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日援朝1592(上) 第二章 倭寇侵朝鲜 哱拜之乱 1

李浩白 收藏 0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183.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183.html[/size][/URL] 哱拜之乱 “爝火之方微也,一指之所能息也,及其燎原,虽江河之水,弗能救矣。鸿鹄之未孚也,可俯而窥也,及其翱翔浮云,虽蒲且之巧,弗能加矣。人心之欲,其机甚微,而其究不可穷,盖亦若此矣……禁于未发,制于未萌,此豫之道也,所以保身保民者也。” 朱翊钧一边慢慢吟诵着这段话,一边在御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183.html


哱拜之乱

“爝火之方微也,一指之所能息也,及其燎原,虽江河之水,弗能救矣。鸿鹄之未孚也,可俯而窥也,及其翱翔浮云,虽蒲且之巧,弗能加矣。人心之欲,其机甚微,而其究不可穷,盖亦若此矣……禁于未发,制于未萌,此豫之道也,所以保身保民者也。”

朱翊钧一边慢慢吟诵着这段话,一边在御书房里缓缓踱来踱去。

站在房中御案一侧侍立着的郑贵妃静静地听他诵完,隔了片刻,方才微微笑道:“陛下,您刚才吟诵的这段话实是精妙。请恕臣妾无知:这等精妙之语,臣妾还是第一次听闻,却不知是哪位贤哲所著?”

听了郑贵妃的疑问,朱翊钧并未立即回答,而是将自己幽幽的目光投向了御书房里间那紧闭着的扉门上。过了一会儿,他才有些表情复杂地说道:“朕也记不清是哪位贤哲说的了。朕小时候背诵过这段话,今天不知怎的便忆了起来——也就随口吟出了……”

“哦……”郑贵妃便不再多问了。

“爱妃……”朱翊钧有些吞吞吐吐地问道,“依你之见,朕将来能成为何等样的君主?”

“陛下自即位以来,仁德久彰,天资英断,革除弊政,”郑贵妃不假思索地脱口答道,“将来必成我大明中兴之主!”

“你这又是在谬赞了!”朱翊钧悠悠地叹了口气,脸上现出一丝苦笑,“朕希望你要对朕讲真心话!哪怕你的真心话再难听,朕也听得下去!”

“陛下何出此言?”郑贵妃一听,急忙双膝跪下,面颊微微变色,“臣妾字字句句出自真心,决无谬语。臣妾记得七年之前,京师一带久旱不雨,民不聊生。陛下当时身患热症,举止无力,却仍决定亲自带病登坛为民祈雨。您为示对上天虔敬,先是在宫中斋戒了三天,然后步行数十里亲临天坛,顶着炎炎烈日,自省自责,祈求上苍降雨泽民……”讲到这里,她不禁眼圈一红,泪珠儿大颗大颗地掉了下来,哽咽着又道,“终于,在您这一片爱民如子的仁慈之心感动之下,没过几天,上苍便降下甘霖,解了旱灾……从那时起,臣妾就断定陛下日后必能成为大明朝的中兴贤君,亦必能赐予天下万民一个太平盛世!”

“谢谢爱妃的期许和夸赞。”朱翊钧被她这番话感动得热泪盈眶,连忙上前扶起了她,用手轻轻拭去她颊边的泪痕。他静了片刻,定住了心神,才幽幽说道:“朕若真能成为大明中兴贤君,那就太好了……那也算对得起他们对朕寄予的殷殷厚望了……”

“他们?”郑贵妃一愕,失声问道,“陛下口中所说的‘他们’是谁?”

“没……没什么……”朱翊钧意识到自己一时口快失了言,面色微微一窘,沉吟着答道,“朕刚才所说的‘他们’是我大明朝的列祖列宗啊!除了他们会对朕寄予厚望,还能有谁啊?!”

郑贵妃听他这么一说,自是再无疑惑,便没多问什么了。

朱翊钧转身走到御案之前,提起了一支狼毫细笔,蘸了蘸紫石砚中的朱红墨汁,便欲批阅司礼监送过来的文牍。

正在这时,只听得御书房外的内侍急声宣道:“启奏陛下:内阁大学士赵志皋、许国、张位及兵部石星、宋应昌等大人有十万火急的军情讯报面呈陛下,恳请陛下恩准。”

“十万火急的军情讯报?”朱翊钧握在手中的狼毫朱笔顿时在半空中一定,竟落不到笔下文牍的纸面上去。他喃喃地轻声自语道:“莫非倭虏这么快就打到朝鲜了?”

“陛下,臣妾恳请回避。”郑贵妃闻听有内阁大臣前来商议国事,连忙欠身施了一礼,便欲退出。

“慢着……”朱翊钧面色微动,将手中狼毫朱笔搁回到那座青玉笔架之上,轻轻对她说道,“爱妃且到这张屏风背面坐下,听一听我们如何商议军国大事……如若朕有阙漏之处,还望爱妃直言相谏……”

“这……”郑贵妃一听,不禁迟疑了一下。朱翊钧用充满期盼的目光迎望着她,深切地说道:“爱妃……你……你还是留下来在这屏风后面陪一陪朕吧!……朕……”

“陛下……好吧!”郑贵妃被他那目光看得心头倏地一暖,便不再坚持,轻轻转身去了御书房里那张“百鸟朝凤”屏风背面,拉过一张杌子,静静地坐了下来。

“宣!”朱翊钧面容一肃,正了正衣襟,向正在御书房门外恭候旨意的内侍吩咐了下去。

只听得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匆匆趋近,御书房房门开处,赵志皋、许国、张位、石星、宋应昌等人径自进来,一个个脸色凝重,当场跪倒。

“有何军情讯报?”朱翊钧此刻倒是显得十分平静,从容问道。

“陛……陛下,哱拜真的反了!”首辅赵志皋跪前一步,满面愁容地奏道,“臣等叩请陛下圣裁!”

朱翊钧脸色一凝,将目光倏地投向了正跪在他身后的石星。

石星会意,轻咳一声,补充奏道:“臣启禀陛下:那哱拜父子一接到兵部下发的调任令,自知其勾结胡虏兴兵作乱的阴谋已被陛下洞察,便铤而走险,逼死了巡抚党馨和总兵张惟忠,驱走了朝廷派去的使臣,关门闭城,拥兵自守——居然反了!”

“朝鲜那边倭寇有何举动?”朱翊钧在心底紧张而迅速地思忖着,趁着石星讲话稍停的空当,插了一句问道。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女白领玩的军事游戏:输了要扒衣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