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日援朝1592(上) 第三章 大明定策 大明定策援朝平倭 3

李浩白 收藏 0 13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183.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183.html[/size][/URL] 听完了这篇奏疏,在场的诸位大臣无不点头称是,听得心悦诚服。赵志皋在一旁亦是暗暗惊诧:他在朝中素来听闻吕坤在刑部以清正廉明而扬名京师,却不料此人见识如此卓异、剖理如此明晰,倒真是不可小觑!从这封奏疏来看,他堪称社稷之臣、宰辅之器了!一念至此,赵志皋更是禁不住心头一震:如今这满朝之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183.html


听完了这篇奏疏,在场的诸位大臣无不点头称是,听得心悦诚服。赵志皋在一旁亦是暗暗惊诧:他在朝中素来听闻吕坤在刑部以清正廉明而扬名京师,却不料此人见识如此卓异、剖理如此明晰,倒真是不可小觑!从这封奏疏来看,他堪称社稷之臣、宰辅之器了!一念至此,赵志皋更是禁不住心头一震:如今这满朝之内当真是“卧虎藏龙”——居吾之前者,有申时行、李成梁等元老重臣,深沉恢宏以镇朝局;居吾之后者,有吕坤、徐桓等新秀俊材明敏精干以襄朝政;而自己却实是未免有尸居首辅、求稳守位、不思精进之态,长久下去只怕难逃众人之指摘啊!想到这里,他顿时心头一凛,微微叹了口气,不敢再多想下去了。

“赵爱卿……”朱翊钧唤了他一声,让陈矩把吕坤的奏疏递了过来,吩咐道,“这道奏疏你们内阁且拿去。朕的朱批是:‘吕坤之所言,正是朕心之欲言。当宣示天下,群臣不得妄生歧念。’你们把朕的这朱批之语悬在他奏疏文首之处,认真抄写数千份,送天下正七品以上官员人手一份以明朕心,自今而后对东征平倭之役勿再生异议。”

“是。老臣立刻照办。”赵志皋急忙小心翼翼地从陈矩手中接过了吕坤的《论平倭援朝不可怠缓疏》。

朱翊钧今天上午一气讲了这么多,也有些累了,在御座上品着茶静静休憩了片刻,复又缓缓开口言道:“朕昨日收到了一份奏折,也是谈平倭援朝的。它的特别之处在于——它是第一份前来主动请缨抗击倭虏的奏折……”

听了他这话,在座的诸位大臣个个面面相觑,心中皆道:连身居辽东第一线的顾养谦,尚且怀有“阖门自守”之意,哪个将领居然还有这等“越位请缨”之举?

“辽东建州都督佥事爱新觉罗·努尔哈赤这个人,你们熟悉吧?”朱翊钧的话虽是面向赵志皋、石星他们问的,两道深沉的目光却投向了坐镇辽东多年的“宁远伯”李成梁。

李成梁也不回避,在杌子上欠了欠身,大大方方地说道:“启奏陛下,老臣比较熟悉努尔哈赤。此人颇为年轻,三十余岁,是建州女真族的首领。他曾多次协助老臣剿灭了不少蒙古土蛮,战功卓著。说起来,他这个‘建州都督佥事’的官爵,也是老臣上奏朝廷赏赐给他的。”

“是了!是了!”石星这时也忆了起来,沉吟道,“刚才微臣心底还在嘀咕:是哪位将领竟能做出这等‘越位请缨’之举呢……原来是这个建州女真酋长啊!细细想来,也只有这样不懂礼法的蛮夷之徒才会不知天高地厚,夸下如此海口……”

他正说之际,目光一瞥,竟看到御座上的朱翊钧唇边不知何时挂上了一抹冷冷的笑意——他心头猛地一颤,顿时知道自己给努尔哈赤扣上“越位请缨”的帽子,只怕眼前这位青年天子是有些不以为然的!他深思:此刻倭虏来侵,皇帝其实在心底里非常盼望有一位大将能够意气慷慨地主动站出来请缨,借此激励天下臣民奋发对外之心——他这时贬斥努尔哈赤,皇帝自然是不满的了。想到这里,他急忙识趣地闭上了口,没有再说下去。

朱翊钧也不理他,径自又将头转向了李成梁,继续问道:“此人能得李爱卿举荐而加官封爵,想来也是有几分真本领的。依李爱卿之见,他的谋略、才能、兵法堪与倭虏一战否?”

“这个……他的能力是否堪与倭虏一战,老臣实是不知。因为老臣此前从未与倭虏交过手,所以不好评断此事,”李成梁抚了抚胸前垂髯,沉吟片刻,方才答道,“然而,依老臣之见,此人谋略超群、勇猛过人,与老臣之子李如松不相上下。他既上奏主动请缨抗击倭虏,陛下亦可顺他之欲,让他大显身手与倭虏决一雌雄!”

这个时候,赵志皋有些再也按捺不住了,咳嗽一声,脸一板,开口奏道:“陛下,宁远伯此言差矣!想那努尔哈赤虽有我大明‘建州都督佥事’之职,但他终究还是辽东建州女真蛮夷。古语有云:‘非我族类,其心必异。’陛下忘了宁夏鞑靼丑虏——哱拜吗?依臣观之,难保这努尔哈赤将来不会成为第二个哱拜!老臣恳请陛下肃明华夷之辨,不可重用努尔哈赤!”

石星看到首辅赵志皋站出来反对李成梁,心底的胆气这才又壮了几分,想一想还是不能让努尔哈赤这等善于投机邀宠的蛮夷之徒就此顺心得意,也附和着赵志皋的意思奏道:“微臣之意与赵阁老相同——西晋初年,匈奴刘渊起先亦曾身任晋朝官职,待他羽翼丰满,却反噬于晋,自立称雄。陛下派这努尔哈赤去征伐倭虏;若是败了,实在有损我中国神威;若是胜了,只怕又是引虎驱狼,反而壮了他的淫威。此事确当请陛下三思!”

“这……”朱翊钧听了赵、石二人之言,心中不禁有些犹豫起来:这赵志皋才识虽并不出众,但他素来端方质直、深通礼法典章,刚才所言有章有据,不由得自己不再三慎思啊!自己倘若一时听信的是努尔哈赤的虚饰自炫之词,那时候才是“误君事小,误国事大”啊!

“陛下:汉武帝时,还曾以匈奴小王子金日磾为托孤重臣呢!金日磾后来不也成了汉朝著名的社稷之臣吗?”李成梁听了赵志皋、石星这番话,大是不服,当场驳斥道,“陛下身为华夷共主,安南、朝鲜、乌思藏、吐蕃等藩国之人亦皆是陛下子民,岂可疑此信彼、妄生猜忌?老臣认为,陛下既是万乘之尊、天下之主,便须胸怀四海,唯才是举,让四方之才为我所用,不可摒弃四方英才,逼良为寇、驱忠为逆啊!”

朱翊钧静静地听着,双目微闭,只是若有所思,半晌无语。他伸出手指又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慢慢睁开了眼,徐徐说道:“这样吧!努尔哈赤在奏章中声称自己一心要为中国忠顺守边,并愿意亲自赴京恭谨朝贡、‘输款献诚’……朕就允了他,让他前来朝贡。待朕与众卿亲眼辨识此人一番之后,再决定派不派他参加东征平倭之役吧……”

“陛下圣明。”李成梁和赵志皋、石星同声赞道。

朱翊钧略伸了伸懒腰,抬头看了看日头,见其时已近中午,便道:“众卿家今日就和朕一道用膳,如何?”

“多谢陛下隆恩。”在场的诸位大臣急忙垂手谢道。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