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日援朝1592(上) 第二章 倭寇侵朝鲜 哱拜之乱 2

李浩白 收藏 0 16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183.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183.html[/size][/URL] “这……这,兵部暂时还未接到朝鲜那边有何军情讯报,”石星一怔,回忆了一阵儿,才小心翼翼地答道,“微臣已经行文函告蓟辽总督顾养谦、辽东建州女真部都督佥事努尔哈赤等密切关注鸭绿江对岸的一切动态……” “很好!很好!”朱翊钧听了,这才暗暗松了一大口气,缓和了脸色,向辅臣们吩咐道,“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183.html


“这……这,兵部暂时还未接到朝鲜那边有何军情讯报,”石星一怔,回忆了一阵儿,才小心翼翼地答道,“微臣已经行文函告蓟辽总督顾养谦、辽东建州女真部都督佥事努尔哈赤等密切关注鸭绿江对岸的一切动态……”

“很好!很好!”朱翊钧听了,这才暗暗松了一大口气,缓和了脸色,向辅臣们吩咐道,“你们且下去拟旨吧:即刻先派陕西驻兵围住宁夏,不要让哱拜他们与朔方鞑靼勾结成势,再调精兵良将火速剿灭之!”

“臣等叩请陛下圣裁:调谁前去主持征剿大事?”赵志皋和石星对视了一眼,急忙问道。

“你们的意见呢?”朱翊钧目光一闪,反问了他们一句。

御书房中顿时静了下来。推荐何人征宁夏,确实令赵志皋他们有些头痛:胜任者自是不必多说了,不胜任者却会连带举荐者同过同罚——倘若自己推荐的将领万一丧师误国了呢?于是,赵志皋和石星等人跪在地下你看看我、我瞧瞧你,谁也不肯开口多言。

朱翊钧见他们这般举动,心头亦是一阵愤然:平日里朝廷里有了什么“肥差”空缺出来,这些辅臣们哪个不是你举我荐、好不热闹?到了今日这般兵凶战危之事,他们却个个缄口不语、袖手旁观,生怕自己推荐的人选一不胜任便牵累于己!

“依微臣之见,唯有调派山西总兵李如松前去平叛,”宋应昌按捺了半晌,终于膝行出列脱口奏道,“李如松出身将门,智勇双全,又在辽东抗击蒙古土蛮之时战功卓著,完全可以胜任征剿哱拜之大任!”

听罢宋应昌这番奏言,朱翊钧却没有马上回答,而是沉默了一会儿,才淡淡说道:“调谁过去征剿哱拜……这个事儿,朕两日之后便会给你们手谕的。你们且退下吧!”


京师的李府,掩映在浓浓密密的绿荫之中,那朱红大门上的银钉兽环和门前的一对花岗石狮,显出了这个府邸的豪华与气派。

府中的一座紫竹亭下,一青衣一红衣两位白须老者正静静地坐着对弈。

“哎呀!李大帅!你当真是战将出身,下起棋来也是大刀阔斧,老夫实在是吃不消啊!”青袍老者看着那棋枰蹙眉沉思有顷,呵呵笑道,“你这几着下来,老夫的腰都快被你的棋势压弯了!”

“申阁老!你这棋风也是符了你的名字的!”那被称为“李大帅”的红袍老者仰起脸来看着他,竟是生得面如重枣、须垂及腹,笑声里透着一股异乎常人的雄豪之气,“本帅岂敢大意啊?”

“哦!李老兄!老夫的棋风竟与老夫的名字相符?”青袍老者微微一愕,从棋枰上抬起头来有些疑惑地看向红袍老者,“你此话怎解啊?”

红袍老者用手一指他手中所执的白子,朗朗笑道:“你的名字叫‘时行’——‘时行’、‘时行’,即是‘与时偕行’。申阁老,你下棋落子,那可是该硬的时候一点儿也没软,该软的时候也一点儿没硬啊!这算不算是‘与时偕行’?本帅一味强攻猛击,倒多次被你这不温不火的路数‘吞’了好几个子儿去!”

“呵呵呵……原来你是这么理解的呀!……”青袍老者听了,禁不住“扑哧”一声喷出笑来,“那么……你的名字叫‘成梁’,老夫是不是应该讲你的棋着每一步来得就像‘木桩打地’,扎扎实实呢?……”

正在他俩捧腹谈笑之际,却听得竹亭边上一个有些尖细的声音突然响起:“申阁老、李大帅两位大人好兴致啊!谈笑对弈之间,尽显英雄本色与名士风流——实在令咱家敬服不已啊!”

听到这个声音,两位老者俱是一惊,急忙敛起了笑容,转头一看,却是皇宫大内司礼监秉笔太监陈矩在亭门处躬身而立。他的身后还站着一位身形高大的青年,全身却披了一件玄色斗篷,连面容也遮掩在头罩之中。

“陈公公!”两位老者一怔,急忙放下棋子,站了起来。红袍老者惊诧道:“您大驾光临老夫府中,为何竟不让人前来通禀一声?也好让老夫稍尽待客之道……”

他正说之间,目光往亭外一掠,不禁诧异地发现:不知何时,院坝里竟已密密麻麻地站满了百十位锦衣卫,将这座紫竹亭团团围护了起来!

“是朕不让他喊你们府上的下人来通报的。”在他莫名惊诧的目光中,陈矩身后那位高大青年将头罩慢慢掀开,露出自己的真面目来——赫然正是大明天子朱翊钧。他微微带笑说道:“朕闻听两位卿家正在宁远伯府中对弈取乐,便特意让陈矩带着朕微服寻访而入,却不知扰了两位卿家的兴致否?”

“啊呀!原来是陛下大驾光临——臣等有失远迎,”两位老者一见之下,甚是惊讶,急掀袍角,跪了下来,“申时行、李成梁恳请恕罪。”

“快快平身,”朱翊钧看着这一文一武两位已经告老在家的元老重臣,急忙上前亲自伸手来扶,“今日在朕面前,卿等不必多礼。”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