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日援朝1592(上) 第二章 倭寇侵朝鲜 败绩尚州城 3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183.html


夜色已经很深了,朝鲜王宫的金銮殿里却仍是灯火通明、人声嘈杂,全无平日雍容肃穆的气象。

李昖背着双手,在朱阶龙椅之前焦躁地来回走动着,脸上满是潮红之色,一双眼睛也如蛛网一般爬满了密密麻麻的血丝。

诸位王子和六曹要员们在朱阶之下战战兢兢地张望着,一个个显出一筹莫展的样子。

“咚”的一声闷响,那两扇殿门被猛地推开了。几个内侍扶着全身盔甲残破不堪、肩头插着一支断箭、鲜血浸湿了衣襟的李溢急趋而入,慌慌张张地径直到朱阶下跪倒。

看到这般情形,殿上诸人的心都蓦地一沉——看来白天大家听到的传闻是真的了:尚州城失陷,二十万朝军惨败。

“真的一败涂地了?”李昖在朱阶上身形一停,呆了片刻,方才神色木然地看着李溢,怯怯地问道。

李溢在地下把头磕得“砰砰”直响,以无声的哽咽做了回答。

“怎……怎么会是这样?”李昖有些呆呆地自言自语道,“二……二十万大军啊!怎么说败就败了?……现在该怎么办呢?”

“大王,倭虏正在一路追杀而来,”李溢哽咽着断断续续地说道,“用不了多久,他们就会兵临汉城府外……形势万分危急啊!”

“对啊!大王!”站在六曹要员之首的柳成龙已从最初的惊慌失措中冷静下来,沉吟着向李昖奏道,“值此倭虏逼近之际,我军或战、或迎、或守,大王须得尽快拿一个主意啊!”

“这……这……”李昖跌坐回龙椅之上,只是一个劲儿地唉声叹气,“欲战,只怕如今已无精兵可用;欲守,而今尚州失陷,王京门户洞开,亦已无险可守……卿等竟来逼着本王速决大计——本王此刻又决得了什么大计?唉……”

眼见着李昖垂头丧气的模样,柳成龙和李溢面面相觑,也是无话可说。

“大王,依微臣之见,如今战亦不能,守亦不能,那就只有先行迁都避敌,然后再谋‘卷土重来’!”这时,却见礼曹侍郎柳梦鼎出列奏道。

“迁都?迁往何处?”李昖沉沉一叹,“在我朝鲜三千里疆幅之内,总有无处可迁之时啊……”

“大王,咱们终究还有一处可以迁得。”柳梦鼎肃容说道。

“哪一处?”李昖和柳成龙、李溢等听了,都不禁有些莫名其妙。

“义州府!”柳梦鼎正色侃侃奏道,“大王只有赶紧迁到我国与大明中国接壤的义州府,进可以光复朝鲜,退可以凭恃大明!——数月之前,微臣奉命出使大明,大明皇帝陛下已经降下玉音,随时准备助我抗倭。大王此刻还不求援于大明中国,却待何时?”

“柳爱卿真是一语惊醒梦中人啊!”李昖听了,顿时喜出望外,激动地从龙椅上跳了起来,脸上阴云一扫而光,扬声下令道,“本王即刻下令:一、着柳梦鼎为遣明使臣,今晚马上动身,急赴中国上京求援;二、着柳成龙总领各曹臣僚,速速收集图章、典籍、器物,尽快办妥迁都事务;三、着李溢将军带伤立功,调兵遣将,再振雄威,全力阻击倭虏逼近王京汉城府!”

“臣等遵命。”柳成龙、李溢、柳梦鼎等人连忙叩首应道。

安排好了这三件大事之后,李昖方才心头一松,渐渐恢复了平时的庄敬平和。他缓过神来,忽然心头一动,似乎想起了什么,嘴巴张了几张,还是忍不住向李溢问了出来:“对了!李爱卿……那个……那个和你一道上阵杀敌报仇的宋……宋贞娥怎么样了?”

李溢听到李昖搁开敌我双方情势不问,反而单单朝他打听一个宋贞娥的情形,不由得暗暗一怔,忆了片刻,答道:“那日尚州之战中,倭虏的万余骑兵往我们阵内一冲,本将和宋贞娥姑娘就被冲散了……”

“她现在怎么样了?”李昖瞪大了两眼急切地追问道。

“本将实是不知她的下落,”李溢老老实实地回答,“宋姑娘身手不凡、武艺高强,本将起初还能看到她连连劈翻了四五个倭虏骑兵……后来,倭虏越来越多,我们就失散了……她目前是生是死,本将也甚为挂念啊……”

“唉!当初本王就该直接下诏让你拒绝她上阵!”李昖缓缓地摇了摇头,满脸懊恼之色,“可惜了!可惜了!倭虏万骑铁蹄之下,只怕她也是凶多吉少了……唉!‘佳人难再得’!……李溢呀李溢!你让本王折损了一位‘巾帼英杰’……你罪责不小!”

李溢听得李昖语意有些不善,急忙跪地叩首致歉不已。

李昖却没心思听他的道歉和辩解,只是痴痴地将目光投向了尚州所在的方向,恋恋难忘之情赫然流露……

柳成龙跪在朱阶之下瞧着李昖这副痴相,却是隐隐悲痛:想当年那大唐天子李隆基贪恋女色、荒淫无道、朝政废弛,以致酿成“安史之乱”,险些丢了江山社稷——而今,这位当初在倭虏虎视眈眈之下犹自举办“秀女擢选盛会”的大王,又何尝不是如此?看来,“得道者昌,荒淫者危”这句名言,实是历朝历代用鲜血凝成的惨痛教训啊!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