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日之无常 正文 第十五章 全歼

胶东大刀 收藏 15 85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131.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131.html[/size][/URL] 回答书友wjf6678766两个问题:1.您说可以一人扛两支枪,可是,以萧峰的身手,随抢随用岂不更省力? 2.关于银行办事处的问题,这确实是大刀的疏漏,大刀首次写小说,难免有不足之处,谢谢这位书友的提醒,大刀会考虑处理的。 *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131.html


回答书友wjf6678766两个问题:1.您说可以一人扛两支枪,可是,以萧峰的身手,随抢随用岂不更省力? 2.关于银行办事处的问题,这确实是大刀的疏漏,大刀首次写小说,难免有不足之处,谢谢这位书友的提醒,大刀会考虑处理的。

* * *

天亮的时候,萧峰回来了,还牵了一匹马,马身上驮着两个很大布袋。

萧峰牵着马走到破庙前,打了一个唿哨,不远处一堆枯草忽然动了,石牛从草里钻出来,高兴的叫了一声:“无常爷”,提着枪跑了过来。

萧峰看他嘴唇乌青,眼圈发红,知道他这一夜没少吃苦头,就拍拍他的肩膀道:“怎么样?小伙子,滋味不好受吧?”

石牛满不在乎的一摆手道:“没事!我受得了。”接着不好意思的笑着摸摸脑袋道: “爷,您知道吗?您上来这一路,我瞄着您击发了十次……”

萧峰轻轻在他脑袋上拍了一巴掌,笑骂道:“臭小子,我早感觉到了,竟敢拿我当靶子,看我不收拾你!”

石牛惊讶地问道:“爷,您真感觉到了?您是怎么感觉到的?”

萧峰沉吟道:“这个……就是第六感觉,直觉,知道吗?”

石牛傻傻的摇摇头,他又没读过书,哪里会知道直觉是什么东西。

萧峰无奈的搔搔脑袋道:“唉!说了你也不懂。总之就是你经历危险多了,自然而然就会提前感知危险,你慢慢就知道了。算了,不说了,来!帮我把这些东西卸下来。

石牛答应一声,和萧峰一人一包,把马背上的包裹搬进破庙。

“爷,您这一夜干什么去了?这是什么东西?怪重的。”石牛问道。

萧峰打开一个袋子,取出一个纸包扔给石牛:“给,烧鸡,味道不错。”石牛伸手接住,迫不及待的打开纸包,撕下一条鸡腿大嚼。

萧峰从袋子里不停地往外拿东西,什么手雷|、子弹、罐头,还有油汪汪的纸包,还有些肥皂块一样的东西,还有几包香烟,这两个袋子,简直成了百宝箱,东西乱七八糟的摆了一地,把石牛眼都看直了。

“爷,您把那里的鬼子给抢了?也不叫上我!”石牛抱怨道。

“嘁!你急什么?等你把本事练好了,打鬼子的机会有的是,我也就去了趟赵集,那里只住了三十来个鬼子,我去的时候,小鬼子正在会餐,被我一顿盒子炮,全给突了。”

石牛拿起一块肥皂块一样的东西问道:“爷,这是什么东西?”

萧峰一把夺过笑道:“好东西啊,TNT,高爆炸药。”

“爷,您把鬼子的仓库搬来了吧?”石牛嘴里含着鸡肉,含糊不清的说道。

萧峰拍拍手,站起来道:“嗨!这算什么?小鬼子那里好东西多了去了,我只能拿这些,剩下的被我一把火给烧了。”

说着,萧峰抓起一个油汪汪的纸包,里面是一个大红烧肘子,萧峰捧着肘子大吃起来。

等到两人吃饱了,萧峰抓起一包子弹递给石牛说道:“这是一百发子弹,看见窗外那棵树上的疤没有?距这里大概有一百七十米,你就瞄着他打,直到把这些子弹打完。这里方圆十几里都没有人,也不怕招来鬼子,你就使劲打。”

石牛答应一声,撕开纸包,拿出子弹压进弹仓,瞄着大树乒乒啪啪的打开了。

萧峰则找出定时器,用TNT炸药制作定时炸弹,一边做一边纠正石牛的动作。

石牛射击进步很快,因为有射箭打猎的基础,双臂稳定性很好,到中午的时候,整整打了二百发子弹,肩膀都被枪托的后坐力撞肿了,双臂酸痛的要命,不过枪打得有点意思了,170米,几乎枪枪中靶。

吃了点东西,萧峰拿起两个弹排扔给石牛,说道:“你现在算是刚入门,老打死靶子也没意思,拿着这十发子弹,下午去打猎,太阳落山前至少要给我带回七只猎物,去吧。”

打发走了石牛,自己拿出地图,铺在地上研究起来。

傍晚,石牛回来了,带回五只野兔,三只山鸡,还有一只大山猫,萧峰高兴地道:“行啊,小子,十枪九中,不错不错,今天晚上可有口福喽。”

石牛一拉枪栓,从枪膛里退出一发子弹递给萧峰,萧峰疑惑地问道:“这是怎么回事?”

石牛道:“你让我太阳落山前回来,我怕来不及,最后一枪就没打。”

萧峰可真惊讶了:“好啊!小子,还给我来这一手,这就是说你只打了九枪,打了这九个畜生,对吧?”

石牛点点头。

萧峰兴奋地搓着手,在地上走来走去,嘴里咕哝着:“太好了!可惜没有酒,我们应当庆祝一下……不行,我要去弄点酒来!”转头对石牛道:“你把这些东西收拾收拾,用火烤着,我去弄点酒来庆祝一下。”说着奔出破庙,牵过东洋马,打马如飞而去。

过了大概两个小时,萧峰回来了,跳下马,笑嘻嘻地捧着两个酒坛子走过来。石牛把山鸡野兔烤的差不多了,萧峰抽抽鼻子,笑道:“好香。”把酒递一坛给石牛。自己一屁股坐在地上,拍开泥封,“咕咚咕咚”喝了两口,赞声“好酒!”伸手撕下一条兔子腿,大嚼起来。

石牛也喝了口酒,好奇地问道:“爷,您在哪里弄得酒啊?还真不错。”

萧峰笑道:“我今天早晨回来的时候,路过一个村子,那村子里全是破草房,却有一家大财主,好几十间大瓦房,搞得富丽堂皇。当时我就想,这家肯定不是什么好鸟。所以今天晚上我就去他们家厨房借了两坛酒,也算劫富济贫了,哈哈。”

石牛也跟着笑起来。

萧峰忽然道:“我告诉你,以后别再爷、爷的叫,我叫萧峰,你就叫我萧大哥或老萧都行,反正我比你大。”

“那怎么行?”石牛认真的说道,“你是老大,我是跟班,就应该叫爷。伏云寨的土匪就是这么叫他们老大的。

“他娘的,”萧峰笑骂道,“有你这么比方的吗、老子又不是土匪。等等,你说伏云寨有土匪,在哪儿?离这远不远?”

“不远,”石牛往南一指道,“就在南边,快走有一天就到了。我跟我爹打猎的时候到过那里。”

“他们都是些什么人,你知道吗?”萧峰问道。

“ 听说他们的大头领是个东北军官,因为不愿意跟着东北军老是逃跑,就带了十几个人跑到伏云山落草当了山大王。后来又招了些人,现在总有百八十人吧。”石牛道。“不过他们从不欺负老百姓的,专门打那些有钱人的主意,听说他们还抢日本人的东西。”石牛又补充了一句。

“嗯,明白了。”萧峰点点头道,“等这里的事完了我们去拜访一下。今晚好好休息,明天就要干活了。”

第二天早晨,萧峰把手雷、子弹、炸药分开,跟石牛一人一份背上,对石牛说:“我看了一下地图,那伙鬼子如果是今天回来,晚上肯定会在曹家集过夜,我们今天晚上就在那里给他们一个惊喜。”

“太好了。”石牛高兴地背着沉重的包裹,提着枪一马当先走了出去。

因为长长的三八步枪很难掩藏,两个人又不能明目张胆地扛着它走大路,所以一路翻山越岭,奔向曹家集。

果然不出萧峰所料,那伙押运物资的鬼子真的回来了,而且不到傍晚就进了曹家集。因为吃了一次亏,所以再也不敢住在野外,打算在曹家集过夜。

鬼子前脚进了曹家集,萧峰和石牛后脚也到了。但是两人没有进村,在离村子最近的一个山头停下来,一边吃东西补充体力,一边看着村子里鬼子的动静。

曹家集虽然是个集镇,但是并不太大,只有二、三百户人家,但有一座规模宏大的祠堂,足以容纳二、三百人,鬼子就住进祠堂。

鬼子安顿好后,故态复萌,在村子里大举骚扰、抢劫,闹得鸡飞狗跳、哭叫连天。石牛在山上看的眼睛都红了。

看看石牛又有按耐不住的迹象,萧峰用刚啃光的鸡腿骨点点他道:“小子,稍安勿躁,要学会控制自己的情绪。这些小鬼子再蹦跶,也过不了今晚了,你现在急什么?睡觉!”说着,找个背风的地方,抱枪舒服的一靠,闭上眼睛。

石牛看看萧峰,再看看山下,强忍怒气,也找个地方抱枪睡觉。

鬼子一直闹腾了两三小时,这才老老实实的吃了晚饭休息了。

半夜,萧峰醒了,想叫醒石牛,却看见他眼睛瞪得大大的,不禁哑然失声道:“怎么?你没睡?”

“睡不着。”石牛抱枪起来,跺跺发麻的双脚,瓮声瓮气的回答。

“欠练!”萧峰扔下一句,“跟我来!”转身朝山下走去,石牛赶紧跟在他身后。

萧峰带着石牛一路疾行,很快就来到祠堂附近的一棵老槐树下。萧峰取下石牛身上的袋子,指指树上,悄悄对石牛道:“你就在这上面守着,我进去安炸弹。等炸弹炸了,有往外跑的你就干掉他。注意,可别打着我。”

“嗯!”石牛点点头,把枪往身上一背,就要上树。

“等等。”萧峰取出一个消音器装到石牛枪口上。

“这是什么?”石牛问道。

“消音器。装上它打枪没声音,注意隐藏好自己,去吧。”萧峰拍了他一下,背上石牛的袋子,一矮身,蹿了出去。

来到祠堂西面院墙外,掏出飞爪,“嗖”地甩上墙头,抓住绳子,几下爬上墙头,一纵身跳进院子。门口的鬼子哨兵毫无察觉。

萧峰四下看看,没有异常,就开始安放炸弹,安放位置在山上的时候他就看好了。三进院子的祠堂,他安了十二个定时炸弹,预设起爆时间为十分钟。这些炸弹足以把这座祠堂掀翻,六十公斤TNT可不是唬人的。

安完炸弹,又打量一下祠堂 ,里面的鬼子鼾声此起彼伏。

“ 唉,可惜了这么一座壮观的建筑,该死的小鬼子。”叹息一声,翻墙出了祠堂,不过是在祠堂的另一面,爬上一座废弃的民宅屋顶,俯下身来,看着手表,默算时间。

“还有一分钟。”他嘴里正念叨,就听“轰”的天崩地裂的一声巨响,把萧峰吓了一跳。气得骂道:“这破定时炸弹,土造的就是不行!”

这时炸弹开始一个接一个的爆炸,只炸的砖瓦木石、残肢断臂漫天飞舞。萧峰在房顶上抱头撅腚,缩成一团,砖头瓦块往身上“啪啪”直落,砸的他直哆嗦。

村里的老百姓全被巨大的爆炸声惊醒了,都听出爆炸声来自祠堂,不知道鬼子在捣什么鬼。有孩子的赶紧堵住嗷嗷大哭的孩子的嘴,全缩在被窝里哆嗦,没人敢跑出来看看。

祠堂里的爆炸结束了,门口站岗的两个鬼子被飞来的砖瓦砸得眼冒金星,目瞪口呆的看着眼前的壮观景象,本来富丽堂皇的祠堂,已是一片瓦砾。大部分鬼子士兵都在睡梦中被天照大神召回东瀛,少数运气好的,摇摇晃晃的从废墟里爬出来,昏天黑地的到处乱跑。有的则浑身是血的哇哇乱叫,惨烈的景象让人不忍目睹。

萧峰不慌不忙的拿出消音器装到枪口上,对着门口的两个吓傻了的哨兵就是两枪,“扑扑”两声轻响,两个哨兵的脑袋上各喷出一朵血花,尸体“扑通”摔倒在地。

石牛正在发愣,他可从没见过这种景象,一时不知如何是好。门口两个脑袋喷血的士兵提醒了他,架起枪对着院里那些摇摇晃晃的鬼子就打起来。这是萧峰已打完两个弹仓,鬼子全没反抗能力,这时也没几个活的了。

石牛急了,拼命地上膛、发射,再不抢着打几个,人全被萧峰杀光了。

两个人一个在东,一个在西,你一枪我一枪的搞起了射击竞赛,每一声轻微的“扑”声传出,几乎都会带走一个鬼子的生命。

不大一会儿,整个祠堂,如果还能叫祠堂的话,已经没有一个活着的鬼子了。

萧峰轻轻跳下房子,绕过祠堂来到石牛呆那棵树下,招招手叫道:“行了,活干完了,下来吧。”

石牛“哧溜”滑下树来,叫声:“爷”,转身跪下,对着家的方向“砰砰砰”磕了三个响头,朗声说道:“爹、娘、姐,我给你们报仇了。从今往后,我就跟着无常爷打鬼子了。”说完,又磕了三个响头,站到萧峰面前说:“爷,我们走吧。”


1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