且速速讲来。”

何致用抬起头来,眉头紧拧,看着朱翊钧欲言又止。

朱翊钧瞧了瞧他,有些诧异:“你既称有急事来奏,为何却是吞吞吐吐?”

何致用听他话中口吻似是颇为不满,只得脸色一正,长长一叹,终于开口奏道:“微臣今日特来面见陛下,是恳请陛下恩准臣辞去户部尚书之职。”

“什么?你要辞去户部尚书之职?”朱翊钧一怔,“近来为我东征平倭大军征粮筹饷固是繁忙,但朕也知道自推行新政以来国库中尚有存银近千万两……何爱卿居然还觉得难以筹措而不惜辞官卸责吗?”

“这……这……不错,我大明朝今日国库殷实、粮饷充足,确为亘古少有……东征平倭大军自是后顾无忧,”何致用嗫嚅道,“然而微臣老迈无能、不耐繁剧,胜任不了户部尚书之职,还望陛下另择贤能才是!”

“一派推托搪塞之词!”朱翊钧拍案而起,眉竖如剑,愤然喝道,“如今大敌当前,辽东局势岌岌可危,朕正欲与诸位爱卿齐心协力共除倭难……而你身为朝中重臣,竟然遇难即退、优游而去,丝毫不念君父之忧,全然不顾社稷之危,简直令人难以忍受!朕要重重罚你!”

何致用见这位青年皇帝竟被自己激得暴怒如雷,气势咄咄压人而来,亦不由得心头剧震!他急忙将头在地板上磕得“砰砰”连响,泪流满面、悲恸至极地喊道:“陛下此言真是冤杀微臣了!微臣纵万般无能,哪敢有这种‘忘君忘父,弃国弃民’的可耻念头?陛下这么说,微臣唯有一死以明心迹啊!”

“你……你……”朱翊钧虽是怒火冲天,但耳中听到何致用方才这番话,不禁微微一怔,又见他哭得真切、不似作伪,便定下心神,冷冷问道,“朕哪里冤枉你了?哼……既然你口口声声说自己没有这样的可耻之念,那你为什么要无故辞官卸责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