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183.html


此时,只有黑田如水见加藤清正和小西行长二人剑拔弩张一触即发,便“咄”一声猛喝,站到中间用自己的身体隔开了他二人,厉声叱道:“大敌未灭,身居险境,你这两个小子居然还有这份劲头搞‘内斗’?来!来!来!——你俩可有本事敢把老夫先一刀劈成两半再去决斗?!”

见到黑田大军师这般疾声厉颜,加藤清正二人不由得脸上微微一红,互相狠狠地盯了一眼,脚下却不自觉地都向后退开了一步。

黑田如水就那样直直地站在他俩当中,缓下了语气,深沉地说道:“老夫给你俩一个举行‘决斗’的建议——老夫记得德川公给我们提供的西征方略里有一条是‘以快打慢,速战速决’。老夫认为,目前只有尽快抓住朝鲜国君李昖,不让他趁势逃到大明国里获得喘息之机,这才算是真正的‘速战速决’!你俩暂时也不必去争什么谁比谁割下的敌人的耳朵和鼻子多了!——依老夫之见,谁能抢先抓到李昖,谁就是此番西征之役的第一功臣!这才是你二人该做的真正的‘决斗’!”

“好!”加藤清正和小西行长同时应了一声,他俩的目光在半空中一碰,立时火花四溅!然后,二人又同时把头往侧一扭,你不愿瞧我,我也不愿瞧你!

黑田如水见状,眉头微皱,又冷冷开口而道:“老夫不管加藤君和小西君私下里是何等的不睦——但老夫以三军元老的身份在这里要毫不隐讳地代太阁大人警告你们:我大日本武士,从来都是为了国家而献身的英雄,而决不应是为了赌气争胜而‘内斗’的小人!——今后,大家的刀刃要一致对外,绝对不能砍向自己的同胞手足!”

他这段话一落地,可谓铮铮有声:加藤清正和小西行长各自面有惭色,微微垂下头去!场中一下便静了下来——大家都在默默地“咂摸”着黑田如水的这番话。

隔了片刻,石田三成才开口打破了这一片沉默,沉吟着问道:“黑田军师……在下有一个问题想请教一下……”

“石田君但问无妨。”黑田如水淡淡地说道。

“在下认为,无论是加藤君或小西君,只要擒住了李昖,这都很好,”石田三成正视着黑田如水,缓缓言道,“但是,倘若那李昖万一越过鸭绿江逃进了大明国内去了呢!我们还追不追进大明国里去?”

黑田如水听了,抚了抚颌下的须髯,蹙紧了眉头,半晌没有答话。

石田三成却是紧紧地盯着他的面庞,耐心地等着他回答。

许久,许久,黑田如水将目光抬了起来,远远地投向西方的天际,慢慢地开口了:“你们不要以为这么顺利就拿下了朝鲜,那么直接挑战大明国似乎也没什么可怕的。其实,这段时间里大明国没有抽出手来支援朝军,只不过是由于他们本国内部西边边疆宁夏镇鞑靼人的叛乱牵制了他们而已。在大明国尚未倾注全力转向辽东的这段空隙里,我们应当积极巩固自己在朝鲜已经取得的战果:扫荡余敌,屯兵积粮,加固城池,以备不测。

“万一李昖逃进了大明国,我们也不要轻举妄动,更不能在时机尚未成熟之前去冒险触犯大明国。现在,无论如何也只能是‘走一步、瞧一步’!其实,不瞒诸位,本军师此刻最担心的便是大明国突然从西疆顺利抽身直接介入了朝鲜局势当中……唉……本军师真希望大明国西疆的宁夏叛军能够与我们遥相呼应,把大明国的大军拖在那里越久越好啊!……”

听了黑田如水的这番意见,全场立时又静了下来。隔了好一会儿,宇喜多秀家有些迟疑的声音在这一片沉默中响了起来:“黑田军师……可是,可是太阁大人发给本统领的密令是‘马不停蹄,乘胜追击,直捣辽东,深入大明’啊……”

他的嘀咕之声,在场诸将听得明白,场中又是一片沉寂。

“黑田军师深谋远虑,知利知弊,缜密之极,我石田三成愧不能及也!”却见石田三成一步跨出,俯首向黑田如水赞道,“在下现在就将您这番指教写成我西征大军全体将领根据现实情形而发的建议书送给太阁大人定夺!”

黑田如水听了,沉吟了一下,双瞳深处倏地一亮,在石田三成脸上盯了片刻,方才淡然说道:“石田君可谓才识内敛、深藏不露啊!本军师刚才所谈到的一切,只怕石田君也早就料到了吧?石田君巧妙地将本军师这番意见引出来,并行文呈给太阁大人,恐怕也是为了将来在发生意外之后能将这个责任推到本军师头上吧?”

“这……这……”石田三成没料到黑田如水的目光竟是如此犀利,一下便洞悉了自己心底最隐秘的念头,顿时惊得背上冷汗涔涔而流,颤声而道,“您……您错怪在下了……”

“错怪你了?呵呵呵,没关系。石田君今年才三十岁,前程远大,怎么会为了拂逆太阁大人的某些‘瑕疵之见’便公然和太阁大人针锋相对呢?”黑田如水一边仍是淡淡地说着,一边伸出手去缓缓抚摸着李昖那张龙椅上雕的那条金龙凌空**的绺绺龙须,“太阁大人的‘龙须’,谁敢乱捋啊?——本军师已经老了,在利害得失之际也看淡了许多。得罪太阁大人的事儿,还是推在本军师身上更适当一些吧!石田君,你就把本军师这番意见原原本本抄给太阁大人,文尾就只签署本军师一个人的名字,一切与其他将领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