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日援朝1592(上) 第三章 大明定策 努尔哈赤请缨 1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183.html


努尔哈赤请缨

“吁!”一声劲叱犹如利箭一般划空而过—— 一位身后垂着长辫、一袭貂皮紧袍的青年将官一把勒紧了胯下的骏马,在大明建州女真部都督佥事府的大门前倏然停了下来!在他马后,一匹赤马随即奔驰而至,上面乘着一名头戴宽檐高帽的中年朝鲜男子,却是带着一脸的忧惧之色。

“都督佥事大人回来了!”站在府门口一直张望着的一名汉人侍卫急忙下阶迎了上来,“龚先生正在议事堂里等着您呢!”

“易寒,你去把本汗的弟弟舒尔哈齐喊来!”那青年将官飞身跃下了马背,顺手将缰绳递给了身侧的一个女真卫兵,一边向那名汉人侍卫——易寒吩咐道,一边朝身后跟来的那朝鲜男子示意,带着他疾步往府门口里走去,“就对他讲:本汗和龚先生要和他一道在议事堂共商大事!”

这位神采奕奕、英气勃勃的女真族青年将官正是大明建州都督佥事爱新觉罗·努尔哈赤。虽然此刻的努尔哈赤才刚满三十三岁,但他举止顾盼之际所流露出来的那一份沉敏干练,已然迥非同龄青年所能比拟。

他箭步如飞地跨进了都督佥事府的庭院,一眼便见到一位须发苍然的白袍老者正立在议事堂门口的屋檐下静静地迎视着自己。

这位白袍老者,正是他的汉人师傅龚正陆。龚正陆本是浙江绍兴府一位儒商,自中年时起便出入辽东经营马匹,资产颇丰。后来,努尔哈赤见他博学多才、品行端重,便聘请他为本人及自家子弟的师傅,极尽恩礼厚待。龚正陆见这名女真青年颇有几分英豪之气,实乃可造之材,便也“倾囊相授”,意欲将他锻造成为朝廷一代名将,立功于世,扬名于后。于是,在他的辅弼和指点之下,努尔哈赤的势力从当初起兵时仅有的“盔甲十三副、部众三十人”渐渐发展壮大,直至横扫辽东女真族栋鄂部、苏克苏护河部、朱舍里部、纳殷部等各部族,据有方圆数千里之疆域,俨然以一方诸侯雄立于辽东白山黑水之间。女真族各部落见他势力庞大,亦纷纷推戴他为“女真国大汗”。

但努尔哈赤并未接受他们奉上的“女真国大汗”这一尊号,却是极为看重大明朝廷为了招抚他而封赐的“从二品都督佥事”之职位,一直以辽东边臣的身份忠心耿耿地为大明朝尽到自己的藩卫之责。

今天,他从鸭绿江畔急急赶回建州首府佛阿拉城里自己的都督佥事府,就是向龚正陆、舒尔哈齐共商边境紧急军情的。

努尔哈赤带着那名朝鲜男子,上了议事堂的台阶,向龚正陆抱着施了一礼,恭然道:“龚师傅,学生有重要军情和您商议,请入内再谈吧!”

他正说之间,他的胞弟、建州都督副佥事爱新觉罗·舒尔哈齐也疾步而至,满面惊疑地看着他和那名朝鲜男子,张了张口,想问什么却又止住了。

龚正陆瞧了努尔哈赤身后的那个中年朝鲜男子一眼,仿佛猜到了什么似的,深深一叹,默默地点了点头,转身先行迈步进了议事堂。

努尔哈赤站在门槛之外,一直待到龚正陆先进堂门之后,方才恭恭敬敬地和舒尔哈齐一道跟在后面走了进去。

站在一侧的那名朝鲜男子看着努尔哈赤兄弟的这般举动,不禁大吃一惊:想不到这两个被视为“蛮夷野人”的赳赳武夫般的女真族将领,居然如此尊师重礼,丝毫不逊于朝鲜国内第一流的谦谦君子。一念及此,他顿时对努尔哈赤兄弟刮目相看。在努尔哈赤的招呼之下,他才急忙收敛了心思,随后而来。

进得议事堂后,努尔哈赤先扶着龚正陆在上座坐下,自己坐在了他的右下首,正了正脸色,说道:“龚师傅真乃神人也!您事先料得不错:倭虏果然悍然出兵侵入了朝鲜!”

“唉!……数月之前,兵部就来了公函,告知我们建州要及时预防倭寇侵朝作乱……当时为师还就此事亲赴沈阳城与顾养谦大人商议了一番边防部署事务……顾大人却认为为师是在‘杞人忧天’,过于多虑了……”龚正陆伸手抚了抚自己颌下白须,长长一叹,“如今看来,为师果是预料得不错!——只是,这又如何?为师倒是希望自己料错了……唉!朝鲜和大明的百姓又要遭受刀兵之灾了……”

“师傅真乃慈悲心肠……”舒尔哈齐听了,不禁慨然说道,“您放心!有我和大哥在,绝对不会让建州百姓遭到倭虏侵害的!”

“舒尔哈齐说得对!我们女真族的勇士是谁也打不怕、谁也打不倒的——那矮冬瓜似的倭虏算个什么东西?”努尔哈赤也点头赞许着舒尔哈齐的话,同时转过头来看向坐在他身后的那名朝鲜男子,对龚正陆介绍道,“师傅,这位是从朝鲜和我们建州接壤的咸镜道府衙门的尹思恩先生……他是逃到我们建州来避难的……他应该比较熟悉倭虏侵入朝鲜的情形了……”

“原来是朝鲜国尹大人……老夫龚正陆这厢有礼了。”龚正陆听了,面色一正,忙从堂中太师椅上站起来向尹思恩拱手一礼。

尹思恩一脸哀伤地起身回礼道:“小国难民尹思恩,惶惶如丧家之犬,能够得到大明建州都督佥事大人的援手,已是感激不尽……龚老先生对倭虏情形但有所问,尹某知无不言。”

“尹大人在朝鲜咸镜道官居何职?”龚正陆问道。

“尹某觍颜尸居咸镜道左府使之职。”尹思恩脸上一红,嗫嚅道。

龚正陆听了,心底不禁一惊:咸镜道左府使之职,乃是朝鲜国内正三品的官秩,亦是咸镜道的首席副职长官……如果连他这样的官员都落荒而逃了,看来咸镜道应该已是陷落了!……他沉吟了一会儿,右手拍了拍膝盖,喟然叹道:“想不到倭虏来得如此之快——连咸镜道都失守了……看来,他们逼近建州也就在这几天了……”

“呃……”尹思恩语气滞了一滞,脸庞涨得通红,暗暗咬了咬牙,半晌才道,“龚老先生……实不相瞒——咸镜道暂时还没失陷,但依尹某看来,也不过是早迟的事儿……所以……所以尹某就急忙投到建州来了……”

“哦?想不到尹大人倒很会‘见机而作’啊!”龚正陆沉默了片刻,静静地看着他,脸上掠过了一丝深深的嘲笑。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