残疾儿童行乞被记者报警 乞儿求记者放过

世界王牌 收藏 0 157
导读: [img]http://img6.itiexue.net/1248/12485694.jpg[/img]  姐姐小梅左腿残疾,图为小梅向记者所出示的残疾证 [img]http://img7.itiexue.net/1248/12485695.jpg[/img] 见讨饶无果,小梅便换上了一副听天由命的表情,趴在站台的座椅上逗起了妹妹 [img]http://img8.itiexue.net/1248/12485696.jpg[/img] 地铁10号线车厢内,一中年女子带着女童乞讨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残疾儿童行乞被记者报警 乞儿求记者放过

姐姐小梅左腿残疾,图为小梅向记者所出示的残疾证


残疾儿童行乞被记者报警 乞儿求记者放过

见讨饶无果,小梅便换上了一副听天由命的表情,趴在站台的座椅上逗起了妹妹



残疾儿童行乞被记者报警 乞儿求记者放过

地铁10号线车厢内,一中年女子带着女童乞讨


一个穿着肮脏的小女孩在一个中年女子的搀领下走进了地铁10号线车厢,引起了乘客注意。晃动着手中的一次性纸杯,女孩一次又一次地跪下,乞求乘客施舍……儿童在地铁车厢内行乞,已是申城见惯不怪的场面。


近日,一场名为“随手拍照解救乞讨儿童”的自发性活动正在网络间迅速流传,更多的人开始关注这些儿乞童。2月9日,东方网记者亲历解救全过程,成功地将2名行乞的儿童移送至轨交公安工作站。



2月9日晚7点20分,网友“青虫宝宝”通过手机发布了一条微博,称自己在地铁10号线上看到了一名行乞女童,并附上了照片。根据网友提供的线索,东方网记者来到地铁10号线老西门站蹲点守候。


漫长的等待。东方网记者终于在站台上看到,一名轨交安保人员正在安抚一个走失的行乞女童,而她正是网友在微博上发布的那个女孩!这是一个长相甜美的可爱女孩,红色的外套上印着喜羊羊的头像,只是那只喜羊羊和衣服上的白色条纹,都已脏得发黑了。女孩的大眼睛里噙满了泪水,不时用脏兮兮的小手抹去脸上的鼻涕和泪痕。对于周边陌生人的眼光,女孩显得有些恐惧,始终一言不发,只是默默地低下头。


在东方网记者的不断劝慰下,女孩终于告诉东方网记者,她名叫小霞,来自甘肃,今年11岁。小霞和一起行乞的姐姐原本相约在老西门站下车碰头,可是到站后,姐姐却没来得及下车,把她一个人留在了站台里。孤身一人的小霞于是慌了神,害怕得哭了起来,于是便引来了安保。


15分钟后,在站台的另一头,小霞的姐姐小梅在另一名安保的带领下找到了小霞。小梅比小霞年长4岁,左腿有残疾。虽然年纪小,但是和妹妹相比,姐姐小梅的眼睛里却流露出一种与年龄不符的老练与警觉,对于记者的镜头也并不闪躲,更是大方地在记者的采访笔记上写下了自己的名字。当安保质疑她是否真的残疾时,她熟练地掏出一本皱巴巴的残疾证。


小梅告诉东方网记者,她们是和村里的大人一起到上海来行乞的:“邻村出来讨饭的更多,在马路上装傻子,讨饭骗人钱。”而当询问小梅住在哪里、家里的大人在哪里时,她则“王顾左右而言他”,始终不肯透露一个字。


报警:两姐妹移送工作站


听到记者报了警,小梅嬉笑着央求记者:“放我们走吧!我们保证以后再也不到地铁上讨饭了。”而小霞则始终低着头,难掩紧张的神色,眼里写满不安。见讨饶无果,小梅便换上了一副听天由命的表情,趴在站台的座椅上逗起了妹妹。


不久,小梅小霞姐妹在赶来的轨交安保人员护送下,来到了人民广场轨道交通综合执法工作站。据值班警方透露,姐妹两人已是“老面孔”,在工作站有过登记。工作人员将联系她们的监护人,并作出处理。


民间行动:网民热情参与


按照轨道交通管理条例规定,地铁内严禁乞讨者进入车厢,但由于地铁运营方工作人员不存在执法权,他们一旦发现有乞讨者,或者经乘客反映,都会及时联系轨交警方来进行处理。工作人员还表示,轨交站点内多数车站都配备警务室,如果乘客发现行乞儿童可及时联系地铁车站站务员,站务员会协助联系站内民警进行处理。


2月5日起,上海地铁的官方微博也开始关注和转发“随手拍照解救乞讨儿童”相关信息。对此,申通地铁有关负责人表示,上海地铁官方微博是由运营管理中心的员工负责更新的,“他们觉得道义上应该转,有时他们还会用自己的微博进行转发。”


据悉,“随手拍照解救乞讨儿童”活动于今年年初发端于微博,由中国社会科学院农村发展研究所教授于建嵘号召发起。自1月25日活动开通官方微博至今,关注人数已近15万,网友积极参与其中,上传乞讨儿童照片3000余张,(编辑注:这类儿童照片的上传,请遵守相关法律,并注意保护其相关权益),相关话题的微博数量更是达到了62万条之多。


官方行动:加大地铁乞讨查处力度


东方网记者了解到,对于地铁乞讨儿童,上海警方一般采取现场查处方式,由沿线民警和安保队员统一将他们带到轨道交通综合执法工作站,进行身份鉴别、并记录在案。迄今为止,他们没有发现一例乞讨儿童是被拐的,基本都来自中西部地区一个村子或一个乡,为直系或旁系亲属。


上海警方表示,目前上海6个轨道交通综合执法工作站送来的乞讨儿童大多为14岁以下的孩子,由于他们无责任能力,只能对他们进行教育。尽管上海警方一如既往地加大地铁乞讨查处力度,然而他们面临了一场“捉、放、逃”的无奈,对于一些乞讨儿童,“我们能查不能处”。



至此,两姐妹的故事暂时画上了句号。在热心网友、媒体、公安、轨交部门的共同努力下,小霞和小梅也许暂时不会再次出现在地铁的车厢里下跪行乞。


然而,在采访过程中东方网记者了解到,行乞人员在被送往工作站后,往往拒绝接受民政部门的救助,继续选择流浪行乞。小霞和小梅的明天会怎样?她们能否摆脱作为乞讨工具的命运?她们能否像其他孩子一样,接受教育、享受本应属于她们的快乐童年?如何从根本上消除未成年人乞讨现象?在为“随手拍照解救乞讨儿童”这一民间行动击节叫好的同时,仍有许多问题值得人们深思。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