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日援朝1592(上) 第二章 倭寇侵朝鲜 朝鲜国王寿诞 2

李浩白 收藏 0 16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183.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183.html[/size][/URL] 在生日大宴上骤闻这等祸事,李昖再也无心娱乐了,将手中的银箸“啪”地一丢,沉着脸向外挥了挥手。歌姬、乐师们急忙知趣地匆匆退了下去。 金銮殿上的空气就像一下凝固了似的沉闷起来。 许久,许久,才听到李昖有些有气无力的声音打破了这一团沉闷:“黄爱卿!他莫非是在虚言恫吓尔等?他是不是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183.html


在生日大宴上骤闻这等祸事,李昖再也无心娱乐了,将手中的银箸“啪”地一丢,沉着脸向外挥了挥手。歌姬、乐师们急忙知趣地匆匆退了下去。

金銮殿上的空气就像一下凝固了似的沉闷起来。

许久,许久,才听到李昖有些有气无力的声音打破了这一团沉闷:“黄爱卿!他莫非是在虚言恫吓尔等?他是不是嫌本国送给他的贺礼太少了?本王这一次送给他的是十八株珊瑚树、六斗夜明珠和五张白虎皮——件件都是稀世珍宝,价值也等同于我们奉送给大明中国的贡品了……他难道还不知足?”

听了李昖这么说,黄允吉和金诚一二人都有些哭笑不得,张了张嘴想说什么,但看到李昖自顾自在王座上喃喃说着,却又不敢出声打断了他,只得耐住性子默默地听着。

“算了!算了!想那倭国不过是蛮夷之邦,本王也不和他们计较了……柳爱卿,你待会儿下去再备一份厚礼,派一个口齿伶俐、官职在二品以上的大臣,择日急赴倭国与他们说和,不可激起事变!”李昖沉浸在自己的臆想之中,对柳成龙吩咐道,“黄允吉、金诚一办事不力,不能为本王调和外夷关系,暂且退下去听候发落……”

“冤枉啊!冤枉啊!”黄允吉和金诚一听了,惊得跪在地上连连磕头,齐声喊道,“倭虏实乃狼子野心,不噬我朝鲜入腹而决不罢休……无论大王再送多少的珍品厚礼,丰臣秀吉那狗贼都会跨过海峡直扑过来啊!……”

大殿之上一下沉沉地静了下来,只剩下他俩嘶哑而凄厉的呼喊在大殿上空久久回响着。

“你们有何证据能切实证明倭国一定会来侵犯我朝鲜?”过了许久,柳成龙终于开口打破了殿上的沉默。他到底阅历丰富,性格也要沉稳一些,挥手止住黄、金二人的嘶声呼喊,缓缓说道:“两国交战,兹事体大,容不得你俩在此虚声鼓噪!”

“柳……柳大人,臣等岂敢虚声鼓噪、扰乱君心?大……大王,丰臣秀吉托臣等二人给您送了一封信来……”黄允吉不顾自己的脑门被磕出了一颗颗血珠,双手托起一封黄色绢函,膝行着呈上前来,“大王只要看过这封信,一切就会明白了……”

柳成龙从王筵右首席位上站起,接过了丰臣秀吉那封黄绢信函,急忙捧给了李昖。

李昖的心跳得“咚咚”直响,将那封黄绢信函握在手中,竟似握着一块灼热的赤炭一样,脸色铁青。

他定了定心神,缓缓吁了一长口气,然后将信函慢慢拆开,认认真真阅了起来:


日本国关白丰臣秀吉致书朝鲜国王阁下:

雁书薰读,舒卷再三,多谢贵国美意。我日本国虽拥六十六州之地,比年各藩林立,乱朝纲、废礼法、不奉天皇久矣。故吾奋志投袂,三四年之间,伐叛臣、削逆藩,声威播及异域远岛,终于厎定全国,天下太平。

吾深夜扪心自思:竟有何德能成此大业?忆及吾当年托胎之时,吾母梦见赤日飞入怀中。相士据此断曰:“此儿系日神之子,故世上凡日光照临之处,无不归其掌握。待其成年之后,威震四海、权倾八荒,宇内唾手可得也。”吾有此等天赋异禀,何敌不可灭?何功不可建?何事不可为?

吾一念及此,遂生鹰扬之志,岂能郁郁乎久居海隅之国?所以,吾不惜以年过半百之身,不顾国家之隔、山海之遥,乘势长驱直入大明国,易吾朝之风俗于其千百余州,施吾仁政以化育其民直至亿万年。

尔国既已闻风来朝,吾心嘉之,特赐尔等为我日本国属下大藩,优礼以待。尔等自接吾书函之日起,便须厉兵秣马、织衣修甲,助吾日本武士饮马海滨、征服大明!若有怠慢,吾当执四尺青锋兴师问罪!


读着读着,饶是一向生性懦弱的李昖,竟也不禁气得“咯咯”咬牙,涨红了脸。他突然一下发作起来,“哗啦”一下将丰臣秀吉的那封黄绢信函摔在地上,失声怒喝道:“欺人太甚!欺人太甚!丰臣秀吉这狗贼欺人太甚!”

“大王息怒!”柳成龙一见,急忙带领文武群臣齐齐跪下泣请不已,“主辱臣死——倭虏欺我大王,臣等誓与倭虏永不两立!”

“卿等平身!”李昖在殿上急速踱了好几圈,这才慢慢平静下来,抬手指了指被自己摔在地上的那封黄绢信函,愤愤地说道,“卿等看一看那封信函内容……便知本王今日为何愤怒失态了……”

柳成龙闻言,急忙上前拾起了那封信函,展开一看,也是气得直吹胡子!他跺了跺脚,正欲开口大骂,见到将军李溢、申立二人探过头来也想看看这封信函,便忍住怒气把信递给了他们。

李溢、申立把头凑在一起,不看犹可,一看之下亦是怒不可遏:“这倭虏实在是狂悖之极!臣等愿意竭尽全力以报大王所受之辱!”

柳成龙从他二个手中拿过那信,沉吟片刻,便将它传给在座的各位大臣一一看了。大臣们个个捶胸顿足,激愤不已。

李昖看到文武大臣们群情激愤的样子,在心底里十分满意,他静了静心神,缓缓说道:“难得众位爱卿如此忠心护国!本王很是高兴。丰臣秀吉不过是一狂妄小儿耳!蛮夷之徒,不足与讲礼法。依本王之见,还是由柳爱卿选一位能说会道的大臣,携重礼重返日本与他修和。

“另外,我朝鲜乃大明中国的‘附藩’,也不是丰臣秀吉胆敢轻易侵犯的。礼曹柳梦鼎爱卿,你今日便携这封丰臣秀吉写来的信函,速速奔赴大明中国的北京,面见大明皇帝陛下陈情备倭。

“还有,李溢将军、申立将军,从明日起便奉本王诏令前往釜山、东莱、庆州等地整兵积粮,以防不测。”

“臣等领命。”柳梦鼎、李溢、申立等人急忙离席跪答道。

“臣有一事要奏,”却见礼曹尚书申朝平也出席跪奏道,“大王,今年为各位王子殿下择嫔立妃而开展的‘秀女擢选盛会’还如期举办吗?微臣恭请大王示下。”

“你这个申朝平……到了这等紧要关头你来提这事干什么?”柳成龙一听,便不禁沉下了脸,“如今本国大敌当前,危在旦夕——朝廷岂有余力去办这‘秀女擢选盛会’?”说罢,又转身向李昖奏道:“依微臣之见,此事唯有恳请大王暂停不办以安民心了!”

“这……这个……”李昖犹豫一下,慢慢站起身来,负手在背,踱了数步,还是开口说道,“倭寇尚且远在海疆之外,还不能算是迫在眉睫……倘若本王为防万一便停办‘秀女擢选盛会’,反而会为倭寇所笑——他们认为本王倒是真的怕了他们!我朝鲜国倚有大明中国为恃,谅他暂时不敢轻举妄动的!

“为显示我朝鲜国雍容宏大、镇静沉实的升平气象,本王决定:今年的‘秀女擢选盛会’如期举办,不容怠缓!”

“大王……大王……”柳成龙伏在地上叩头劝道,“据微臣自全罗道水师节度使李舜臣那里得到的军情急报:倭虏这几个月来,天天都有贼船出没我朝鲜海域,似在刺探军情,居心险恶呀!只怕丰臣秀吉所言的‘饮马海滨、扬威域外、征服大明’之事决非停留在一纸空文之上而不见行动啊!倭寇离我朝鲜太近,朝发而夕至……我等若不时时小心、全力防备,只怕届时难免会有噬脐之悔啊!”

“柳爱卿不可自乱方寸,”李昖缓缓说道,“本王心意已定,无须再变。依本王之见,一则有本王派出使臣奉上重金厚礼以示殷勤,二则又有我朝鲜国依恃的大明中国在我们身后屹立如山——丰臣秀吉暂时还是不敢逞凶的!”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东风,东风:目标韩国首尔 导弹准备发射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