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日援朝1592(上) 第三章 大明定策 朝鲜使臣哭明廷 1

李浩白 收藏 0 1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183.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183.html[/size][/URL] 朝鲜使臣哭明廷 五月十八日,素来不喜御驾临朝的朱翊钧这一次却异乎寻常地召集臣僚上朝理政了。在京的所有四品以上官员被通知进金銮殿共议朝鲜来使求援抗倭之事。 在金銮殿上,朝鲜来的陈情使柳梦鼎一身白衣,满面泪痕,跪伏在玉阶之下,嗓子已然哭得又嘶又哑,眼睛也肿成了两个红桃,一副痛不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183.html


朝鲜使臣哭明廷

五月十八日,素来不喜御驾临朝的朱翊钧这一次却异乎寻常地召集臣僚上朝理政了。在京的所有四品以上官员被通知进金銮殿共议朝鲜来使求援抗倭之事。

在金銮殿上,朝鲜来的陈情使柳梦鼎一身白衣,满面泪痕,跪伏在玉阶之下,嗓子已然哭得又嘶又哑,眼睛也肿成了两个红桃,一副痛不欲生的模样。

朱翊钧高高地端坐在盘龙金椅之上,双眉紧蹙,面色犹如铜浇铁铸一般凝重之极。他无声地拂了拂袍袖,让陈矩站到陛前宣布了这场关于朝鲜来使求援抗倭之事的公开朝议正式开始。

由于事前朱翊钧已经给了各位臣僚充分准备此次朝议的时间,所以他们一个个自有主见,都准备着在今天上朝后一吐为快。

然而,看到朱翊钧那副凝重如山的表情,大臣们在摩拳擦掌之余,又都不禁绷紧了心弦——这次朝议可是关系到本国安危治乱的大事、要事啊!岂能掉以轻心为逞口舌之长而罔顾皇皇中国的利弊得失?心中既有此念,他们反而一个个缄默闭口,谁也不敢第一个站出来陈奏自己的意见。

坐在龙椅之上的朱翊钧面色沉凝,心底里又是好气又是好笑:平时这满朝的“清流之臣”和礼法之士,最是喜欢无中生有、引经据典、高谈阔论,到了今天这般真要“集思广益、群策群言”的时候,他们却都“谦让”起来了!

他心中暗想:这也怪不得他们——两个月前朕刚刚派出了李如松前去征讨宁夏哱拜,战况如何现在还不得而知;如今朕便又要让他们就东面援朝平倭之事表态发言——他们面对如此重大的军国之事,岂敢空谈妄言?朕自己不也是觉得心底并不踏实才来搞这个公开朝议以求“兼听则明”吗?

在脑际里转了无数个念头之后,朱翊钧终于脸色一缓,轻轻咳嗽了一声。

听着这一声咳嗽,熟知朱翊钧脾气习性的殿上诸臣们立刻懂了:皇帝要开始点名进言了!

果然,朱翊钧那清清朗朗的声音在空阔的金銮殿上空响了起来:“石爱卿,你是兵部尚书——对于此番朝鲜求援抗倭之事,你有何见解?”

石星听了,迟疑了一下,慢步出列,在朱陛之下站定,沉吟着奏道:“回禀陛下:微臣既然身为兵部尚书,对朝鲜来使求援抗倭之事,自是责无旁贷而应有所建言。然而,‘天下大事须与天下之人共议共决’,微臣焉敢恃兵部尚书之职而妄行自专?大殿之上,朝臣共议曰‘可援可抗’,微臣便尽力去援、去抗;朝臣共议曰‘不可援、不可抗’,微臣便俯首遵从,不援、不抗而已——且请诸位大臣各抒己见,微臣洗耳恭听。”

闻到他这番话,金銮殿上顿时静得连一滴水珠掉在地上都听得见。

朱翊钧不禁怔了一下,深深地盯向了石星,心头暗道:好个石星!讲起话来八面玲珑、滴水不漏,却全然空洞无物、一无可取!听他之言,大有撇清责任、务求自保之意,毫无奋发图强、励志有为之心!这样的臣子,实在可恶!他想到这里,正欲勃然发作。就在这关头,他忽又转念一想:其实石星身为兵部尚书,也确有为难之处——他若曰“出兵援朝平倭”,则言官们难免会攻击他兴兵生事;他若曰“闭关自守不出”,则言官们又难免会指责他畏缩无能。站在石星和兵部臣僚的位置之上,他们确实也不便就“战”与“守”两个问题直接表态。一念及此,朱翊钧这才缓和了面色,又将目光扫视着金阶之下站着的诸位臣工,等待着中间有人出列建言。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